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军纪严明的杰出统帅

  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小说中,塑造了北宋时期一个妄图复兴鲜卑燕国,而四处兴风作浪的反派家族:。男主人公萧峰的身世悲剧,便以慕容氏的阴谋为发端。随着金庸小说和电视剧改编风靡一时,北宋慕容氏作为野心家的形象也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然而,这只是设定极不符合历史的小说家言。

  就和攻灭西突厥的绝世名将苏定方,在《隋唐演义》系列小说戏剧中是大奸臣一样,北宋慕容氏同样也饱受不白之冤。

  在真实历史中,北宋时期的慕容氏是大宋王朝的开国勋贵,太祖皇帝赵匡胤以兄长呼之的河南郡王慕容延钊之后人,百余年来尽忠报国、将相满朝。若说他们竟会以鲜卑人自居,甚至代代子孙家传遗训,图谋造反,妄图恢复七八百年前的大燕国,堪为十足笑话。

  好比如果有人说王安石是王莽的多少代后人,他的变法其实是为了祸乱国家,潜藏了光复王莽之大新王朝的祸心,相信不论对王安石变法是褒是贬的正常人,都会觉得谬不可及。

  小说中热血沸腾的少室山决战中,反派大BOSS慕容博现身,教训他儿子慕容复曰:「嘿嘿,大燕国当年慕容皝、慕容恪、慕容垂、慕容德何等英雄,却不料都变成了断种绝代的无后之人!」

  此语中提到的四人,确是有来历的。在距离《天龙八部》之前的七百多年,正是五胡乱华的东晋十六国时期,鲜卑慕容氏进入中原,在七十余年里先后建立了前燕、后燕、西燕、南燕等政权。其实这些名字就和西汉、东汉;北宋南宋一样,仅仅是后人为了方便区分才如此称呼。在他们自己看来,原本就是同一个政权的不同历史时期,也即是小说中慕容博慕容复父子,念念不忘妄图兴复的大燕帝国。

  慕容皝是鲜卑燕国的实际奠基人,被追封为燕太祖文明帝;慕容垂是慕容皝的儿子,在淝水之战,氐秦帝国崩溃后,举兵复国,谥燕世祖成武帝;慕容德是慕容垂的弟弟,在北魏大军压境,燕国四分五裂时,据山东自立,谥世宗献武帝。

  而慕容恪则是慕容皝之子,慕容垂之兄,既是军纪严明的杰出统帅,为幼主鞠躬尽瘁的辅政大臣,因此作为五胡政权的皇子,竟得以进入唐宋朝廷官方武庙,以示对其品德和功业的褒扬。

  后来慕容皝的三个儿子,慕容儁、慕容垂、慕容德兄弟虽然都成就一朝帝业,然而子孙亦于亡国时灭绝无遗类。前燕皇族慕容儁后裔,被苻坚与西燕慕容永灭门;后燕皇族慕容垂后裔被北燕冯跋灭门;南燕慕容德本无后,他侄子慕容超,以及跟随他南迁的几千慕容氏族人,侦察机图片被南朝刘裕灭门;

  唯有慕容恪之孙慕容腾投效北魏,封燕郡王,延续了慕容氏的嫡传血脉;慕容腾的曾孙、即慕容恪的七世孙慕容绍宗,成为东魏名将,于涡阳之战大败混世魔王侯景,又在侯景走投无路时放了他一马。这一念之差,竟至让侯景逃奔南梁,祸乱南朝,彻底改变了天下格局。原本居关中一隅的西魏关陇集团,在收取南梁的梁益襄樊后国势大增,奠定一统后三国的基础。

  慕容绍宗后来率军攻击西魏名将王思政,胜利在望时风吹战船误陷敌阵,不屈落水而死,被追封燕国公。虽然时运不济,也因其战功、气节,得以和先祖慕容恪一样,同样名列唐、宋两朝的官方武庙的六十四将、七十二将中,成为一段佳话。

  而就在慕容绍宗活跃的年代,北魏帝国那场影响后世深远的激烈汉化改革才过去不久,孝文帝元宏改鲜卑姓氏为汉姓,尽弃胡族风俗语言服饰,更鼓励鲜卑人和汉人通婚;评定士族门第,制定汉式官制朝仪,将北方汉人士族

  大家全面纳入统治中枢。虽然这样激进的改革严重损害了鲜卑军事集团的利益,元宏死后不到三十年,以鲜卑军人为主的六镇军阀集团便令北魏王朝土崩瓦解,但北方汉人亦趁此良机得到了很大一部军权。

