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帝国惨败于契丹:东硖石谷之战17万大军死亡

  大贺氏联盟,由达稽、纥便、独活、芬问、突便、芮奚、坠斤、伏部等八部组成。经过内附、迁徙和重新组合,八部名称与古八部已无一相同。但从八部所建各州的名称仍可追溯出与古八部的承袭关系。如达稽部所建的峭落州,州名与古八部叱六于略同,可看出达稽部与古叱六于部有一定的渊源。其他如独活部的无逢州与古八部的具伏弗、芬问部的羽陵州与郁羽陵、突便部的日连州与日连、坠斤部的万丹州与悉万丹、伏部的匹黎州与匹黎尔等音近或音同,都表明大贺氏八部是由古八部发展、重组而来的。至于纥便部的弹汗州,武则天时(684-704年)刺史为窟哥曾孙祜莫离(一说为窟哥孙枯莫离),可见纥便部首领为大贺氏,大贺或与古阿大何部有关,则纥便部的核心当为阿大何部。

  大贺氏联盟八部共有兵4.3万人,总人口当在20万上下,各部人数多寡不一,力量强弱不等。平时各部单独从事畜牧、渔猎等生产活动,遇有调发攻战,则需诸部议合,不得独举,即所谓“猎则别部,战则同行”。八部首领称“大人”。重大事件,如调发攻战、对外议和、联盟首领的选举与罢免等,必须由“八部聚议”,这种“聚议”,当为联盟的议事会。八部大人为议事会的当然成员。

  部落联盟首领由大贺氏家族中“世选”产生,建旗鼓统领八部,有一定任期。他代表八部处理对外事宜,统帅八部进行征战,协调联盟内各部间的关系。联盟首领的世选制,不同于古代的“禅让”和古八部时“于各部内选雄勇有谋略者”的做法。联盟首领须从同一家族中产生,大贺氏家族取得了“世选”联盟首领的特权。这是向世袭制发展、过渡的阶段和步骤。

  咄罗当是大贺氏联盟的第一位首领,摩会为第二任,窟哥是他的继承者。据《书》和《旧唐书》记载,大贺氏联盟自窟哥后共有联盟长七人,皆出自大贺氏。阿卜固(又作阿不固)为窟哥继任,世系不详,当为其子或侄,显庆五年(660年)因起兵反唐被俘杀。其后任李尽忠为窟哥曾孙(一说为窟哥孙),万岁通天元年(696年)死于反唐战争。自开元二年(714年)失活遣使降唐,至十八年邵固被杀,其间的五任联盟长失活、娑固、郁于、吐于(又作咄于)、邵固皆为李尽忠兄弟行。

  大贺氏联盟设有专掌兵马的军事首长,称“蕃长”、“衙官”、“牙官”,君长摩会时,窟哥为“蕃长”,曾率领契丹兵在营州都督张俭统帅下进攻辽东,为唐太宗征伐高丽的先行部队。李尽忠为松漠都督时,以孙万荣为将,在起兵反唐战争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到了后期,军事首长权力扩大,势力发展,对联盟首领的地位和权力构成了威胁。失活、娑固时的军事首长可突于,为静析军副使,悍勇得众,联盟首领与军事首长间矛盾加剧,娑固在唐朝营州都督的支持下,联合饶乐都督奚人李大酺讨伐可突于,反为后者所杀。从此,大贺氏联盟的实权便掌握在可突于手中,他先后立郁于、邵固,逼走吐于,杀死邵固,别立屈列,胁逼奚、契丹背唐依附突厥,后为唐朝所杀。

  除大贺氏八部外,尚有一些契丹人部落游牧于营州(今辽宁朝阳)附近地区。他们先后归附了唐朝。唐朝以他们的部落置州,由营州都督府统领,营州所属各州的契丹人便被置于唐朝直接统治之下。

  这些州包括贞观元年(627年)以内稽部落所置的威州(初治营州,后迁至今北京周口店西北);二年以松漠部落设置的昌州(朝阳西北,后迁至今河北廊房市境);以辱纥主曲据部落所置的玄州,州始置于隋开皇初,贞观二十二年(648年),曲据归唐,因隋旧仍置玄州;三年以契丹、室韦部落置师州;十九年以乙失革部落置带州(初在营州界内,后南迁至今北京昌平县境);载初(689年)中,析昌州松漠部落置沃州(初在营州城内,后迁至今天津蓟县境);万岁通天元年(696年)以失活部落所置信州(后迁至今河北涿州市)。初期所置各州均在营州界内,隶营州都督府。万岁通天中,松漠都督李尽忠与归诚州刺史孙万荣起兵反唐,据营州,契丹各州遂内迁,改隶幽州都督府,进一步密切了与唐的关系。

