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十大悲情将领之五:死于警卫员的谭甫仁

  功能介绍 我就是中国近代军事历史类新锐作家--萨沙。坚持文章原创,每一篇都是精

  今天的主角“云南王”谭甫仁,更是死的莫名其妙。一个正儿八经的昆明军区政治委员

  17岁,他在广东韶关仁化参加革命,同年参加1927年的南昌起义,次年入党!谭甫仁几

  乎经历了红军历史上所有的战争,包括保卫井冈山根据地、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

  在赣南中央苏区时代,谭甫仁已经是团长级别的高级军官。抗战期间,他担任重要的冀

  建国以后,谭甫仁被授予中将军衔,随后步步高升,在1968年成为昆明军区政治委员。

  谭成为昆明军区政委,也就是所谓的“云南王”,是亲自点的将,可谓红极一时!

  在警卫森严的昆明军区大院42号将军楼内,谭甫仁夫妇双双被刺客枪杀。大院的岗哨卫

  兵听到多声枪响,急忙赶到谭的住所。他们发现谭甫仁夫妇已经死亡,谭身上共中3弹

  原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将军的儿子陈人康多年后回忆说:我去过谭甫仁叔叔家,那是一

  个典型的军队高级干部住的小楼。我很难想象这个有着高墙围绕、总有警卫站岗的小院

  ,怎么会有人进去轻易的开枪杀人。从我记事起,我就是在这种格局的小楼里居住的,

  一般都是一层住家属和会客,二楼供首长办公,前后至少有5名持枪警卫员守卫。他的

  住所内部很复杂,房间众多,是一座解放后公私合营时充公的大资本家杨希辰的小别墅

  正常来说,刺客需要首先躲过大门口2个警卫员和军犬的拦阻,然后翻过高达2米多的围

  而根据现场分析,凶手是大摇大摆敲响了谭甫仁卧室的门,然后开枪打死了他的老伴王

  里岩。奇怪的是,枪响之后,谭甫仁的警卫员竟然没有出来抓捕凶手,而是谭甫仁和他

  刺客竟然是解放军内部人员,还是一个保卫干部。刺客王自正,原名王志政,河南内黄

  王自正作为低级军官,和谭甫仁并没什么接触,更不会有什么直接仇恨,为什么要去刺

  在解放战争时期,王自正参加了解放军,也有20多年革命经历的老军人。这个人身材高

  到了1970年,上面对王自正的能力很满意,将其提拔为重要的政治部保卫科副科长。这

  个职务非同小可,非常重要,待遇自然也比较高。王自正兴奋之余,却意外的被迎头痛

  1970年是文革时期,到处都是搞阶级斗争,深挖祖宗八代的历史。王自正的老家有人检

  举,王不是贫农出身,而是富农出身。在中原战役期间,他的堂哥带领“还乡团”回老

  家村子杀人。老家指责王自正当年也帮过他的堂哥,是阶级敌人,必须从革命队伍清理

  出去。揭发信寄到昆明军区,上面很快将王自正免职,送到战俘管理所关押隔离,要求

  文革时期,如果确认是阶级敌人混入革命队伍,还参加了反革命组织甚至杀人,绝对死

  路一条。即便侥幸不死,坐一辈子牢也是难免。王自正认为这是污蔑,他虽是富农出身

  ,但从未参加过堂哥的什么还乡团组织,更没杀过人。王自正为革命工作战斗20多年,

  王自正此人虽沉默寡言,其实性格刚硬,不愿意任人宰割。他认为既然你们不让我活,

  我也不让你们活!王自正决定报复,杀死直接整他的军官,包括军区副司令员陈康、鲁

