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敢拎着刀参加肉搏战

  公元353年,常山人李犊聚众谋反,慕容俊派慕容恪率部讨伐。同年,吕护在鲁口造反,慕容恪出马,搞定。

  公元354年,姚襄向慕容俊投降。慕容俊命慕容评为都督秦、雍、益、梁、江、扬、荆、徐、兖、豫十州河南诸军事,镇守洛水;慕容彊任前锋都督、都督荆、徐二州缘淮诸军事,前燕的势力开始进据到黄河以南。

  公元355年,段龛集聚众谋反,自称齐王;说一句,这个段龛是前文提到的段氏鲜卑大将段兰的儿子;又是慕容恪出马摆平。

  公元356年,慕容俊遣慕容垂领兵八万北上讨伐丁零敕勒,大败之,斩杀俘获共10余万人,缴获13万匹马,牛羊不计其数。

  公元357年,慕容俊发兵臭揍了匈奴单于贺赖头一顿,该单于率部向前燕投降。

  公元358年,东晋太山太守诸葛攸讨伐东郡;前燕金牌打手慕容恪迎战,大败晋军。

  先举个例子,如果兄弟们对清朝入关之前的历史有所了解的话,应该有印象,当时大清的国家治理机构唤作八旗,八旗各有旗主,这些旗主能量惊人,甚至能左右皇位候选人。

  当年的前燕慕容家情况大体也是这样,慕容恪、慕容霸、慕容评、慕容军、慕容彭、慕容友、慕容厉,这些慕容们各个儿建牙开府,手握重兵。

  有兄弟可能会说,不能够吧,看上下文,兵权最大的应该是慕容恪,经常看他带兵作战。慕容俊怎么对他那么放心。

  如果做个类比,弹药慕容恪像谁呢,有点儿像清军入关之前的礼亲王代善。早年间跟着他爹努尔哈赤砍人,立功无数;但为人比较低调,没有政治野心,属于小富即安的那类人。

  慕容恪也是这样,别看功高震主,他也没有其他想法儿,安安稳稳的当他的王爷。

  慕容霸可就不一样了。这位少爷,那是只差一步到罗马的主儿。您说,慕容俊看他,能顺眼吗?

  原来,想当初慕容霸的表现太抢镜了,您想啊,咱不说别的,就说慕容霸的处子秀,13岁的娃,就敢拎着刀参加肉搏战,而且还打赢了,这还了得吗。因此慕容皝还活着的时候,就曾动过念头,想改立慕容霸为世子。幸亏身边儿的汉族大臣玩儿了命的磕头,说无故废长立幼,会引起朝政动荡,慕容皝这才作罢。

  也正因为有这么档子事儿,慕容俊接过他爹的班儿以后,怎么看怎么脚着慕容霸不顺眼。

  如果慕容霸长大以后是个平凡人,去日本必买的东西也就算了;偏偏慕容霸经过战场锤炼,硬是砸出个军政双优的将相之才,这让慕容俊情何以堪,哪能放心的了。

  不爽归不爽,慕容俊暂时还拿慕容霸没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立功不赏,你试试?

  说来都好笑,慕容俊很讨厌慕容霸的名字;往大里说,我是皇上,你称‘霸’,几个意思?你是想搞煽颠吗?往小了说,阿霸、阿霸叫着,忒特么像阿爸、阿爸。

  恰好有一天,慕容霸训练部队,马惊了,给他从马上摔下来了,把门牙崩了,慕容俊乐了,一道诏书掷下,说门牙崩了还霸什么霸?改名儿!

  慕容俊挺可恶,他给慕容霸改了一个连输入法都打不出来的字“垂夬”,据说是‘缺’的异形字;大家就当缺念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缺”也不允许叫了,慕容俊又下旨让慕容霸把右半边儿的‘夬’字去了,叫“垂”,慕容垂。

  改名之后,慕容俊给了慕容垂一个吴王的头衔儿,一脚给他从身边儿踹回了东北,眼不见心不烦。

  牛人就是牛人,慕容垂回东北后,小日子过的比在京城还滋润,跟辽东鲜卑们喝酒打猎,人皆爱之,慕容俊又怕其在老家坐大,一道旨意又给招回京城,监视居住。

  这么一折腾,说线年,这一年慕容俊的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眼瞅着无常追命,油尽灯干。

  慕容俊原本立过一个太子,叫慕容晔,可惜这孩子没福,夭折了;于是又立了另一个儿子慕容暐为太子;可慕容暐这一年才10岁,这样慕容俊如何放心的下身后事?

  慕容恪用兵如神,慕容垂勇冠三军,怎么能把这俩兄弟摁住,让他们没有异心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