  唐初,高祖、太宗、高宗三朝,是契丹各部相继内附置州时期。大贺氏联盟所隶的松漠都督府和各部所属州就建立于贞观二十二年。贞观二年,“摩会率其部落来降”。三年,摩会入朝,太宗赐以旗鼓。旗鼓是权力的象征,摩会的入朝是大贺氏联盟与唐朝政治联系的开始,他对联盟的领导权得到了唐朝的承认。

  大贺氏联盟归附唐朝,对突厥是个沉重打击,引起了颉利可汗的重视。他遣使与唐交涉,希望将反隋起家、依附突厥扰唐边的北方割据势力梁师都遣还唐朝,以换回摩会所统的契丹人众,遭到唐太宗的拒绝。

  贞观二十二年,摩会的继任者窟哥“举部内属”,唐朝在契丹大贺氏联盟游牧地置松漠都督府,以窟哥为使持节十州诸军事、松漠都督,封无极县男,赐姓李氏。显庆(656-661年)初,又拜左监门大将军;在八部游牧地置州,以八部首领为诸州刺史。在营州都督府下设东夷校尉兼统松漠、饶乐府,处理唐朝与契丹、奚间的交往事宜;大贺氏联盟内部事务由松漠都督和诸州刺史管理。这是大贺氏联盟与唐朝羁縻关系的正式确立。从此,大贺氏联盟长皆以得到唐朝的册封为合法。开元初年,又以李失活为都督,封松漠郡王,授左金吾卫大将军,于松漠府置静析军,以失活为经略大使。以后各都督也均有册封。唐朝为了更牢固地控制契丹并利用它挟制突厥,采用赏赐、和亲等手段加以笼络大贺氏联盟和契丹各部首领。大贺氏首领也需要借助唐朝的支持巩固其地位和权力,维持契丹联盟的稳定和发展,抵御突厥的侵扰。他们不断遣使或亲自入觐、朝贡,按照唐朝的要求派遣质子和率本部军从征。

  大贺氏联盟自唐初建立至开元十八年邵固被杀,存在了一百多年,这期间与唐朝有和好也有征战。总的来说,武德、贞观和永徽年间(618-655年),开元前期(714-730年)是双方的和平交往时期。窟哥死后至失活遣使附唐(660-713年),是双方的战争时期。战争起因一是唐朝“寄任非材,拙於绥抚”,导致大贺氏联盟首领的不满;而唐政府不能妥善处理,却自恃强大,依靠武力征服,激起广大契丹人民的不满与反抗。二是契丹势力发展壮大,其首领自立意识增强。

  窟哥死后,大贺氏联盟与唐关系恶化。松漠都督阿卜固联合奚人首领反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年),唐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为行军总管,北伐契丹,擒阿卜固。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696年),又爆发了更大规模的反唐战争。

  唐营州都督赵文会,刚愎自用,坐视契丹饥馑不加赈济,对联盟首领又不能待之以礼,激起松漠都督李尽忠、归诚州刺史孙万荣的不满,于是二人于万岁通天元年五月起兵占据营州,杀赵文会。尽忠自号“无上可汗”,以孙万荣为将,旬日之间,兵至数万,进逼檀州(今北京密云县)。唐遣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右金吾卫大将军张玄遇、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司农少卿麻仁节等二十八将率兵进讨。八月,双方战于西陕石黄獐谷(今河北卢龙附近),契丹设伏横击,唐军大败,曹仁节、张玄遇被俘。九月,唐朝下令以罪犯和奴婢骁勇者充军,又令山东(太行山东)近边诸州置武骑团兵,以建安王武攸宜为右武威卫大将军、清边道行军大总管统兵讨伐,不能克,万荣兵袭檀州。十月,李尽忠死,孙万荣代领其众。李尽忠之子因受到排斥而不满,逃往突厥求援。突厥默啜可汗乘机与唐交涉,愿率突厥兵马讨伐契丹,以换取河西降唐的突厥人众。于是默啜出兵袭击松漠,骚扰契丹后方,俘虏尽忠、万荣的妻子家口和大批契丹人众,使孙万荣反唐势力受到沉重打击。

