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ism in America: A History丨2018第一财经·摩根大

  一本描述一个国家成长历史的成功书籍需要三个要素:一段足够吸引人的历史,令人信服的讲述者和清晰又具有代表性的主线。无疑,美式资本主义一书具备以上所有的要素。

  如果将一个国家视为进化的生命体,美国是最值得研究的对象之一。在三百年的时间里,美国从“世界边缘”的十三个殖民地,成长为当今世界最为强大的经济体。

  故事讲述者之一是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美国迄今为止任期最长的美联储主席。如果将美联储主席分为两类,那么一种分法就是格林斯潘与其他美联储主席。从来没有其他一位美联储主席被人用“沙皇”来形容。

  美式资本主义的另一位作者是阿德里安·伍尔德里奇(Adrian Wooldridge)。伍尔德里奇是商业历史研究专家,经济学人编辑兼专栏作家。我们可以想象两个配合的状态:格林斯潘展现分析能力和对经济发展的洞察力,伍尔德里奇则提供广阔的视野和深厚的学识。

  本书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正确与错误的判断,而是真正去探寻推动美国经济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真正原因,去解释那些伟大的创新,每一个高光的成功时刻和黑暗的失败瞬间。包括南北战争之前的黑奴制度,以及备受争议的罗斯福新政。

  在美国资本主义一书中,两位作者将“创造性破坏”视为美国取得今天这样成就的最主要原因,并将其视为自由经济的灵魂。创新者的新理念不断搅动着社会固有的思维形态,虽然过程经常伴随着混乱与痛苦,但结果却是为这个国家带来了惊人的财富与生活水平的提升。

  在两位作者看来,市场是严厉且善良的统治者,尊重市场才会让社会更加的富有而有活力。如果将劳动生产率的提升视为经济发展的标尺,那么在他们看来,劳动生产率提升的源泉就来自于创造性破坏,美国的成功也很大程度取决于其对创造性破坏的容忍。政府的职责是保护市场的力量能够真正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美国第22和24任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Stephen Cleveland)是内战后第一个当选总统的人,他相信“稳健货币”、“小政府”和“自力更生”。克利夫兰坚持不对任何团体给予优惠的信条。在他的任内,频频行使否决权,包括1887年否决给予得克萨斯州农户因为旱灾的种子补贴,并认为政府此种行为并不能在宪法中找到依据。在他第一个任期中,签发了超过400份否决批文,两倍于前21任总统的总和。在两位作者看来,克利夫兰的信念来自于他成长的年代,在1871年末,美国政府只雇用了51071人,其中有36696人在邮局工作,这意味着每2853个美国人只需要负担一个非邮政公职人员。

  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则与克利夫兰完全不同。他的新政试图将美国塑造成由联邦政府所主导,致力于需求管理的政治体系。与一些评论认为罗斯福新政从经济危机的深渊中挽救了美国不同,两位作者认为罗斯福带来的只是一场衰退中的衰退,并将其称为“罗斯福衰退”(the Roosevelt recession)。1939年,美国失业率比1931年还要高,并且显著高于当时世界其他六大工业化国家11.4%的水平。公共部门创造的大量就业机会被私人部门就业计划丧失而抵消,但从两者质量来看,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书中援引1939年国会听证上当时美国财长、罗斯福的好友小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的一段话:“我们尝试去花钱,我们花的钱比以往的总和都要多但这并没有见效……我们希望人们能够找到工作,我们希望人们有足够的食物……但八年过去了失业率几乎还是和刚开始的时候一样高……债务却在激增。”

  带来美国独立的领导者们并没有为美国成功找到一份详细的操作指南,而是试图创造一个环境,一个文化去激发每个人追求成功的欲望,从而形成了美国过去三百年发展的基础,但这种环境和文化并非将理所应当地继续下去。当生产率增长又一次出现停滞、民粹再度兴起,相信两位作者撰写本书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让美国知道,什么是这个国家成功的根本,什么是这个国家应该坚持的。

  当然,本文的目的并不是去节选本书精彩的片段,而是试图让大家真正翻开美式资本主义这本书。并不仅仅因为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强的经济体,而是因为理解美国成功的原因、曾经遇到过的问题,和美国未来要走的道路对于每一个国家都至关重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