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坐在一旁的太后的堂侄窦婴却表示反对

  窦太后,名漪房,河北清河人。她历经汉文帝、景帝、武帝三朝,是位带有传奇色彩的巾帼风云人物。她对黄老哲学情有独钟,锲而不舍。在她的强势干预下,朝廷延续了汉高祖刘邦既定的 “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基本国策,窦太后出现了“文景之治”,并为汉武帝盛世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窦漪房出身贫寒,全家人在乡间靠捕鱼为生,勉强度日。后父亲不幸落河溺亡,生活更加窘迫,难以为继。汉初,朝廷派人到清河挑选宫女,窦漪房入选进宫。吕后要将部分新选宫女分赐诸侯王,窦漪房因家乡离赵国近,便请求负责此事的宦官,把自己分派到赵国去。不料那宦官却忙里出错,把她误派到了代国。没想到窦漪房却因这次“误派”得福,出现了命运的大转折。代王刘恒非常喜欢新妃窦漪房,与她生了一女二子,即长女刘嫖,长子刘启、次子刘武。后刘恒继位,是为汉文帝。文帝立窦漪房为皇后,刘启为太子。文帝之母薄太后身受吕氏乱朝之苦,对来自民间的儿媳窦漪房十分同情与信任,给予了格外关照,下令追封窦漪房之父为安成侯、其母为安成夫人,并在清河为他们建立陵园祭祀。窦皇后有两个兄弟,兄名长君,弟名少君,又名广国。少君四五岁时被拐卖外地,辗转十多家后,流落到宜阳,苦无生计,替人家在山里挖石炭。一天黄昏,突遇山崖垮塌,一百多挖炭苦工丧命,只有少君脱险逃生。有位术者为他算命,说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日后定会入宫封侯,他便一路乞讨来到长安。少君听说新封的皇后姓窦,原籍清河人,猜想很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于是他便把自己依稀记得的家庭情况写下来,托人转交给窦皇后。窦皇后看到这份材料,又经过一番确认,将少君接进宫中,姐弟相拥而泣,演绎了一出催人泪下的汉代版“等着我”。

  公元前157年,景帝刘启即位,窦皇后成了皇太后。窦太后非常溺爱自己的小儿子刘武,总想让他日后也能当上皇帝。在她的不断施压下,景帝在一次家宴上对弟弟梁王刘武说:“我千秋万岁之后,把皇位传给你!”听了这话,窦太后十分高兴。可坐在一旁的太后的堂侄窦婴却表示反对,他说:“大汉的江山一直都是父子相传,陛下怎么可以许诺传给弟弟呢?这不合祖制呀!”太后见半路杀出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当即下令将窦婴逐出家族。后来,窦婴为营救酒醉失言获罪的灌夫,在太后的施压下惨遭杀害。为了建立一言堂的权威,窦太后还把刚正不阿、被誉为“国之爪牙”、却不大听她话的郅都除掉了。原来,景帝最早立的太子是刘荣。刘荣因生母栗姬失宠被废后,仍不识时务,侵占庙地大兴宫室。景帝将其拘捕,交中尉府的郅都主审。刘荣不堪凌辱自杀,引起太后对郅都不满,责景帝将其罢官遣乡。后郅都复出,任雁门太守抗击匈奴,令匈奴闻风丧胆。为了摧毁这道屏障,匈奴派人潜入长安散布谣言,说郅都诈战投降。窦太后不辨真伪,趁机硬让景帝将其诛杀。刘荣死后,窦太后仍念念不忘让梁王刘武当皇帝。景帝无奈,问计大臣袁盎。袁盎不惧祸患问太后:“若梁王百年之后,可再立谁为帝?”太后不假思索,说让景帝的儿子继位。袁盎说:“如果这样的话,梁王的儿子一定不服,就会引起朝廷大乱呀!”太后无言以对,再也不提立刘武为皇帝的事了。

  看到文帝、中国和古巴为何翻脸景帝两朝因坚持“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基本国策,出现了天下大治、国富民丰的太平盛世景象,窦太后更加笃信黄老学说,反对其他学说。她尤其对儒术不屑一顾,其固执与偏激的程度,甚至让人不寒而栗。一天,窦太后召见儒生辕固生,问他是否读过老子的书,有何见解。辕固生明知窦太后是想让自己礼赞黄老,但他却批评黄老的“无为而治”,是不值得提倡的避世哲学,只会把人引向堕落。窦太后闻言勃然大怒,痛斥儒生不如猪狗,立命将辕固生扔进野猪圈里,让其空手赤拳与野猪相搏,只有杀死野猪,方可免一死。站在一旁的众臣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懿旨吓坏了,就连景帝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情急之下,皇上悄悄塞给辕固生一柄利刃,让他防身。就在野猪发威猛冲过来的刹那间,辕固生瞅准机会一跃而起,猛地举刀刺中野猪的心脏,将其杀死。辕固生九死一生,成了英雄,窦太后有言在先,当场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后来还是撤了他的官职。据史载,因窦太后“独尊黄老”的强硬立场干预,景帝在自己执政十七年间,没有重用过一个儒家学派的人物。

  公元前141年正月,景帝崩于未央宫,享年四十八岁。是年,十六岁的太子刘彻继位,这就是汉武帝。窦太后系武帝的亲奶奶,成了名正言顺的太皇太后。汉武帝具有雄才大略,总想有所作为。他看到黄老思想虽然给汉朝带来了 “文景之治”,但也造成了“七国之乱”,差点葬送了大汉江山。面对依旧称霸一方的诸侯割据和虎视眈眈的匈奴侵扰,他觉得再也不能“无为而治”,坐以待毙。但武帝刚即位,便遇到了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一个扳不倒的强硬对手。这 “山”,这人,就是他的奶奶,太皇太后窦漪房。汉武帝依照董仲舒之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起用了一批儒士,并任命他的舅舅田蚡为太尉,掌管全国兵权。其时,大臣们看到皇上欲施新政,个个欢呼雀跃,以为大事必成。御史大夫赵绾和郎中令王臧更是迫不及待地站出来,准备迎接鲁地大儒申公来朝。他们还上疏建议仿效古制,建立明堂,正历易服,巡狩封禅,甚至提出了日后朝政不必经常请示太皇太后。此时,虽然窦太后两眼已经失明,但她的亲男子侄许多人都在朝廷当大官,就是封了侯爵的,也都住在长安不回封地,所以武帝的一举一动,她都了如指掌。盛怒之下,她让武帝下诏罢免了田蚡、赵绾和王臧。越法战争法军武器在窦太后的铁腕控制下,儒士们一场欢喜忽悲辛,汉武帝面对现实,一筹莫展,只能徒唤奈何!直到四年后,窦太后病殁,一座大山轰然倒塌,汉武帝才不受掣肘,独自执政,以其卓尔不凡的文治武功,铸造了“文景之治”后的又一个盛世辉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