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舅舅也听到了风声

  慕容垂回到邺城后,没有鲜花、掌声、如潮的欢呼,只有冷冷的脸色和猜忌的目光。不论他走到哪里,别人似乎都看到他额上刻着四个字:功高震主。 邺城的冬天就要来了,风一天凉比一天,他和几个人也闹僵了,更让他感到了彻骨的寒意。

  导读:慕容垂隐隐嗅到了重重杀机,他的舅舅也听到了风声,向他密报,并且劝说:你赶紧先发制人,只要杀了慕容评,其他人不足为虑。

  慕容垂回到邺城后,没有鲜花、掌声、如潮的欢呼,只有冷冷的脸色和猜忌的目光。不论他走到哪里,别人似乎都看到他额上刻着四个字:功高震主。

  邺城的冬天就要来了,风一天凉比一天,他和几个人也闹僵了,更让他感到了彻骨的寒意。

  慕容评的辈分很高,是第二代领导人慕容皝的弟弟、皇帝慕容暐的爷爷辈。当时的职位是太傅,慕容暐最信任的人。

  他比慕容恪高一辈,军事、政治才能却矮了一大截。慕容恪摄政时,他任辅政。两人私人关系很好,在大风大浪面前同进退、共生死,配合流畅,灭掉了不少反对派。

  但他是那种“当官要当副、吃菜要吃素”的人,和平时期还能混混,真要独当一面,才知道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他派人和桓温几次交手,从头输到尾,也门被打得心胆俱落。主张扔掉最后的家当邺城,拍屁股逃回东北老家,慕容暐就在他的鼓动下才想一走了之的。

  慕容垂向朝廷打了一个报告,说:我个人赏不赏无所谓。但跟随我立功的将士希望能得到封赏,否则寒了大家的心。

  慕容评一想:如果答应赏赐,名声都是慕容垂的,那军队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呢?

  他向慕容暐汇报,皇帝连连点头,称他的担心很有道理,于是封赏的事就搁起来了。慕容垂屡屡讨说法都没有结果,最后和慕容评在朝堂上多次大吵。慕容暐看到慕容垂居然这么嚣张,恨在心里。

  可足浑氏把亲妹妹嫁给了慕容垂,但慕容垂根本不爱她,冷若冰霜,很少进她的房间。妹妹自然要找姐姐哭诉,可足浑氏听了大怒。

  慕容垂隐隐嗅到了重重杀机,他的舅舅也听到了风声,向他密报,并且劝说:你赶紧先发制人,只要杀了慕容评,其他人不足为虑。

  来向慕容垂密报的人越来越多,侦察机杀气步步逼近。慕容垂叹息说:实在不能消除裂痕,我只有出逃了。

  慕容令是被活活打死的大段氏的儿子,属于嫡长子。最有本事的,也是慕容垂最喜欢的儿子。

  于是在击败桓温一个多月后,慕容垂请求出去打猎,得到了许可。他带着一行人逃出邺城,包括儿子慕容令、慕容宝、小段夫人、舅舅等亲戚及一批家兵,而他正式老婆可足浑氏的妹妹则留在了邺城。

  慕容垂的小儿子慕容麟,是庶出,从小不讨慕容垂喜欢。看到父亲行动诡异,悄悄打听后得知真相。谢玄的诗他偷偷跑回到邺城,向朝廷告发。

  慕容评大惊,派出精锐骑兵去追。慕容令骁勇善战,看到后方尘土飞扬,亲自带人拼死断后,击退了追兵。

  慕容令对慕容垂说:消息已经走漏,龙城回去不了,听说秦主苻坚正在招纳人才,不如去投奔。

  他们重新南下,返回邺城附近时,一行人精疲力竭,正准备休息。远处突然出现数百名猎人,大声呼啸着狂奔而来,越发迫近,慕容垂以为行踪就要暴露,必死无疑。就在绝望时,领头的猎鹰忽地升空,向反方向飞去。猎人也随即掉转马头,跑向远方。

  慕容垂望着远去的背影长长地松一口气,杀白马祭祀,感谢老天让自己转危为安。

  此后又有一个儿子打算逃归邺城,被慕容垂杀死。他们迤逦向西南而去,杀掉渡口官吏,强渡黄河,来到洛阳。

  慕容垂一逃跑,慕容评面子丢大了,功臣落得这样的下场,将来谁还愿意卖命呢?

  慕容评对慕容垂更恨了,视残余势力是一个个“”,开始全城“扫雷”。凡是和慕容垂关系不错的,统统免职。结果,受牵连的人越来越多,一时,邺城内人心惶惶。

  他的一个手下叫申绍的劝阻说:现在大家把矛头都指向你,你如果能够起用慕容垂部属中有才能的人,谢安一定能平息大家对你的诽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