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中国有个军阀

  9月3日下午,原副主席张震溘然长逝。张震是1955年签授的开国中将之一,他因病逝世后,世上再无开国中将。

  1914年出生的张震,一生历经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文革”之后他主持了解放军总后勤部的整顿工作,1985年受命创办了国防大学,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92年,张震当选军委副主席,并于五年后退休。

  1930年,才16岁的张震已经参加了红军。4年后长征开始时,“小兵”张震已经是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第三营的营长。在红军准备渡过湘江时,第四师奉命掩护党中央、中革军委和后续部队渡江。第十团被任命为前卫团,张震所在第三营是前卫营。湘江一战,第十团伤亡近半,两任团长在此牺牲,第三营也因为伤亡过大一度被转为第二梯队。随后,张震随部队爬雪山、过草地,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路。

  1945年,已经是豫皖苏边区军事主管的张震亲临前沿阵地,用望远镜观察敌情。不料,一颗子弹突然飞来,打入他的右肩胛下。直到第二年右臂仍隐隐作痛,他去淮阴的仁慈医院作X光透视,医生说子弹横在肩胛之下,必须动手术取出来,但张震感到“大规模内战随时都可能爆发”,婉言拒绝。

  就这样,这颗子弹在张震身上留了10个年头。调到北京取出子弹后,他将子弹交给夫人马龄松保存,作为留给孩子们最好的“遗产”。

  1953年,张震任志愿军第二十四军代军长赴朝作战,进入上甘岭阵地,正面对抗美军第三师、李承晚军“首都师”等4.7万敌军。在张震的指挥下,二十四军5个月毙敌1.4万余人,取得重大胜利。后来在朝鲜战场调研时,因为路面和司机的原因,张震曾被汽车拦腰轧过,当场昏死过去。经抢救脱险后,他又坚持了3个月,才奉命返回北京作战部。

  在“文革”时期,张震被调到武汉军区当副司令员,政治上被边缘化。1975年,刚被任命为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点名让张震当总后勤部副部长。

  1977年,张震全面接手总后,他着手整顿总后勤部,开展揭批查和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

  次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光明日报》刊发。围绕这篇文章,党内出现了尖锐争论。张震明确表示,“我仔细阅读了这篇文章,觉得它阐述的观点是对的。我认为,既然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不怕接受实践的检验。”

  1992年10月19日,张震当选为副主席。同日下午,同新当选的党中央领导同志在人民大会堂与出席中共十四大的全体代表见面并合影留念。见面时,特意走到张震跟前,亲切询问张震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张震激动地回答说已经78岁,欣慰地说:“你比我小10岁,还可以干一届。耿仲明祭祀”反复交代要协助军委主席,用3年左右的时间,把我军各级领导班子建设好,保证各级领导权掌握在忠于党的路线的同志手中。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国家集中财力发展经济。军队服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贯彻要“忍耐”的方针,军费减少,不足部分需自筹解决。

  此后,部队办工厂、建矿山、搞公司、搞生产经营的积极性更为高涨,腐败、小金库等问题日益严重,而且,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军队与民争利的事时有发生,引发了一些军政、军民矛盾。

  所有这些使张震深刻认识到:生产经营,军队不能搞。在1991年底召开的扩大会议上,张震在发言中提出:“要充分认识搞生产经营对军队的危害。”1992年1月,他亲笔给一位军委领导写信,信中再次建议军队应该“吃皇粮,开正门”。

  在充分调研后,1993年10月30日,《关于整顿改革军队生产经营的决定》正式下发。埃塞俄比亚地图同年11月3日,全军生产经营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张震代表军委强调:“经商必然会引起军队的腐败,而腐败的军队都是没有战斗力的!”

  值得注意的是,张震还参与研究军队体制编制改革,为1985年百万裁军做了准备。

  1980年3月,召开军委常委扩大会议,集中讨论军队精简整编问题。会后,张震直接参与了军队精简整编和体制改革领导工作。接着,又参与研究深化军队体制编制改革问题,至1985年初,形成了军队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

  1997年,张震视察某部,召集将、校军官十余人座谈。某部领导发言时,将军突然插话问:“一个战士的津贴费是多少?”在座将校军官皆沉默。张震话锋一转说道,“旧中国有个军阀,叫张宗昌,人称‘三不知将军’,一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支枪,三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小老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