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十大悲情将领之十:战功换来投火的陈光

  十大悲情将领排行第一的是谁?这个人的资历极老、战功极高,抗战中直接取代元帅成为115师师长。这样一个可以做元帅的人物,下场却特别的惨。他,就是,陈光。听萨沙说一说吧。

  在抗战中,陈光第115师代理师长长达5年多。该师出了3位元帅、2位大将、6位上将及其他中将少将共400多名将军,分别是:、、罗荣桓元帅;徐海东、黄克诚大将;杨勇、、肖华、王秉璋、陈士榘、李天佑上将。

  论战功和资历,徐海东、黄克诚大将均无法和陈光相比,即便、罗荣桓顶多和陈光平起平坐,只有才是陈光自愧不如的人。

  陈光是湖南宜章县人,1905年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他文化程度不高,读过几年私塾,识字有限

  1926年,北伐军打到湖南,21岁的陈光投身革命,参加了我党组织的农会武装。

  1927年,蒋介石清党分共,湖南成为重灾区。在北伐期间,湖南农会成燎原之势,地主乡绅都遭受很大打击。分水轮流转,地主乡绅们纷纷回来报仇。大量农会会员为保命而退会,甚至反咬一口。陈光却保持坚定地革命意志,在这个凶险时刻反其道而行之,加入我党。

  1927年底,南昌起义大军南下广东遭受重创,几乎瓦解,头面人物纷纷开溜。对不起说错了,应该叫做转移到国外保存革命实力。只剩下老军阀出身的朱德坚定带着一千残部,进入了三不管的湖南南部。

  得知朱德正规军就要赶到,陈光他们纷纷联络会员起义,打垮了各县的政府和警察部队。

  在湘南起义没有多久,军阀部队就杀了过来。本来朱德倒是不惧怕这些军阀,因湘南特委在这里搞极左恐怖政策,搞得天怒人怨,最终还是失败了。

  当时朱德拥兵2万,嫡系只有几百人而已。陈光就是这2万人中的一个!在赶往井冈山的路上和第二次返回湖南南部两次折腾中,大量官兵又自发逃散,部队减少到5000人,陈光却没有逃走。

  随后是红军时期的井冈山保卫战、转战赣闵湘粤建立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期间何止百战,每次战斗都是艰苦万分。

  在战争中,尤其是敌强我弱的战争中,一个军人能力显露无疑。战争就是所谓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你没本事打赢就活该你倒霉送命。

  相反,如果这个军人能力足够强,恰恰能够很快获得重任,毕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吗!

  作为一个勉强识字,没有上过一天军校的农民,陈光却有极为高超的军事天赋,也有善于学习的头脑。

  1930年6月的一次战斗中,陈光膝盖中弹,子弹卡在骨头中。军情紧急,陈光不顾上自己的重伤,靠双手爬着指挥战斗,终于击溃敌军。代价是伤情加重,陈光被送到医院做了3次手术,才取出了弹头。

  到了第五次反围剿期间,陈光成为少共国际师的师长,后来又调到红2师担任师长,彻底成为高级军官。

  要知道,这可是千斤重担。长征中的红军完全是走钢丝,背后是薛岳的9万中央军追击,前面是各派系军阀部队拦路。每一场战役都只能胜利,不能失败!只要失败一次,就可能导致红军的毁灭。

  陈光不负所托,胜利完成了强渡乌江、进攻遵义、四渡赤水、强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攻占甘肃腊子口、大胜陕北直罗镇战役等激烈战役,堪称长征的大功臣。

  在过草地时,陈光身先士卒指挥部队击溃了数千藏族骑兵,又一次中弹负伤,这是他第十次负伤。

  长征结束后的东征中,因发电报讥笑乱指挥,被发配去抗大担任校长。陈光代替,成为红一军团军团长。

  谁都知道,的红一军团和彭德怀红三红军团是红军最强的两大主力,可见陈光已经能够同、彭德怀平起平坐。

  抗战很快爆发,1937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陈光任115师343旅旅长,是麾下的头号悍将,参与了平型关大捷、广阳大捷等战斗。

  1938年3月,115师师长意外受重伤。能力第二的陈光,顺理成章担任第115师代理师长,由此干了5年多。

  八路军只有3个师,115师是主力的主力。那么师长陈光又可以和、贺龙平起平坐了。

  抗战结束时,山东八路军已经有30万的规模。更重要的是,山东国军敌后武装都被挤垮。日军投降以后,整个山东都在八路军控制下,完全清一色。

  战史写到:山东境内除济南、青岛和铁路沿线及西部几座县城外,均获我军解放。

  其后,山东在国共内战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大家都知道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山东。

