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人击败30万人 王猛不可思议地灭了前燕(组图

  如果论地盘,从洛阳以东,直到整个东北,都属于前燕,远超过前秦;如果论历史,前燕经过几代人辛苦创业,属于老牌强国,前秦直到王猛担任“高管”后,才脱胎换骨、突飞猛进,属于后起之秀。

  如果给双方下赌注的话,大概是五五开。然而王猛在洛阳小试身手,以3万人击败前燕10万人,惊呆了无数人。“老牌强国”变成“老牌豆腐国”了,还不是“老豆腐”,是“嫩豆腐”。

  370年6月,也就是夺取洛阳的4个多月后,在灞上,王猛向苻坚拱手相别。在他身后,是威武整齐的大军、漫天飘扬的旗帜。

  王猛说:消灭这些残胡,就像秋风扫落叶。陛下就不要受风尘之苦了。只要命令人建造新房子,让俘虏过来的燕国君臣有地方居住就可以。

  苻坚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因为王猛只带了6万人,前燕派出的军队有30万,是前秦军队的5倍。

  王猛先是攻下了壶关(在今山西黎城东北太行山口)、晋阳(今太原市南)。两个城池坚守到9月,对援军望穿秋水后终于绝望,只好一个个挂起白旗。

  前燕的统帅慕容评像“小脚奶奶”一样踩着碎步前进,9月才到达潞川(今山西东流入河北、河南交界的浊漳河),安营扎寨。眼睁睁地看着前面这两个重要门户被王猛一脚脚洞穿,他根本没有派兵去救,而是埋头忙着另一件事。

  在营地附近只有潞川这一条河流,他下令把河水和山岭都封锁起来,不论是老百姓还是士兵,来烧饭喝水还是上山砍柴都要交税。一个多月下来,慕容评囤积的财帛堆成了山。

  这个故事叫“卖水鬻薪”,“鬻”就是粥,后来引申为“卖”的意思。慕容评是发了“战争财”,将士们却是恨得咬牙切齿。王猛听了非常开心,说:这样的主帅,即使有一亿兵也不用怕,何况只有几十万呢?

  10月,王猛休整完毕,全军南下,双方在潞川遥遥相对。王猛其实是吃亏的,不停地征战,又是大老远跑过来。慕容评以为他总要休息几天,然而王猛不顾疲惫,悄悄派5000骑兵放火焚烧燕军的粮草,火光冲天,几百里外的邺城都能看到。

  皇帝慕容暐是个庸才,看到火光忧心忡忡,也觉得慕容评太不像话了,派人严责他,说:你是高祖的儿子,首先要考虑国家的利益,怎么能不安抚将士,却像商人一样做起生意呢?国库的钱财,朕和你共享,你何至于担心贫困?如果敌人攻过来,国家灭亡,你带着这些财物到哪里去?

  同时命令他将卖水卖柴、敲诈勒索来的钱帛散发给士兵,促令出战。慕容评此时自己也没饭吃了,只有硬着头皮给王猛下了战书。

  10月23日,双方正式决赛。早晨,王猛阵前誓师,慷慨激昂地说:我现在和你们深入敌境,诸君全力死战,有进无退,如果能战胜敌人,回到朝廷就会受赏升官,回到家里和父母喝酒庆祝,是多么荣耀的事啊!

  热血在心中沸腾,全体将士砸碎锅碗瓢盆、扔掉粮草辎重,拼死一战。 6万对30万,惊心动魄的大决战开始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件小事发生了。

  邓羌一脸不快,跑回到营帐,蒙头大睡。他为什么不开心呢?原来前天晚上,他刚刚和王猛吵过架。

  当天大将徐成去侦察敌营,回来晚了,王猛按照军法要处死他。邓羌站了出来说:现在敌众我寡,决战在即。他是大将,您就饶了他吧。

  王猛依然不许。邓羌的脾气也犟,回到营中,率领部下要进攻王猛。刚在调兵遣将,王猛的来使突然到了,说:王大人已经赦免徐成。

  邓羌见事情急转,又去见王猛,王猛拉着他的手说:您对朋友这么仗义,何况对国家呢?我们这次必胜啊。

  虽然抚平了伤痕,但丝丝不快仍在心中,邓羌认为王猛是故意刁难他,也就故意罢工。王猛知道他耍性子,立即飞驰到邓营,说:一切按将军的意思办。

  邓羌一跃而起,捧起酒坛子“咕嘟咕嘟”大喝一顿,然后跨上战马,招呼猛将徐成、张蚝等。这批战神如猛虎一般直扑敌阵,往来冲杀,如入无人之境。徐成长得奇丑,个子不满六尺,但凶悍异常,有“关羽、张飞”之勇。一直大战到中午,燕军抵挡不住,死伤5万多人。士兵全无斗志,大溃而逃。王猛乘胜追击,又杀死前燕军10多万人。慕容评单人匹马逃回邺城,残军四散逃尽。

  王猛没有给前燕喘息的机会,只过了3天,大军就挺进邺城,团团围住。苻坚也已率领10万大军从长安出发,直奔邺城。

  前燕军坚持了七八天,皇帝慕容暐带着一批亲信出逃,出城时还有1000多人,跑了没几里,就剩下10多个骑兵。

  前燕的人对慕容评群情汹汹,千夫所指,但苻坚依然没有杀他,还任命他为给事中。慕容垂对苻坚说:慕容评罪该当诛。苻坚不听,只是把他远放为范阳太守。后来他老死在任上。

  苻坚在邺城呆了一个月,把数千宫女、宫中财物全部赏给将士;把燕主慕容暐以及后妃、王公、百官和4万户鲜卑人迁到长安。王猛留在邺城,安抚前燕各地,除旧布新、发展生产。老百姓如久旱逢甘霖,激动得欢欣雀跃。

  此时,前秦的疆域已经包括西到关中,东到大海,南到淮河流域,北抵辽东半岛的广大地区,成为北方最强大的国家。苻坚志得意满。此时南方传来了桓温的一个消息,苻坚非常鄙夷,对群臣说:桓温都是60岁的人了,举动还是这样狂悖,他将如何在天下存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