  转念一想,王又认为既然都杀人了,不如干脆杀更高级别的将领,彻底把事情搞大。

  权衡之后,他在笔记中写道:我不能这样死;我要死,也要杀几个人,陈康、鲁瑞林、

  要说起来,杀谭甫仁自然很困难。除了上面说的层层岗哨防卫以外,王自正已经被隔离

  任保卫部副科长的王自正,对于军区内部情况,对首长及首长住宅的情况,包括活动规

  文革时期军纪松懈,看守只在当班期间监视王自正这些犯人,换班期间就不管不问。前

  一班看守到点下班,甚至不等后一班看守到岗。这样一来,王自正就可以从容在交班的

  时候,翻窗逃出去。新的看守来了以后,发现他不在,也只会认为是上一个看守允许他

  王的手枪已经上缴,但这也难不倒他。上面已经说了,文革时期一切都非常乱,保卫部

  枪械室平时根本无人看守。王自正在保卫部多年,知道枪械柜的锁是假的,用两根铁条

  就能捅开!他一天深夜偷偷翻入枪械室,将柜子捅开,取走了2支59式手枪和20发子弹。

  为什么取走59式手枪呢?因为该枪是仿造苏制马克洛夫手枪,体积非常小,最适合隐藏

  。王自正盗枪以后,就把枪堂而皇之放在自己囚室的床单下。保卫部这边,甚至没有发

  现枪械失窃!直到谭被杀以后,保卫部才发现手枪丢失,大张旗鼓的排查了很多天,什

  王自正知道谭甫仁的住所大门外有警卫员,还有1条看门狗。警卫员还容易对付,可以

  直接从侧面翻墙过去。这条狗的听力好,比人还难对付,一旦翻墙恐怕就会大叫起来。

  在动手之前,王自正从军队大院厨房的泔水桶里面,捡了几块大骨头,准备当晚先把狗

  17日凌晨,王自正乘着凌晨看守换班的机会,将自己被窝用枕头垫成似乎有人的样子,

  他携带了两支装满子弹的59式手枪,还装着引狗的骨头,扛着一张傍边食堂搬来的高板

  偷偷走到谭甫仁住所大门,王自正意外的发现这条狗不见了,连门口站岗的那个警卫员

  原来,当时搞什么“备战备荒为人民”运动,军队也在搞“千里野营拉练”。这是重大

  政治任务,连自己的警卫员都放出去了,更别说谭甫仁。谭甫仁一共有5个警卫

  人太少,大门和院子都没法看守了,只好将大门锁起来。没人看的狗也牵到别处,剩下

  发现这个情况以后,王自正大喜过望。他立即用带来的高板凳,翻越了2米多高的围墙

  他将两把手枪全部上膛,然后敲响了谭甫仁卧室的门。敲了半天,谭甫仁的老伴王里岩

  门一开,一支冷冷的手枪直接抵住王里岩的眉心。王自正认识王里岩,逼问她谭甫仁到

  王里岩也是女干部出身,经历过战争考验,骨头很硬。她直接回答:不知道!你要干什

  王自正不愿意浪费时间,立即扣动了扳机。子弹穿透王里岩的眉心,她当场被打死。

  当时天还没亮,这一声枪响是震天动地的。王自正对于谭甫仁家也比较熟悉,他先是简

  此时,谭甫仁因为熬夜办公,正睡在次卧里,她的小姨子王文莹从外地来姐姐家暂住,

  谭甫仁打了这么多仗,自然第一时间知道这是枪声。奇怪?难道是警卫员的枪走火了?

  谭甫仁已经60岁,多年没有参战,此时早已不配枪,全楼只有2个警卫员有枪。谭甫仁

  一急之下,跑出卧室,用力的去敲警卫卧室的门,大喊:小李!小王!快出来!出事了!

  谭甫仁转头看到一个持枪戴口罩的陌生男人,立即知道这是刺客。谭甫仁顾不上继续敲

  此时,睡在客房的小姨子王文莹也被惊醒,她冲到走廊上,大声问:姐夫,出了什么事?