  北周灭高氏北齐一统北方数年后,一个鲜卑名“普六茹那罗延”的汉人以国丈之尊,执掌北周国政;鲜卑大将尉迟迥不服,据邺城起兵,原北齐故地关东八州皆反;被这个恢复了汉名“杨坚”的伟大人物一战平定。

  随后杨坚代周称帝,敕令尽弃胡姓,禁绝胡俗,光复汉统。数百万鲜卑人失去了自北魏起长达数百年的“国族”地位,他们也做了各自不同的选择。

  明智的鲜卑人如独孤伽罗,成为新帝国的皇后,辅弼隋高祖杨坚开创了“开皇盛世”,顽固抗拒汉人光复事业的反动派;如尉迟迥及其同党都被直接消灭,成为历史尘埃。

  而慕容绍宗的儿子慕容三藏,也正是众多源出鲜卑的大隋开国文武大臣之一,他征讨岭南,平定叛乱,牧守一方,屡建战功,在隋朝被封为野王县公,河内县公。

  经历隋兴唐起不到百年,自慕容氏灭冉魏入主河北起,在北中国叱咤数百年之久的鲜卑人也正式成为了历史名词,融入汉族。虽然一些姓氏如慕容、宇文、元、独孤、尉迟、长孙等仍能探究其祖先来历……

  到了五代末年,慕容绍宗、同时也是慕容恪的后裔慕容延钊,成为后周王朝大将,历任淮南、镇宁军节度使,殿前副都点检,为禁军统领赵匡胤副手,协助其发动“陈桥兵变”。事后一度为宋朝禁军最高统帅,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即宰相衔,领大军灭荆南、湖南两个割据政权,生封侍中,死后赠中书令,追封河南王。连他的父亲开州刺史慕容章,也被追封为太保。

  对慕容延钊,赵匡胤一生以兄呼之,极见信任,其子孙家人多有出任各州刺史、将领者。如他的弟弟弟慕容延卿为虎捷军都指挥使、慕容延忠为磁州刺史;他的长子慕容德业为卫州刺史;次子颍州团练使慕容德丰和侄子右监门卫大将军慕容德琛,抗击辽夏、反乱颇有战功。

  作为开国武勋军功世家,慕容氏和赵宋皇室、其他武将世家亦多有联姻。如慕容延钊的孙女,便嫁给了赵匡胤曾孙、韩国公赵从蔼,育有十子,除二子早夭外,两个封王,即成王赵世准、淄王赵世雄;其余六个儿子两公四侯。

  又比如家喻户晓的华夏女英雄穆桂英,其历史原型便是北宋名将杨文广之妻慕容氏,(没错,历史上的杨宗保、杨文广父子其实为同一人,即北宋名将杨延昭之子,杨业之孙),“穆”就是“慕容”的转音。《保德州志》记载此女骁勇善战。而根据《杨棋墓志铭》,与杨文广同辈的堂兄杨棋,亦娶慕容氏女子为妻。

  民间评书中,太平王少令公杨文广共有十九房妻子,其中两房妻子慕容英和慕容昭容,同样也和穆桂英一样,都是源自同一个历史人物原型。

  慕容延钊还有个孙子慕容惟良,官居常州刺史,慕容惟良之子慕容晖,家有两株楠木,嗜酒而喜吟诗,与苏东坡交好,被苏轼称为“双楠居士”,为一时名士。

  宋徽宗时有个大臣慕容彦逢,据说是慕容延钊的后嗣,官至刑部尚书。此人能诗善文,才藻富赡,受知于宋徽宗,为其侍近信臣十五年,一时典册多出其手。《永乐大典》载所著文集二十卷,外制二十卷,三国演义网游内制十卷,奏议五卷,讲解五卷。后世评其文“多以献媚贡谀,荧惑主听,然其文章雅丽,制词典重温厚,尤为得体”。

  而历史上宋哲宗的后宫,也有一位慕容姓妃子,因和哲宗孟后交好,靖康之变南渡后累次加封,年八十时封赠贵妃。

  纵观历史上的北方游牧民族,很大一个共性,就是服从并忠诚于强者,当然,当强者变弱时,弹药用什么武器最好反水和反噬也是其天性,却不可能汲汲于一姓之复兴,更不可能数百年而不忘。

  历史上慕容垂能恢复燕国,亦是苻坚淝水兵败,主力损失殆尽后,方才乘虚而起,其实带有相当的偶然性。如果苻坚真能混一宇内或至少保住半壁江山,那么慕容垂这个所谓的“燕世祖武成帝”,多半也将以氐秦帝国忠臣的身份终老一生,载入史册。

  所以依人情常理而论,北宋慕容氏作为开国勋臣后裔,早已加入汉人族群数百年,又备受宋朝厚遇恩礼,又怎么可能一直图谋造反,累代以“复燕”为己任?这岂非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谈?

