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分明就是要像这样

  近日看到一位革命老前辈的故事,十分感动。韦祖珍乃开国少将,一向公私分明,对家属子女要求尤为严格。配备给将军公务使用的“座车”,将军要求家属子女均不准“沾光”,亦不许“搭便车”。1959年某日,将军家老二生病发烧,老伴与他商量,是否派车送医院。将军对曰:“不行。车是公家配给我的,不是给我们家的。”遂雇一三轮车送其上医院。1964年某日,将军长子寒假期满返校,钻地核弹正遇风雪交加,火车凌晨发车。老伴又提议,是否可派车送一下,将军仍对曰:“不行。”遂起身披大衣,顶风冒雪,步行送长子上火车站。将军此举,不由让我想起唐代诗人孟郊在《上达奚舍人》一诗中的名句:“大贤秉高鉴,公烛无私光。”

  平心而论,公私分明是值得褒扬的高风亮节,要大张旗鼓地宣传嘉奖;但也可以说是做人的起码规矩,做官的基本底线,理应如此,天经地义。如果这一条没做好,就会形象受损,失去公信力,本事再大也难干下去了。

  南宋《竹坡诗话》中记述,李氏为官廉洁,公私分明。一天,他正在烛光下办理公务,有人送来一封家书。他当即灭掉公家的蜡烛,点燃自家的蜡烛。因为在他看来,公与私之间不能越雷池半步。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有一句名言:“捧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为了工作方便,他特意为自己缝制了一件“工作服”:上衣缝了两个口袋,一只口袋放公款,一只口袋放私款。有一次他去募捐,钱被偷了,他摸摸口袋,私款一分也没有了;他又摸摸另一个口袋,公款还在。他完全可以把募捐来的钱拿出来先垫买车票,回到学校后再补上,可陶行知却不肯这样做,从十几里外步行回校。公私分明就得认真到这个程度,要不然,这次马虎一点,下次对付一下,久而久之,公私就难分明,就会被群众看成是耍嘴皮子的“假正经”。

  《邓拓传》记载,人民日报总编邓拓去四川调研,四川日报一位领导请邓拓为他题写一件条幅。随行人员告诉人民日报记者站的同志,请他们明天带些纸笔来。邓拓立即制止道:“我个人送的字,怎能用公家纸笔?”第二天,邓拓自己掏钱买了纸笔和墨等用具。有人对此不大理解,他就写了一首诗作答:“身居天府写文章,翰墨清新立意强。记者生涯当自励,一言一动慎思量。韦国清上将”公私分明就是要像这样,在一言一行上严格要求,才能防微杜渐,以免从公私不分进而滑向化公为私,甚至堕落成以权谋私的贪官污吏。

  古人说:“公私之交,存亡之本也。”纵观许多腐败分子的堕落史,大多都是从公私不分开始的,先是公车私用,公物私占,公费旅游,公款宴请私人等,慢慢习以为常了,由占公家小便宜到公然侵吞公款,以权谋私,接受贿赂,那就离身败名裂不远了。

  无数事实证明,“见小利,不能立大功;存私心,不能谋公事。”因而,一个革命军人,就要像韦祖珍将军那样公私分明,像李氏官员那样“公烛无私光”,像陶行知那样“不带半根草去”,像邓拓那样“一言一动慎思量”,做到“宁公而贫,不私而富”,而后才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做个合格员和革命军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