  王文莹正好跟王自正打了个照面,本来也是难逃一死的。但王自正的目标是谭甫仁,已

  经顾不上杀这个女人。王自正从她的身边疾冲了过去,对准谭的背影连开2枪,都没打

  谭甫仁慌乱下跑到一楼,冲向大门。此时大门已经被锁住,仓促下根本打不开。王自正

  那么,大家要问了,为什么谭甫仁的2个警卫员不出来?如果说开始没听到,谭甫仁明

  如果这2个警卫员,能够第一时间站住来,2对1,胜算很大。就算2人都不是王自正的对

  后来军区的调查,让人大吃一惊。王自正开枪杀害王里岩的时候,2个警卫员都听到了。

  文革时期警卫工作也很乱,跟随谭甫仁多年的警卫员不是被打倒,就是被下放到其他地

  方工作,只剩一个20多岁警卫员一直跟着他。另外的那个警卫员小李,刚刚18岁,入伍

  枪响的时候,那个18岁的警卫员小李负责站岗,当时正好在上厕所。听到枪响以后,小

  李当场就被吓懵了,缩在厕所里面发抖。任凭外面闹的震天响,小李根本不敢出来查看。

  后来调查结果,让人目瞪口呆。这个警卫员小王也听到了枪声,房门还被谭甫仁敲得砰

  谭家的老保姆其实也不老,大概40多岁,是国军一个军官的遗孀。这个军官被打死以后

  ,他的老婆就靠做保姆为生。因为踏实肯干,就一直跟在谭甫仁身边看管孩子做家务!

  这个保姆年轻时候风骚漂亮,到了40多岁更是如狼似虎,很快同这个20多岁的警卫员搞

  王自正开枪之前半小时,保姆确认所有人都熟睡以后,又偷偷的溜入警卫员的卧室,爬

  两人正大战三百回合之时,突然听到枪声,随后又听到谭甫仁用力敲门,都惊呆了。所

  谓做贼心虚,两人根本没想到是有人来刺杀谭甫仁,而认为是来捉他们奸的。这两人吓

  得半死,当然也不敢开门。到救援官兵砸开两人房门的时候,那个保姆由于惊慌,竟然

  后来周恩来总理也知道了警卫员的丑态,怒骂:荒唐!太荒唐了!他们真是建国以来最

  王试图再次刺杀昆明军区政治部保卫部部长陈汉中时,没有成功,还被一个叫马苏红的

  小孩看到了相貌。王不是杀人狂!他认出这个孩子是自己儿子同学,没有下毒手灭口。

  王自正这家伙很厉害,并不受骗。他装作穿鞋,突然掏出手枪打伤两名抓捕人员。但房

  屋已经被团团包围,实在无路可走。王自正骨头倒是很硬,直接对准自己太阳穴开了一

  写到这里,大家已经觉得谭甫仁死的真是冤枉,竟然只是因为警卫员通奸。萨沙说,你

  最后这个警卫员和保姆如何处理的,萨沙实在找不到相关资料!反正,他们肯定没好下

  对于王自正这件事,谭甫仁的老战友陈士榘将军的儿子陈人康曾经下过结论:王自正的

  确是个凶残无比的家伙,但是如今回顾起这个事件,也有值得思考之处。在以阶级斗争

  为纲的年代里,阶级斗争无疑被大大地扩大了,即使犯罪嫌疑人真的有什么问题,也不

  是在法制化的轨道上进行,而是踏上亿万只脚、大肆侮辱人格、永世不得翻身和极力株

  谭甫仁做为一个老员,他在云南的行动(搞运动)是符合当时的潮流的,他指导

  当地各级领导:“(阶级敌人)有一千抓一千,有一万抓一万,有十万抓十万,有一百

  万抓一百万,你们不要手软。不要受两个百分之九十五的框框的约束、限制”;“我在

  个旧地区讲了一次话,一夜之间就揪出了九百九十多个坏人。有人问,可不可以拉出去

  游街?游街后能不能把这些人下放劳动?我说游街可以,下放劳动也可以,戴白袖套也

  根据有关统计,云南仅下关市一地,追查“滇挺”分子运动中就打死逼死七百多人

  ,打伤致残一千多人。据云南省委落实政策办公室统计,曲靖和昭通地区,受“滇东北

  游击军”假案牵连的干部群众多达六十万人,仅曲靖就有二十九万三千一百九十三人,

  其中二万多人被批斗,二千多人被关押,四千多人被打伤,二千多人被打残,二百多人

  遗孀有气质 干得过瘾吧脾气挺大 我就是想让你分享一下你的 我这地摊就地摊无所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