  孙万荣收合余众,攻陷冀州(今河北冀县),进攻瀛州(今河北河间),河北震动。

  神功元年(697年)三月,唐朝又遣夏官尚书王孝杰、羽林卫将军苏宏晖率兵17万往讨,战于东硖石(今河北卢龙附近)。契丹将孝杰军引至悬崖,回兵猛攻,孝杰坠崖死,宏晖逃遁,将士死亡殆尽,万荣乘胜入幽州。

  唐朝又以河内郡王武懿宗为神兵道大总管,右肃政台御史大夫娄师德为清边道大总管,右威卫将军沙吒忠义为前军总管,率兵20万击契丹。懿宗军至赵州(今河北赵州市),不敢进,退至相州(今河南安阳)。万荣领军鼓行而南,兵势甚锐。万荣以所获器仗资财,置于营州西北,依险筑新城,留老弱妇女,以妹夫乙冤羽居守。突厥默啜趁万荣军南下,营州守备空虚之际,发兵掩击,尽俘留守人众。后方为默啜袭击的消息传到军中,契丹军心动摇,奚人叛去,唐军趁势进击,擒契丹将何阿小,降李楷固、骆务整,契丹溃败。万荣率数千骑东撤,至潞水(今北京通县境北运河)东,为其侍卫所杀。大贺氏联盟轰轰烈烈的反唐战争宣告结束。

  这场战争,对唐和契丹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它显示了契丹人民反抗唐王朝昏愦无能、生事扰民的边将的决心和力量,显示了他们的英勇顽强和契丹首领指挥战争的聪明才智。他们能利用群众的情绪和争取民心,以“何不归我卢陵王”问罪朝廷。李尽忠称“无上可汗”也反映了联盟首领扩大权力的政治要求。孙万荣被杀后,契丹又降附突厥,与唐朝断绝来往几二十年,开元二年(714年),大贺氏联盟首领失活遣使随奚人入朝,玄宗倍加抚慰,三年复置松漠都督府,以失活为都督。四年,封失活为松漠郡王,行左金吾卫大将军。再置营州都督府,统辖和备御契丹。失活死后,军事首长可突于专权,累废其首领,唐朝惟务怀柔,多从其请。开元十八年(730年),可突于杀邵固,另立屈列为首领,大贺氏联盟为遥辇氏所取代。契丹再次断绝了与唐的关系。

  大贺氏联盟瓦解后,可突于立屈列为首领。734年,屈列、可突于又被亲唐的蜀活部首领遇折杀死。唐朝以遇折为北平郡王、松漠都督。这就是辽代史学家萧韩家奴所说的“先世遥辇可汗洼之后,国祚中绝”时期。屈列当为遥辇氏联盟的首任联盟长洼可汗。第二年,可突于同党、遥辇氏的支持者、辽皇室始祖涅里(又作泥礼、泥里、雅里)杀遇折,屠其家,推举迪辇俎里(又作迪辇祖里)为首领,称阻午可汗。阻午当是遥辇氏联盟的第二任可汗。经过与大贺氏和唐朝的战争,部落离散。阻午可汗时,大贺氏原有的八部“仅存五部”,当形势开始稳定后,阻午可汗在涅里的辅佐下,立即着手整顿和重组部落。遥辇氏联盟仍由八部组成,新八部为迭剌、乙室、品、楮特、乌隗、突吕不、涅盘、突举。《辽史·营卫志》所载阻午可汗二十部应是遥辇联盟后期部落组织扩大的记录,它是契丹人实力增强后不断对外征伐的结果,与阻午可汗整顿部落组织无关。

  遥辇氏联盟的部落首领称夷离堇,汉译为“大人”,自部落贵族家族中选举产生。他们对联盟的重大事务有决定权,并可任免联盟首领。“国有灾疾而畜牧衰,则八部聚议,以旗鼓立其次以代之”,便是他们行使权力的记录,这同大贺氏联盟各部情况基本相同。

