大郅遭遇与明朝覆亡有何关系? 他能从前秦苻坚

  曾被誉为篮球场上的“追风少年”、球员生涯时期积累了极高人气的王治郅,本赛季首度拿起教鞭执掌起八一男篮,成为了CBA赛场的一名菜鸟教练。然而新赛季刚刚开始,初出茅庐的主帅大郅就遭遇了巨大的挑战——在比赛期间遭到麾下的球员当众“顶撞”。

  事情发生在10月24日晚常规赛第2轮,八一客场挑战福建的比赛中。当比赛进行到第三节还剩4分钟左右时,八一球员许钟豪,在一次对抗中动作过大吃到了技术犯规,主帅王治郅见状立即叫了暂停。正在大郅利用暂停指点球员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许钟豪突然冲到大郅面前,双目怒视连连喊叫,并做出了摊开双手的动作;之后许钟豪又气冲冲离开队伍,回到替补席上做出了怒摔毛巾的举动。

  许钟豪在比赛过程中的这一过激举动,尤其是对于身为主教练的王治郅不尊重,成为了赛后人们热议的话题。事件过程中大郅始终好言相劝,并未发大火,许钟豪却是大发脾气。这番情景在不知情人看来,倒像是大郅是个“兵”,许钟豪才是球队中的“帅”。

  相对阴柔、温和、内向的性格,令刚刚走马上任的王治郅,似乎还未真正进入主教练这一角色。今年休赛期的训练过程中,王治郅就表现过自己对于这一身份转变的不适应。当时的他向媒体抱怨说:“有的球员整天打游戏边玩还边喊你往前点往后点,注意队形。不好好琢磨打球挣钱的事,这要花钱的事倒是研究的挺来劲。场上打球一个个都不说话,一到游戏里组队嗓门比谁都大。”赛场上无比老成的球员王治郅,当起主教练来还是如此的青涩。

  今年9月进行的八一队的某场热身赛期间,因对场上的队员表现不满,王治郅怒吼道“不愿意打的给我滚下来!”这不过是大郅教练生涯中的小插曲,多数时刻的他,还是更像那个待人宽厚的大男孩一般,正因如此,大郅的遭遇才更令球迷心疼,更能激起舆论的强烈反弹。

  竞技体育某种程度上被视为“和平年代的战争”,事实也正是如此,身为主教练掌控一支职业球队,与战争时期统帅一支军队,在道理上是相通相融,那就是治军必严、尊卑有序,下级对于上级要有无条件的绝对服从性。带兵打仗,没点狠劲儿没点狼性没点敢于为了胜利“灭绝人性”的果敢,那是万万不能的。古往今来,凡是缺少严格战术纪律性、号令不齐人心不一的军队,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失败的命运。正如电影《投名状》中所述的那句台词:“军队里面只有一个头”,那就是对于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切行动听其指挥。身为军人出身的八一男篮球员们,本应该比他人更为透彻地领悟和执行这一准则。

  球队的主帅掌控着队伍通往成功或走向失败的方向,他就必须树立起最高的权威,正如军队统帅决定着将士们的生死存亡一般。在中国历史上有诸多血一般的教训告诫着后人“慈不掌兵”这一道理,某些时候它甚至关系到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走向。

  中国历史上“慈不掌兵”较为典型的反面教材,不得不提及明末的东林党人袁应泰。他是大明万历二十三年的进士,作为一个优秀的仕子身上拥有作为文人的众多闪光点:他生性宽厚仁慈,曾在山东救灾时,冒着被罢官甚至被处以极刑的风险,先斩后奏“擅移官廪”,成功救济了无数的灾民,其为政之贤明因此传扬四方,后来也受到朝廷的重用。

  袁应泰尽管“历官精敏强毅”,但“用兵非所长”,其宽仁敦厚的一面在之后的军事斗争中成为了致命的弱点。此时后金领袖努尔哈赤起兵反明,辽东地区形势危急,袁应泰被任命为兵部右侍郎,前往战争前线任辽东经略。到任后他把对待百姓的那一套施仁政的方式用到了敌人身上,就此铸成了大错。

