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缩短翼展来增加弹舱的内载数量

  △网络图片显示歼-16挂载8枚空空导弹和电子吊舱的状态 不久前,网络上出现了一张模糊照片,显示歼-16挂载8枚空空导弹与一个电子战吊舱的空优模式,这背后隐藏了许多有趣的信

  不久前,网络上出现了一张模糊照片,显示歼-16挂载8枚空空导弹与一个电子战吊舱的空优模式,这背后隐藏了许多有趣的信息。

  当前,虽然各主要国家空军都已经往5代机发展,但由于换装进度缓慢,各国也在思考在役的4代机要如何发挥剩余价值,其中一个概念就是将导弹挂好、挂满,以弥补5代机内置载弹量较少的遗憾。而歼-16这种挂载,某种程度上说因应了这一趋势。

  △美国波音公司展示的F-15“导弹卡车”模式,其总弹数高达16枚。但多联装挂架加上保形油箱的阻力,其超音速性能可能所剩无几,只能躲在其他战机后方发射导弹

  不过这张照片中,有一点特别的是歼-16在两翼下挂载4枚霹雳-12导弹,但机身中线都是中程空空导弹,但后者的弹翼较短,一般相信是为了歼-20发展的新一代空空导弹,藉由缩短翼展来增加弹舱的内载数量。

  有意思的是,中国空军的歼-16等三代半战机挂载霹雳-15和霹雳-10导弹是常态,但却没有见过与任务重复的霹雳-12一同挂载的。霹雳-15之于霹雳-12应该犹如AIM-120C/D之于AIM-120A,射程大幅提升,因此混合挂载可用霹雳-15攻击远程目标而用霹雳-12攻击中程目标。不过,这会将空战战术复杂化,西方也很少见AIM-120C/D与AIM-120A混合挂载的情况。

  这张照片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进气道下的KL-700A自卫干扰吊舱。早期会挂干扰吊舱的大多是负责攻击或防空制压任务的战轰机,不过这观念已经改变,因为现代防空导弹的射程与命中率大幅提高,徐向民不论是前线巡逻,或护航打击机群的战机都可能遭到威胁;另一方面,随着空战重心转移到超视距领域,能够克制敌机雷达自然也有助于空战获胜。因此挂上电子战吊舱与中短程导弹齐备的歼-16可能就是演练一种空优状态,藉由导弹火力与干扰战力在现代空战中扩大战果。

  △解放军战机挂载电子战吊舱已是常态,这对于增强超视距空战能力具有积极意义

  歼-16与俄罗斯的苏-27/30的渊源匪浅,苏-27/30家族其实也有类似的“导弹卡车模式”。通过对苏-27/30该模式的了解,我们也能更多的了解挂这么多导弹背后的讲究。

  苏联在开发苏-27时,增加导弹挂载数量就是其中一项重点需求。因为苏-27追求在空战中全面胜过F-15,携带较多导弹能提高命中规避目标的机会,或是攻击较多敌机,最终实现提高导弹空战的交换比。因此,原先尚未考虑到对地武装的苏-27,其最大挂载状态就是6枚中程空空导弹与4枚短程导弹,比F-15多上2枚中程导弹。

  然而,既然挂导弹是要打空战,歼31则外挂衍生的阻力应尽可能降低。虽然以中程导弹进行的超视距空战对机动性的要求没那么高,但战机在拦截时,仍需要加速到超音速以尽快阻止敌机的入侵,不能让外挂导弹拖累高速性能;另一方面,战机被敌机导弹瞄准时,也需要做出剧烈机动作以求让导弹脱锁,也不能让导弹拖累太多机动性。因此,如何降低挂载导弹(尤其是中程导弹)的阻力,变成四代机设计的学问。

  挂载阻力最小的方式是所谓的“半埋式”,因为不止是外挂导弹会产生阻力,挂载导弹的挂架也会,而两者之间又产生干涉阻力,加起来往往能达到单枚导弹阻力的3倍。而半埋式则消除了挂架与干扰阻力,就连导弹阻力也大幅降低。以美国F-4与英国“狂风”F2为例,其机身阻力其实是以半埋导弹的状态做优化,导弹发射后反而会略微提高阻力。

  苏-27采取另两种路线:缩短挂架与纵列挂载。缩短挂架就是让导弹尽可能贴近战机,降低挂架衍生的阻力;美国的F-16XL也是采取这个方式;苏-27在机身中线更采用纵列挂载,有前一枚导弹顶峰,后一枚导弹就不太产生阻力。而发展到苏-30后,两翼内侧又增加一对挂架,搭配较轻小的R-77导弹可使总弹量增为12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