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被阉割后的武艺

  如果手持武士刀的日本武士与手持长剑的欧洲骑士遭遇,谁更厉害?这可能是很多冷兵器爱好者曾经出现过的脑洞。对此,国外也做过很多相关的武士刀与欧洲长剑对决的复原与模拟。但对于中国的冷兵器爱好者来说,对于日本武士跟欧洲骑士谁更厉害,一直以来都停留在脑洞、嘴炮和键盘演武的阶段。

  但得益于近年来冷兵器格斗运动的大发展,去年和今年先后SHMA俱乐部先后举办了两次全国比赛,两次有不少剑道高手前来参加双手组和综合组的比赛,日本剑道和欧洲剑术终于在正式的国内大赛上相遇了!

  此次参赛的剑道习练者为数众多,去年的最强者是名为重十(ID名)的选手。今年的最强者是名为A(化名)的剑士。他每天都要挥舞素震棒两千下,拥有韩国剑道三段的段位,是上海市乃至全国范围数得着的好手。

  不过,要说明的是,我们现在接触到的日本剑道,其实已经是相当自我阉割过的了。其不同于古流日本剑道,是纯粹的竞技运动。在剑道草创之初,所有选手都遵循着“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希望把自己的剑弄得更长一些,【剑道】险些因此演变成【杖道】。之后,竹剑长度被统一,接近传统的打刀,大约在1.2米左右。

  竞技化之后的剑道显然失去了部分实战性,可是二战前的剑道依旧保留着古代剑术的凶狠技法。所有的摔、打、绊、投都是被允许的,甚至还允许使用踢击——简单地说就是什么能获胜就用什么。在那个护具还不怎么完善的时代,日本剑道的稽古(对练),受伤乃至丧命都是家常便饭。

  而随着二战的战败,这一切都被美国人所终结。西撒哈拉人是黑人吗美国政府认为日本人之所以这么好战和凶残。就是因为其尚武的传统和文化中的攻击性。因此,战后美国把日本的各种武术都禁止了,还破坏了代表日本精神的一系列壁画、建筑,甚至一度想要把靖国神社都拆毁(可惜没有实行)。

  但随着冷战铁幕的拉开,导致日本逐渐正常化,剑道、华野一纵空手道、合气道等武术也得以幸存。可经过美军的折腾,日本很多武术再也不复战前的凶狠。比如空手道在战前要求是“打进一寸止”(即打进对方身体可以深达一寸),其危险程度要高于大山倍达创建的、以凶狠而著称极真空手道。而战后的空手道,则被限制了很多攻击手段,比如面部不可以打之类。剑道更是被阉割的体无完肤,几乎所有的体术都被去掉,今天的剑道只有在偶尔的体碰中去追寻当年的狰狞。

  相对于剑道,兵击(以欧洲长剑术为代表)要“年轻”得多。诚然欧洲长剑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可随着火器的普及其在战场上的作用越来越小,在私人决斗领域无论是军刀还是小剑都要压它一头。在十八世纪中叶以后,欧洲很难再看到长剑的竞赛了,铁匠铺也很少再有贩卖长剑的。

  今天看到的兵击运动是近十几年欧美文化的爱好者们,在古籍中翻出来复原的产物,颇有种犹太人回到耶路撒冷的感觉。

  翻开古籍可以看到欧洲剑术有着非常多的针对打法,比如长剑对剑盾,长剑对战戟,长剑对细剑,还有无甲者对重甲单位等等,招数往往非常致命。比如剑士们会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握住不开刃的强剑身(大约在长剑后30厘米处),用力刺击对手的要害;需要骑马的骑士自然不可能给自己的胯下增加防护,然后便是一些的画面;又或者双手反握剑柄,凭借优秀的控剑能力将长剑从头盔的视缝中插入,让对手“脑袋开花”;若是对手为着甲者,那么剑士会将长剑倒转把配重球当作钝器使用,如果顺利对手会被砸的不成人形。

  现代的兵击运动自然要将这些过于危险的部分剔除,就和剑道正规化一样。不过,现阶段的兵击无疑更接近战前剑道,依旧保留着大量的实战技巧,比如可以使用摔、投、绊等技巧还能夺剑。比赛的分制也更对应实战,头部被击中可以得到三分,躯干则有两分,四肢仅有一分,这点远比剑道击中即得本贴合实际战斗。同时为了让剑术更加有实战性,还有先后击的规则。比如说A先出手击中B的腿部或者手臂,那么A就会得一分;但在一个节拍内,B的反手斩击能命中对手的头部,那么B的三分就会扣除A的一分,得到两个分。

  那么,三毛在撒哈拉家内景剑道与欧洲长剑对抗的结果如何呢?在去年的大赛中,重十选手没有通过第一轮,就惨遭淘汰。不过其与对手经验相仿,尚情有可原。可今年受到圈内广泛认可的实力者剑士A老师,也爆冷大比分负于不到一年兵击经验的红十选手。因此有人玩笑说,日本武士要是遭遇欧洲骑士妥妥被按在地上摩擦。当然,玩笑是玩笑,此次现代剑道选手的落败,事实是竞技运动的锻炼方式和规则不同所导致的。

  说到底,这场比赛只是现代剑道和复兴的欧洲长剑术的一次竞技而已。习练者本身在自己体系内的地位和进入另一个规则体系的竞赛成绩也没有太大关系。不过本次对决也说明了无论何种武艺,一旦进入竞技领域,必然会做去实战性处理。韦国清这种被阉割后的武艺,自然很难与更实战性的武艺对抗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