  他没有在山东指挥到抗战结束(1943年被调回延安),但走的时候大局已定,陈光功不可没。

  国共内战爆发后,以陈光的资历和能力,完全可以独当一面,领导几个纵队是小意思。

  直到1946年11月,陈光任东北民主联军第6纵队司令员(6纵是东野的主力纵队,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43军),好不容易有了指挥权。

  仅仅半年后,1947年5月陈光突然调任任松江军区司令员,再也没有独自指挥过大部队。

  1949年4月,陈光率部随第四野战军南下,任四野副参谋长。参谋长有一定实权,副参谋长就另当别论,谁都看得出来:陈光不行了。

  建国后,陈光于1950年1月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这又是个副职。他的部下,当时也是个山东军区司令员呢!

  是他有什么历史上的污点,秋后算账?不是,陈光从来没有涉及被俘、脱离部队、投敌之内的历史问题。

  是他打过打大败仗,有人不服他?更不是。除了抗战中的陆房战斗以外,战无不胜的陈光极少打败仗。所谓陆房也是日军乘着我军立足未稳,出动3000多人多路围攻。虽在突围中有些损失(不过300多人),陈光毕竟突围成功。胜败乃兵家常事,谁没有打过这种败仗?难不成把军人是神仙,一辈子不败一仗?

  陈光是湖南南部宜章县人。这里的男人多性格暴躁,凶悍好斗。直到今天,区区一个小县城内,大小黑帮不下几十股,连农村的村民也不好惹,动辄全村出去打群架。

  陈光也是一样。他性格固执,脾气火爆,直来直去,不会迎合上级,也不善于和人处理好关系,同很多人有矛盾。

  更倒霉的是,陈光颇有些持才傲物,软硬不吃,心胸也不太宽阔,朋友很少,仇人倒是不少。

  要说陈光是多年的部下,两人关系应该不错。在中央苏区时代的1930年2月,陈光还冒险救过。

  1946年,解放军在锦州被杜聿明的国军击溃,情况危急。刚刚上任,现有2台日本电台经常出问题,就命令陈光将电台交给他使用。陈光却认为自己也需要电台,借口难以运输将电台扣下,对此非常气愤。

  三下江南战役中,命令纵队司令陈光放弃进攻,陈却不予理会。恼怒之下,跳过他直接指挥他的师。实际上,这就等于取消了陈光的指挥权。

  陈光和罗荣恒也是多年的老搭档,早在1930年两人就开始合作。在抗战期间,师长陈光和政委罗荣恒却在山东闹得不可开交。最终,被迫将陈光调回延安,以平息矛盾。

  战史写到:1945年中共七大上,陈光认为凭自己的资历和战功,一定能当选中央委员;但出于团结全党的考虑,把中央委员的名额兼顾了各地区和各部队的负责人,而对自己最亲密的红1军团干部,则要他们忍让一下,只有当选了中央委员,陈光落选了。陈光不服,公开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为此致信陈光:“你在山东执行的路线是对的,七大要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相信你能致力于开好这次大会。”话虽委婉,但对自己人的不听招呼,无疑心里埋下了印象。这也是陈光政治生涯中的一个转折。

  1949年平津战役胜利后,老上级公开点名批评陈光:“个人英雄主义,只看到个人的作用很大,而没有看到上下级和同级的作用,目空一切,只装着一个我,只看到自己的鼻子。特别是在今天胜利的形势下,我们自己如不警惕,如以功臣自居,就最容易产生骄傲。”

  粟裕大将脾气也不好,好歹识些时务,做事留有余地。被批判的时候,粟裕也有条件的承认部分错误,没有硬顶!

  粟裕大将被贬时,陈赓曾经说:古往今来两种军人最危险,第一是功劳大的,第二是不会迎合上级的,你老兄两样都不缺,还能不倒霉?

