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导条约》一毁

  随着俄美对抗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中的越来越多方面受严重影响。这次成为讨价还价的“货品”是《中导条约》。

  这个条约追溯到1987年12月8日,当时美苏两国同意禁止研发、试验和部署中近程(500—5500公里)陆基弹道和有翼导弹,并三年以内销毁所有中近程陆基导弹和导弹的陆基发射器。苏方总共销毁了约1800枚导弹,美方约800枚。2007-2008年俄罗斯提议过将此条约的效力延伸到全球,即包含其他有能力研制中近程导弹的国家,然而以失败告终。2013—2014年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开始指责俄罗斯研发违反《中导条约》的9M729(西方编号SSC-X-8)导弹。2018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以俄罗斯违反条约、中国不受条约限制为由声明将退出该条约。12月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最后通牒的姿态给俄罗斯60天时间开始履行条约,否则美国将启动退约程序。

  俄罗斯领导人坚决否认所有关于违约的指责。他们反而把矛头指向美方,批评美国自己不守条约。通常被指出的是,美国在一些欧洲国家设置的发射器能装载巡航导弹,这些导弹一旦被装进去就成为《中导条约》所禁止的陆基导弹。此外,条约签订的三十年间美国研制出了像无人机的新武器,在俄罗斯领导人看来这些无人机完全能发挥中近程导弹的作用,因此应照样受条约限制。

  俄罗斯领导人对《中导条约》的态度可以从两方面说起。一方面他们认为,美国在欧洲进行军事建设、把军事设施步步逼近俄罗斯边界的情势下,《中导条约》束缚了俄罗斯的国防能力和威慑力。同时,条约限制俄罗斯的能力、却除了美国对其他拥有中近程导弹的国家毫无影响对俄罗斯不太有利。另外,他们觉得当年苏联接受了不公平的条件,销毁的武器比美国多一倍,让美国占了自己的便宜。普京甚至说这是苏联的“单方面裁军”。但另一方面,俄罗斯领导人也承认条约的正面作用,称其有助于维持战略均衡。普京表示,虽然俄罗斯对条约有些意见,但它既保持世界稳定,在军事上又降低不确定性。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同样表示俄罗斯希望《中导条约》能继续存在。总的来说,俄罗斯并不想废除条约,想要的是条约照样作用于美国的新武器和欧洲的军事设施,并扩大受条约管制的国家数量。

  至于对美国威胁退约的反应和预测,可以讲两点。其一,虽然美国提出的主要理由是俄罗斯违约,一些俄罗斯专家认为这个举动实际上针对的不仅是俄罗斯,还有中国。因为中国不是《中导条约》的签约国,它的武器不受管制,可以研发和部署中近程导弹,而美国将此视为挑战。提到条约时,特朗普表示它也应包括中国。他的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接受俄罗斯记者采访时解释道:“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受条约限制,其中一个违约。结果,只有美国受束缚。我们不能接受这个情况。”鉴于此,对俄罗斯安全而言,如若美国真的退约了,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美国在某些北约国部署中近程导弹,给俄罗斯造成压力;第二,美国只是以俄罗斯为借口和替罪羊,但不会真的在欧洲部署导弹,战舰模型反而会利用这个借口来在东亚向中国施加压力乃至遏制中国。

  其二,俄罗斯专家担心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影响到于2010年签订、于2021年失效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dota 谢彬在他们看来,《中导条约》一毁,管制武器制度将被进一步削弱,只剩下一个管制武器的条约。假若不续约,核不扩散制度也将受到致命的打击,军备竞赛将再度席卷全球,造成极其危险的战略形势。

  俄罗斯的一系列行动表明它希望保存当前制度。譬如,俄罗斯不止一次地强调愿意就《中导条约》的相关问题与美国进行磋商,解答美方的所有疑惑,但要求美方同样回应俄罗斯的担忧。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向五角楼首脑詹姆斯·马蒂斯发出建议,提议双方就相关摩擦进行讨论。在联合国大会上俄罗斯提出支持《中导条约》的决议。谢斌 润都可惜的是,航母这些努力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美国一方面固执俄罗斯违约的立场,另一方面不回应进行磋商的建议或采取消极态度。联合国大会也没有采取俄罗斯的决议。在面临管制武器制度崩溃的前景普京表示道:“我们会保障自身安全,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就人类总体而言这是很糟糕的事情,我们接近很危险的临界点。”

  作者简介:Yaroslav Zaitsev(李太龙),俄罗斯学者,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