  真实历史上确有慕容复其人,却是青海的慕容氏吐谷浑政权的末代君主。吐谷浑政权是慕容恪的祖父慕容廆的长兄,远迁青海建立的政权,建国三百五十年,吐谷浑没于吐蕃后,这支王族流亡大唐,世袭安乐州都督、青海国王之职。慕容复被唐德宗封为朔方节度副使、左金吾大将军、乌地也拔勒豆可汗。而他死之后,唐朝对吐谷浑后裔的封赐就到此为止,不再加封了。

  金庸先生在21世纪新修《天龙八部》时,大约也发现了原设定和历史真实违和的问题,因此避而不谈慕容延钊后裔这支北宋显赫的慕容氏,却说慕容博慕容复一族是五代末年时军阀慕容彦超的后人,因此包藏野心,情有可原。殊不知这个慕容彦超并非出自鲜卑燕国后裔,而正是吐谷浑那支慕容氏的后裔。吐谷浑灭亡后,其许多族人移居山西北部,与沙陀部落混居。

  沙陀人刘知远的母亲改嫁到慕容家,生下慕容彦超,后来刘知远建立后汉王朝,重用这个同母异姓兄弟,封他为泰宁军节度使,割据山东,后周太祖郭威代汉建周后,慕容彦超一度成为其劲敌,旋而被灭。

  关键一点是,即使是在帝王多如牛毛的五代时期,做为逐鹿争鼎的一方割据军阀,慕容彦超也并没有想过去打已经灭亡了几百年的燕国旗号,盖因知其毫无号召力尔。

  更重要的是,吐谷浑那支慕容氏和鲜卑燕国关系之远,大约就相当于张飞张翼德和张辽张文远的距离。若真如《天龙八部》所写,当燕国太祖皇帝和圣贤太原王的后人都在忠心扶保大宋朝时,和他们分家了已经八百年的吐谷浑人慕容彦超的后人,却自称是燕国正统继承人,把鲜卑燕国诸皇帝当做自己的列祖列宗,隆而重之珍藏所谓“大燕传国玉玺”和“大燕皇室世系表”,矢志于复兴大燕国,实不知可叹可笑。

  北宋慕容氏一族,是如此显赫的当朝勋贵,有宰相有贵妃有王妃,刺史将军尚书出了多人,慕容博慕容复父子仅为一届布衣,也不知从何处来的没落户,却自命为“大燕皇孙”,自称慕容氏「人丁单薄、仅为白身、矢志复国」,更是彻底的扯谎了。

  小说中,慕容复居然不想做汉人,连汉字也不想识,汉文书也不想读;他(或说小说作者金庸)难道不知道这世上从古到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鲜卑文”,慕容氏那些英雄祖先从建国立基起,一直都是使用汉字的么?

  甚至北魏孝文帝汉化改革时,拓跋、独孤、丘穆棱、步六孤、贺兰这些胡姓音译都改成了汉姓元、刘、穆、陆、贺,而慕容完全不需要改姓,盖因本身即是汉姓,取的是汉语的“慕二仪(天、地)之德,继三光(日月星)之容”之意。

  至于那个为老不尊的丐帮长老徐冲霄,在杏子林大会公然宣布,慕容是胡姓,慕容氏是胡人,乔峰庇护阿朱等人,便是“勾结胡人”,叛汉罪行确凿,竟激发了原本犹豫不决的丐帮众发动内乱。殊不知真实历史上的北宋王朝,若有某个老叫花去胡扯什么慕容氏是包藏祸心的胡人,要么被所有人当成神经病,要么被官府当做污蔑大宋元勋,捉去打顿板子也并不冤枉。

  倒不如《水浒传》的设定,在《天龙八部》时间线几十年后,有个青州知府慕容彦达,乃是宋徽宗宫中慕容贵妃之兄。这两个人物的历史原型,大约就是上文提到的徽宗大臣慕容彦逢和哲宗慕容贵妃吧。

  慕容彦达账下两员虎将,“镇三山”黄信、“霹雳火”秦明、麾下清风寨更有一员骁将“小李广“花荣,又与“金鞭”呼延灼交好,三万大军坐镇山东,莫非就是慕容博当日藏经阁夸口于伏下的那支兵马?只不过败给了位面之子“及时雨”宋公明,什么雄图壮志再也休提,一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