  广州军区和香港靠的很近,是英美特务渗透的重点地区,设置情报组是头等重要的事情。

  在陈光来之前,已经设置了一些情报人员潜伏香港澳门。陈光来了以后,持才傲物、一意孤行的老毛病又犯了。

  并不和商量,陈光就自行设置了一些情报机构,还从老家宜章招了一批学生组成训练班。自然很不满,认为陈光违反组织制度。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各退一步也就算了。好歹是你领导,你多少要给他些面子。没想到陈光还是个牛脾气,就是不让一步。

  在广东军区党委的组织生活会上,大家就陈光错误开展批评,陈再次发了大脾气。

  花帅说:“陈光,你是党的高级干部,又是老同志,总要讲点组织原则吧。”陈光回答:“无原则的批评我就是不能接受。”

  之后的事就不太明了,总之陈光被指在家里设置武器库,准备叛变;在澳门香港设置情报组,准备投敌。

  为什么呢?因为陈光出了名的火爆脾气,革命年代经常拔枪指着别人鼻子吵架。现在如果带着部队去抓捕他,恐怕陈光直接操枪跟你拼了。

  李作鹏无奈,将陈光引到广州荔枝湖游玩吃饭,那边派人抄了陈光的家,结果却根本不存在什么军火库。

  让人万万没想到是,陈光却以反党罪名被革职,还被开除党籍,押送武汉监视居住,不允许他离开住所。

  到了这个地步,陈光仍然硬碰硬,天天破口大骂:我打了一辈子反革命,难道也做错了。你们说我反党,有什么证据?,你过河拆桥。,你打过什么胜仗?我在澳门香港设置情报组,是为了掌握敌人情报,这居然成为要投敌,岂不是天大的笑线月华南分局上报对陈光的处理意见时,中央委员曾指示:“现在对他要(么)就是承认错误,决心改正,留在党内继续为党工作;要(么)就是继续错误,自绝于党和人民,二者必居其一。决议责成华南分局委员负责处理此事,郑重地将上述意见向他说明,要求他表明态度。”

  上级先后派老战友苏静、刘兴元、梁必业找他谈话,劝他认识错误。陈光毫不退让,不承认有任何问题:“当年的陆房突围,七大代表的审定,无故扣压电台,对港澳台情报工作以及私自招收宜章子弟开设训练班”等主要错误,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处理得极不公正。

  1951年2月,中共中央中南局作出《关于批准华南分局开除陈光党籍的决议》,决议指出:“陈光是一个历史较长的员和人民解放军中的一个高级指挥员。他在早年的革命斗争中,对党对人民曾经有过一些贡献。但到后来,由于他自高自大,不求进步,背上了老资格、功臣这个沉重的包袱,使他头脑昏迷起来,在党内党外胡作妄为,目空一切,并从而发展到长期不接受党的领导,对党闹独立性。”

  陈光被软禁后,据看守班长王大述回忆:“我带一个警卫班负责对他进行监护。陈光在二楼听到对自己的处理意见后,情绪很激动。因执行者都是他的老部下,不便作什么解释。开始几天,他饭量很小,常常大发脾气。我们职务低,只负责看守,便对他说,首长,你的问题我们不了解,领导派我们来,有三条任务,一是保卫你安全,二是照顾你生活,三是限制你自由,不能下二楼。你有意见可以向组织反映,但不能老发脾气,不吃饭,这样会影响健康的。”

  陈光连连摇头,两行清泪挂满腮边,盛怒中他掏出珍藏在贴身衣袋里的1945年写给他的信,气愤地说:“有人陷害我,毛主席了解我,信任我,我要见毛主席。”说完,把信递给了王大述。王大述看完那封信,叹口气劝道:“首长,你不要着急,事情会搞清楚的,你可以向毛主席反映情况嘛。”陈光点点头,情绪才稍稍稳定下来。

  这些都于事无补,陈光被软禁4年后,精神出现严重的问题,于1954年6月7日在武汉逝世。

  具体死因目前还不清楚,一种说法是他将衣服和被子家具点燃,自己跳入火中被活活烧死,死时不过49岁。

  陈光逝去一年后,夫人史瑞楚为避免被株连,将两个儿子改随母姓,隐居于北京。

  1986年,包括罗荣桓元帅的夫人林月琴在内的10余老同志,陈云,希望重新公正处理陈光的问题。

  陈光生前和死后,曾经有人说是致使下的手。只是,早在1950年10月就去苏联治病,直到1958年才正式复出,此时陈光已经死了4年多。这段时期一没有工作二没有实权,这个黑锅实在没办法让他背着。

  最后预告:十大悲情将领还有一期,也就是隐藏人物,大家绝对想不到是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定要看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