  原来在袁应泰到达辽东前线时,毗邻的蒙古各部落遭遇了天灾,不少饥民来到关内乞讨生活。当时蒙古人鱼龙混杂,在大明与后金之间首鼠两端摇摆不定,对于明军的军事要塞而言本不应接纳他们而埋下隐患,袁应泰却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我不急救,则彼必归敌,是益之兵也。”于是下令对蒙古人招降。结果到了第二年敌人大举来犯时,一部分蒙古降人果然充当内应,辽东重镇沈阳、辽阳相继沦陷敌手。大势已去的袁应泰自缢身亡以死报国,大明的边疆重地、无数的财富和生灵,就这样因为他的妇人之仁而被断送。

  袁应泰作为地区最高的军事长官,因为一念之仁而遭遇了军事上的完败。如果身为国家的最高决策者,在政治和军事上过于迂腐的仁慈则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五胡十六国时期难得一见的英主——前秦天王苻坚,就是因为自己的滥施仁厚而葬送了大好形势,落得个身死国灭徒为后人所叹息。

  苻坚大帝那仁慈、和善、宽容的性格,被错误地使用在了对待臣下、敌人等对象上。在其南征北战、统一北方的过程中,苻坚统率的前秦消灭了诸多敌国,对于亡国之君、叛国之臣,他不分良莠地一律招纳甚至委以重任。如前燕猛将慕容垂,投奔前秦时被视为“蛟龙猛兽,非可驯之物,不如除之。” 苻坚却拒绝这一提议,称“吾方以义致英豪,建不世之功。且其初至,吾告之至诚,今而害之,人将谓我何?”封慕容垂为冠军将军,甚至对之后慕容垂试图叛归前燕的行为都不予追究;羌族首领姚苌更是被苻坚授为龙骧将军,这可是在苻坚统治时期独一无二的荣誉封号。但苻坚如此器重二位异族降人的最终结果,却是出人意料之外。

  在削平群雄、统一整个北方地区后,苻坚大帝的剑锋指向了最后的敌国——地处南方的东晋王朝。在征伐东晋的过程中,苻坚仁厚的天性一如既往地处处闪现。公元379年前秦军攻克东晋重镇襄阳,守将朱序被擒后试图逃回故国失败,苻坚为他的气节所打动,非但没有杀掉朱序反而授其官职。对于行将征服的东晋王朝,志在必得的苻坚对其核心人物进行了妥当安置,预封晋孝武帝司马曜为尚书左仆射(相当于宰相),谢安为吏部尚书,桓冲为侍中,并在首都长安为以上东晋君臣修好了精美的大宅子,准备在他们归降后供其享用。如此优厚的待遇,是后世那些惨遭清算和杀戮的亡国君臣们所无法想象的。

  然而以上一切美好的设想,随着公元383年那场举世著名的淝水之战中、决战时刻前秦军阵中那句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呼喊——“秦军败了”而轰然倒塌,起到动摇军心决定性作用的人,正是前文所述备受苻坚信任和宽容厚待的东晋降将朱序。数十万前秦大军就此土崩瓦解,前秦曾经无比辉煌的国势就此成为了过去式,四起的叛乱烽火吞噬着前秦帝国残存的生命,而其中高举叛旗起到最显著作用的,正是苻坚之前所招纳的两大重臣——慕容垂和姚苌。短短两年之后,苻坚被姚苌所弑杀,他那雄壮的帝国在9年之后也走到了历史的终点。

  主管辽东地区军事的袁应泰,因不必要的仁厚治军而导致兵败;掌控着前秦命运的最高统治者苻坚,更是因为宋襄公式的宽仁而导致一个庞大帝国的乾坤倒置、由极盛迅速走向了覆灭。由以上例子不难看出,使用仁慈的手段要分清场合和对象,其并不适用于军队内部的管理体系、国家民族之间的关系梳理等复杂问题,一味地滥做“老好人”只会适得其反、备受其咎。无论对于一支军队还是一支职业球队,想要有所作为,其主帅都必须谨遵“慈不掌兵”这一根本性原则。只有主帅的威信得以确立,具体的战术执行才能有条不紊地落实下去,像一台构造精密的机器一样正常运转。

  八一男篮今年搬迁到了新主场南昌,确立了新主帅王治郅,这支已没落多时的昔日王者之师展现了积极求变的崭新一面。但从队内老将许钟豪此举来看,球队内部仍需要进行整顿才能真正焕然一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