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可足浑氏的背后是他老公

  咱们上回说到:慕容俊眼瞅着就要翘辫子了,可是身后事呢还没有一个说法,而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恪垂兄弟。

  他命人传慕容恪入宫;待慕容恪进来,慕容俊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拉着慕容恪的手说,四弟啊,二哥的身子骨不行了,可咱国家不太平啊,你看现在西有秦、南有晋,刀兵四起,狼烟滚滚;可是太子年纪还小,这幅担子他恐怕担不起啊!

  这话信息量有点儿大,慕容恪深呼吸,刚想张嘴说话;慕容俊不等他把话说出来,紧接着盯了一句,要不这皇位,你来吧!(“以社稷属汝。”)

  慕容恪大惊,赶紧说,别介啊二哥,大侄子别看年纪不大,但聪明能干,必能克成大统!

  慕容恪赶紧保证,陛下若以为臣能当天下之大任,难道就不相信臣能辅佐少主么?

  慕容恪这句话出口,慕容俊的一颗心才放下,你能行周公之事,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公元360年,慕容俊驾崩。太子慕容暐继位;慕容俊的老婆可足浑氏为太后。慕容恪、阳骛、慕舆根等为辅政大臣。

  慕容恪是老实人,否则慕容俊的戏恐怕要白演了;史载“及俊死,群臣欲立慕容恪,恪辞曰:‘国有储君,非吾节也。’;于是立(慕容暐)。”

  按慕容恪的本心来讲,现在国家多事,大家应该把精力都放在正事儿上;但是这才叫‘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不,他不想惹麻烦,麻烦惹上他了。

  如果看过前文的兄弟,估计会对这个人有印象,此人是慕容氏的老臣,当年还在辽东时,慕容氏跟段氏、宇文氏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他就跃马横刀,驰骋战场了。待到慕容氏入主中原,慕舆根也跟着打了不少仗,功勋卓著;算的上慕容氏家臣中的老资格。

  既然是老资格,不免就有骄纵之气;尤其看不上作为年轻一代的宗室;认为这些人不过就是出身好些,其他的屁本事没有。

  慕容俊在世的时候,碍着面子,慕舆根不太好说什么;现在慕容俊走了,慕容暐还小,这时候不给慕容恪下绊子,更待何时?

  见了面,先给慕容恪灌了一顿迷魂汤,王爷,您多牛叉一人,看您曾经给咱大燕国立下多少功劳,巴拉巴拉巴拉……

  慕容恪啥没见过,看他这么捧自己,就知道这里边儿绝逼有问题,不过他没动声色,不就是糖衣炮弹吗,看你接下来还能说啥。

  慕舆根看慕容恪没太大反应,放出大招了,王爷,现在主少国疑,太后垂帘,卢森堡移民条件这不是好兆头啊;况且咱大燕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王爷您的功劳;现在非常时期,咱不能走父死子继的路子,就应该兄终弟及;您甭担心主上,按祖制,可以封他一个国王,也不算亏待他。一句话,王爷您登基,这才是我大燕之福嘞!

  说完了,他就瞧着慕容恪,三国演义网游看他什么反应;只要慕容恪表现的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意思,他就抢先去太后可足浑氏那儿告黑状。

  慕容恪听完罢,拿眼睛斜挒着慕舆根,说了句,你丫喝高了吧?(“公醉乎?”)

  不等慕舆根解释,慕容恪开骂了,疯了吧你,胆敢口出如此悖逆之言?现在皇上已经登基了,怎么着,你有异议?

  慕容恪什么人,怎么可能掉进慕舆根的圈套;骂跑慕舆根,慕容恪把兄弟慕容垂叫来,把刚才发生的事儿学说一遍,问,兄弟,你怎么看?

  慕容恪想了想说,兄弟,不成,先帝大行,外有强敌,咱如果自相残杀,那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先忍忍,再做计较。

  这老东西被慕容恪骂跑,回去越想越怕;本来这厮期望慕容恪稍微有点儿表示,他好再去告状;哪成想,人慕容恪根本不上当,那他说的那番话可就有问题了,煽动颠覆当今,那是什么罪?轻者三族,重者九族,就看小皇帝的心情了。

  他又跑到太后可足浑氏处,搬弄是非,慕容恪、慕容垂要造反,“臣请率禁兵诛之,以安社稷。”

  可足浑氏这个女人,胸大不大,不知道,但绝对无脑;因为她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可足浑氏据说出身不高,而慕容垂的媳妇儿,出身那可是杠杠的,她老爹是熟人,咱们前面多次提到——段氏鲜卑的大将,后来段氏鲜卑的领袖段末柸。

  由于段小姐出身豪门,自幼习文练武,长大后文武双全,条顺盘儿靓能耐还大,给可足浑氏比的相形见绌,非常自卑。

  偏这可足浑氏,依仗自己老公是皇帝,不肯服输;凡事都要跟段大小姐比个高低,定要段大小姐低头服软,段大小姐一身能耐,能服你这家庭主妇吗?由此人前人后更加倨傲,偏就不拿你可足浑氏当盘菜,你要怎地。

  但这时候慕容俊参和进来了,咱前面不是提过,慕容俊看慕容垂不顺眼吗,可足浑氏便命人出首,诬告段大小姐行巫蛊之术害人(这招儿八成儿也是别人教她的),慕容俊一看正好,他立即派人把段大小姐抓了,严刑拷打,希望借此事把慕容垂卷进来。

  哪曾想,段大小姐性情刚烈,受遍酷刑,抵死不招(“志气确然,终无挠辞”)。

  外面的慕容垂急坏了,想救自己老婆,却没辙,这种通天的案子,而且目标就是针对他的,怎么可能让他把人捞出来。

  慕容垂听说老婆在里边受了大罪了,心疼的直抹眼泪,最后实在没辙了,买通专案组成员,派人带话儿给自己老婆,算了,别硬扛了,招了吧,大不了咱们一起死。

  段大小姐说,我没干这事,凭什么让我招?这会儿我要是招了,“上辱祖宗,下累于王(慕容垂官封吴王),固不为也!”

  慕容垂丧妻之后,准备续娶;就是为了成心恶心慕容俊和可足浑氏,慕容垂把他小姨子娶进了门(段大小姐的亲妹)。

  可足浑氏勃然大怒,鲜卑国骂脱口而出;然后,也不讲什么阴谋诡计了,直接下令,慕容垂必须把新媳妇儿休了,然后娶可足浑氏的妹妹长安君为妃。

  有心发作,想想可足浑氏的背后是他老公,自己的那个二哥,慕容垂还是忍了,最后把小姨子休了,娶了长安君。

  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这个,暴跳如雷的长安君屡次去可足浑氏处告状;于是可足浑氏对慕容垂也就越来越恨了。

  现在这傻女人一听慕舆根说,慕容恪兄弟要谋反;这傻娘们儿差点儿高兴的笑出来,还等啥,赶紧去抓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