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金国抗蒙将领郭虾蟆:城破时焚城殉

  在蒙古军攻破城池之际,郭虾蟆命令在州廨积薪,集家眷大小人口及城中将士妻室子女于一室,闭门焚之。然后又率兵继续鏖战,并独自在大草堆上,以门扉掩护,发二三百箭射敌,箭无不中,矢尽,投弓剑于火中,纵身跳入火海,壮烈殉节。

  本文来源:《兰州晚报》2011年10月29日A21版,作者:王万盈,原题:《顽守城池 壮悲殉节郭虾蟆金国名将郭虾蟆焚城遗址踏访》

  随着金国的灭亡,一代猛将郭虾蟆和其家眷、兵士的遗骨随着熊熊战火自此就埋在了会州古城,任由岁月的风雨侵蚀、湮灭,至今已有七百七十多年。然而,不灭的却是郭虾蟆奋勇抗敌、顽守孤城的英雄气概和其宁死不屈、忠君爱国的古代大丈夫英雄气节。

  据《会宁县志》和相关史料记载:“会宁地控三边,县居四塞,东跨泾源,南蔽秦陇,西障金城,北控羌戎,古为用武之地,历史之重镇,素有秦陇锁钥之称。”公元前112年,汉武帝西巡到此,设置祖厉县。至西魏后,“因置州以会宁为名”。唐时,会宁曾以丰衣足食而被誉“天下富庶无如陇右”,并两度成为丝绸主路上的重镇。北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年),宋将苗履在今靖远县城筑“会州城”,又往西南百里筑会州新寨,名“会川城”。金代贞祜初年,迁会州州治于此,并治周廓保川县,为区别于原宋会州,故称新会州,属临洮路,辖有保川县(州治)、平西寨。宋金时期,会州城更是西夏南侵今陇西、定西、临洮的必经孔道,因此后来也成为北宋、南宋、蒙古、金和西夏争相控制的战略要地。南宋末年,为西夏所占。金宣宗时,西夏占领会州全境。直至金将郭虾蟆从西夏人手中夺回会州城,遂把会州治所从靖远迁到会川城,取名“新会州”。金哀宗天兴三年(公元1234年)金亡后,金将郭虾蟆守此孤城抗蒙古军三年,城破死节于此,此后毁弃。蒙古忽必烈建立元朝后,迁会州治所于西宁城。元世祖至元七年(1270年)并西宁县入会州。元顺宗至正十二年(1352年),因会州一带地震严重,诏令改会州为会宁州。明朝正统五年(1440年)重建郭城驿,为纪念金将郭虾蟆忠烈殉国,称其城为“郭虾蟆城”。解放后,为了更好地保护古城,1976年,会宁县人民政府将郭虾蟆城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金史郭虾蟆传》和《靖远史话》等史书和资料记载,金天兴三年(1234年)春天,金朝为蒙古汗国所灭后,金西部府州无不归降蒙古,惟独郭虾蟆仍坚守会州孤城,誓死不降。南宋端平三年、蒙古窝阔台汗八年(1236年)十月,蒙古大军并力攻城,郭虾蟆自度城不能保,仍决一死战,遂集州中所有金银铜铁,杂铸为炮,以抵抗蒙古军;宰杀马牛羊等,慰劳将士;又庐舍积聚,不留下任何有用之物,以示拼死抵抗的决心。

  郭虾蟆率众将士每日与蒙古兵血战,士卒伤亡惨重,终因寡不敌众,会州城失陷。在蒙古军攻破城池之际,郭虾蟆命令在州廨积薪,集家眷大小人口及城中将士妻室子女于一室,闭门焚之。然后又率兵继续鏖战,并独自在大草堆上,以门扉掩护,发二三百箭射敌,箭无不中,矢尽,投弓剑于火中,纵身跳入火海,壮烈殉节。城中将士无一人肯降,尽皆赴难。虾蟆殉难时,年仅四十五岁。

  郭虾蟆的忠义、惨烈壮举,连战胜方元军也为之感慨动容。据《元史按竺迩传》记载,元按竺迩围会州,郭虾蟆因粮尽欲弃会州,突围时为按竺迩所败。后攻破城池,入城巷战,死伤甚众。郭虾蟆“手剑驱其妻子于一室,焚之,己(随后)亦自投火中。有女奴自火中抱一小儿出,泣授人曰:将军尽忠,忍使绝嗣,此其儿也,幸哀而收之。言毕,复赴火死。按竺迩闻之恻然,命保其孤,遂定四州。”可证郭虾蟆之子为元将按竺迩所抚养。按竺迩为元名将,战功卓著,列土封王,抚孤成立当无问题。但其子是否承其父业,再立功边疆,名垂青史,已成了千古之谜。

  郭虾蟆城遗址位于白银市会宁县郭城驿镇新堡子村西,关川河与祖厉河交汇处下游2公里处的古城社,西临祖厉河。怀着对英雄壮举的无限感慨和敬仰之情,记者日前再次踏访这里,进一步了解那一段悲壮、凄惨、无情的战争岁月。然而,岁月的侵蚀和人为的破坏,已让这座古城残败不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