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还经常对彼此的科研项目进行讨论

  通过解调飞行信号,计算出飞船所在的经纬度,每一秒钟更新反馈一次,使地面准确获知其飞行位置。17日,随着神舟六号的顺利返回,华中科技大学胡修林教授研究的“飞船GPS信息的解调与处理设备”再一次显示了它的作用。

  从1994年开始,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六号,胡修林与“神舟”载人航天工程结下了10年的情结。

  现任电信系副主任、军事通讯与信息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的胡修林,主要研究方向包括通信理论、现代通信系统与通信网、多媒体通信、计算机网络、语音信号分析和语音质量客观评价等。

  1992年,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1994年起,胡修林和妻子张蕴玉教授所带领的科研组先后与航天五院、航天三院、三江航天集团公司进行课题项目合作。55年授衔甘肃人其中,胡修林与航天五院总体设计部合作,参与从“神舟”一号到五号的相关领域的研究,先后完成了五个科研项目,科研经费近180万元。这五个项目分别是:“全球短波通讯方案论证”,“上行通讯扩频接收仪”,“测控和通信系统自动化测试系统”,“话音质量保障系统”以及“飞船GPS信息的解调与处理设备”,后两个项目直接应用于神舟飞船中。“话音质量保障系统”,通过了总装备部的课题论证,在1996年8月31日签订了合作协议,获得了65万元的课题经费。经过8个月的技术攻关,胡修林终于解决了关键技术,该系统于1998年完成,成功安装在北京航天飞行指挥中心。据了解,该项目是作为神舟载人飞船工程的预备方案。即如果第一方案中,航天员的声音不能很好地传到地面的话,就要使用第二方案,而第二方案在话音质量上有一些缺陷,胡修林的研究项目就是负责对第二方案进行维护,以保障话音的质量。

  由胡修林主持研究,此次在“神六”中使用的“飞船GPS信息的解调与处理设备”完成于1999年底,2000年底共生产出3台,分别放在北京航天飞行指挥中心、酒泉发射指挥中心以及内蒙古回收场指挥中心。

  胡修林说:“神舟系列是一个系统工程,每一步都有严格的时间表。虽然我们承担的课题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但是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九二共识而且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在研制“飞船GPS信息的解调与处理设备”时,由于时间紧,而且许多领域都得靠摸索,胡修林和研究生们连续几年除了春节放10天假之外,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加班是家常便饭。“那时,经常有研究生晚上熬通宵,有时就是抱着被子在实验室度过的。每次科技攻关,都离不开研究生的心血。”胡修林夫妇时常这样感慨。他们所带的研究队伍有个外号———“711部队”,是指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1个小时。

  就这样,胡修林带领学生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圆满完成了科研任务。对科研成果他如数家珍:“1994年,我们研究的全球短波通信系统,可用于载人航天技术,让指挥中心与飞船随时保持联系;1997年,我们研究的飞船上行通讯扩频接收仪,用于地面对飞船进行控制;2002年研究的通信系统自动测试系统,则能在飞船组装时,测试其运转是否正常……”

  胡修林的家庭是出名的“航天之家”,他的妻子、女儿、女婿都从事航天研究工作。胡修林和夫人张蕴玉教授均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张蕴玉比胡修林高一届,1969年入校学雷达专业,西撒哈拉纬线胡修林学的是导弹遥控遥测专业。

  结婚30多年来,科研是胡修林夫妇生活的主题。平时除了出差,胡修林夫妇就过着实验室、食堂、家三点一线的生活。张蕴玉自称是个“不称职的妻子”:“时间紧,大多数时间是吃食堂,我一个礼拜能做三次饭就不错了。”

  在别人看来,生日和结婚纪念日应该好好庆祝。但在他俩那里,这些纪念日常常在实验室悄悄地滑过。今年胡修林60岁,虽然生日前几天,妻子还念念不忘要好好庆祝一下。但到那天,胡修林又在嘉峪关出差。

  胡修林夫妇对女儿和女婿感到很自豪,因为他们也都从事航天研究。由于科研的关系,一家人还经常对彼此的科研项目进行讨论。况玉纯

  10年来,胡修林与“神舟”航天载人工程结下了深厚感情。2003年,胡修林为“神五”提供了两项重要技术,航天界的朋友送给他一套“神五”实体模型,只要看到它,夫妻俩就觉得自豪。在“神六”顺利回收后,新的载人航天计划又提上议程表,胡修林对此表示,与之相关的一些科研课题已经启动,将来的岁月争取为“神舟”提供更多的技术支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