  逼辇氏联盟首领称“可汗”,仍由世选产生。据《辽史》记载,遥辇氏联盟共有可汗9人,皆出自遥辇家族。联盟成立时间如自可突于立屈列算起,共存在170多年,平均每位在位近20年,如《辽史》记载没有遗漏,则即使有一定任期,也可以连任。任期的延长,表明可汗权力的增长。可汗可以利用权力和地位,左右选举,从而加强对联盟的控制。阻午可汗继立时,创制了继位仪式--柴册礼。这就使可汗的继任制度化,使他的权力在礼仪上、制度上得到了保障,从而巩固了他的地位。遥辇氏联盟仍设军事首长,也称夷离堇。涅里为联盟首任夷离堇。唐朝封他为松漠都督。而他“让阻午而不肯自立”,却将兵马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同可汗权力的增长一样,夷离堇的职位也逐渐为部落中的显贵家族所控制。迭剌部的夷离堇,兼任军事首长,他们不但掌管联盟兵马大权,主持对外征伐,同时掌握了联盟内部的裁判权。遥辇后期,迭剌部首领也可举行柴册仪,表明夷离堇的权限已不在可汗之下。遥辇氏联盟初期,曾依附突厥,与唐朝对抗。天宝四年(745年),回纥首领骨力斐罗灭突厥,建回纥汗国。契丹人彻底摆脱了突厥势力的控制,三月,阻午可汗降唐,唐赐姓名李怀秀(又作李怀节),拜松漠都督,封崇顺王,又以宗室外甥女独孤氏封静乐公主嫁怀秀。这时,安禄山为平卢节度使,兼押两蕃(契丹、奚)、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借开边启衅邀功市宠,不断侵掠契丹和奚,激化了唐与契丹、奚之间的矛盾。九月,李怀秀等与奚首领杀公主叛唐,依附于回纥。

  回鹘汗国存在期间,契丹受其控制近百年。他们每年要交纳贡赋,并为回鹘侦视唐的动向。遥辇首领受回鹘的官号,使用回鹘颁赐的印信,回鹘在契丹驻地派监使进行控制和监督。回鹘汗国灭亡之后,在唐朝招抚使张仲武的支持下,奚、契丹共杀回鹘监使等800余人。

  契丹依附突厥、回鹘期间,突厥文化、制度传入契丹,对它的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和深远的影响。自大贺至遥辇,以至于辽朝建立之初,其官号多借自突厥与回鹘。大贺氏依附突厥期间,接受其“俟斤”官号。“俟斤”一名,本出自鲜卑、柔然,后为突厥承袭。至遥辇时,又转写为“夷离堇”,并赋于它新的含义。遥辇时有官称“梅录”,也做“梅落”、“梅老”,此即回鹘的“媚禄”、“密禄”,而不同时期不同民族,转写方式不同,职掌也有变化,或总兵为指挥官,或为“皇家总管”。耶律阿保机在遥辇联盟后期曾任挞马狘沙里。“挞马”为突厥的“答摩支”,至辽为扈从官,侍卫军首领。“沙里”,也做“舍利”,意为“郎君”。阿保机取代遥辇后,曾以弟撒剌为惕隐,掌本族帐事务。“惕隐”即突厥的“特勤”,回鹘的“狄银”,多以可汗子弟及族人担任。至辽建国后,“惕隐”便成为掌皇族事务的“宗正”了。

  安史之乱后,唐朝实力削弱,放弃了对契丹的征讨。藩镇的军事力量也被中原地区的争夺和角逐所吸引,无意北顾。回鹘一方面南下助唐平定叛乱和掠夺财富,一方面向西与吐蕃争战,又减轻了契丹人来自西、北的军事压力。回鹘灭亡后,黠戛斯势力远在西北,契丹人周围已没有强大的敌对势力,这就使它处于一个相对有利的社会环境之中,契丹社会有了较大发展。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於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你揶揄我的五花肉,却没看到自己的地沟油;你有你的美味,我有我的实惠;你否定我的咸菜,我鄙视你的油袋;你嘲笑我的土窑菜碗,我完爆你的火锅油烟;你可以轻视我的低档,我会证明谁才是真正的时尚。川菜,注定是大众口味的天下,路上虽少不了奢华的诱惑,但那又如何,哪怕一文不值,我也要肥而不腻!我是烧白,我为自己代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