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他从教导队中队长升为新成立的警卫营的营长

  《 丹心素裹》目录 ·118页为家父姚丹村所撰《舞阳下澧河暴动记》,159页为所撰《关于两当兵变》,256页为阎揆要撰《九间房事件》,260页为汪锋撰《上海中央局派我与红二十五军联络》。

  这篇文章的起因是文克玲教授给我的留言。文教授在拙文《李小文、嵇少丞的离去——科学网2015年衰落之迹(删除“谎狗”)》后面留言如下:

  同年4月初, 警三旅奉命到宁陕以东阻击红二十五军。接到命令后,警三旅的中共组织即决定:如果两军遭遇,党团员要枪朝天,打空弹。张一面派人去红二十五军通报西安绥靖公署堵击红军的部署;一面率七、九两团由镇安东进,尾随红二十五军。4月9日(一说3月19日)下午,旅部快到蓝田县九间房(今属柞水县)时,张收到担任前卫的九团团长阎揆要的报告:红二十五军已经隐蔽,沟内似有埋伏,建议就地宿营,以免误会。张认为与红二十五军已有约在先,且相随亦非一日,不会出意外,遂命令部队继续前进。当先头部队进至九间房时,突然枪声大作,警三旅(欠第八团)被红二十五军击溃,张等20名党员军官被俘,不久被错杀。半个世纪以后,由原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主持审定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对张汉民被错杀作了这样的记述:由于当时省委(指中共鄂豫陕省委--编者)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不了解党在陕军中的兵运工作情况,误将中共地下党员张汉民当作叛徒、法西斯蒂分子错杀,给党造成了损失和不良影响。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1945年4月, 中共中央组织部将张汉民列入《死难烈士英名录》,并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上追认为革命烈士。

  程子华说的不算,汪锋是当事人,说的话有权威性。红二十五军已经知道张是党员,而且同时还把传达中共中央精神的汪锋抓起来,差一点杀掉。办坏事的人也没什么好下场。我会写文章说这件事儿。

  中国革命的过程中死过许多人。革命总是要死人的,但有的人死得太让人叹息。比如毛在中央苏区搞的“反AB团”,各苏区搞的“肃反扩大化”所杀的人。还有比这更让人不能理解的,张汉民之死就很典型。

  张汉民是我父亲姚丹村的战友。他们曾同在杨虎城部队工作,又都是杨部的中共党员,所以可以说是双重战友。由此,罗亦经开国将军我对张汉民的死格外感到难以忘怀。我的父亲和张汉民都是杨虎城将军当年所重用的青年军官,那一时期,类似受到杨重用的青年军官还有一位,我忘记名字了,

  1930年,我父亲在杨虎成将军军部作情报工作。曾为杨虎城的一个重要决策提供正确情报,加之父亲的出身,所以很得杨虎城的信任。1930年7月,杨虎城将军让我父亲以上尉教官的名义带便衣队(共一百多人)到前方协助工作,这支队伍后来成为“下澧河暴动”的参加部队之一。我父亲原是冯玉祥将军国民军旧部,1926年冯部失败后,转入国民二军——即杨虎城的部队,并由团长姚丹峰将军向他的表兄史可轩将军保举进入中山军事政治学校学习,毕业后到冯总司令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司令部(第一方面军总司令为蒋介石)内保处工作。国共合作破裂后,冯“礼送人出境”,父亲转入地下工作,1929年奉命到杨部工作。所以父亲虽与杨虎城将军有些历史渊源,但张汉民与杨更亲近。法兰西岛张汉民没有参加那次暴动(当时他在南阳军部,任教导队上尉中队长),加之与杨的关系更深些(他是1924年杨虎城举办的教导队出身,是杨虎城将军的嫡系),在发生了暴动后,杨虽知道张是员,但并不动摇对他的信任,反而在当年年底,将他从教导队中队长升为新成立的警卫营的营长。以后又升为警卫团长、警备旅长。

  张汉民被杀的过程,网上的资料基本正确,但多数人不知道,他是被红二十五军活埋的。在战争期间,如果不明真相,错杀人是免不了的,但当时汪锋作为中央代表主动找到红二十五军传达中央指示并证明张汉民等人的中共地下党员身份,红二十五军的领导人仍然决定把他害死。尤其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信阳道委(红二十五军离开河南时留下的一个党组织)已经向红二十五军领导说明汪锋是中央派来联络红二十五军的,在这种情况下,红二十五军的领导人不但继续扣押汪锋,而且又杀害了汪锋证明为中共警备三旅党组织负责人的张明远。汪锋的回忆见《丹心素裹》一书(目录见上传书影)。红二十五军扣留中央代表,杀害中央代表保举的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人(并非在紧急情况下的处置),真是无法无天。文克玲博主引程子华所主持审定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说:当时“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不了解党在陕军中的兵运工作情况,误将中共地下党员张汉民当作叛徒、法西斯蒂分子错杀”。是不顾历史事实,不敢担当历史责任的可耻说法(据说徐海东敢于直面这一历史错误)。

  处死张汉民的决定主要是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和参谋长戴季英作出的。吴在处死张汉民的当年即战死只有28岁,比张汉民还少活好几年。戴季英虽活了八十多岁,但后半生并不如意。他曾任红二十五军政委。这一身份的人,中共取得政权后,都是上将以上位置回报,但他只给了一个地委书记。这位在苏区肃反中杀了无数人,又决定杀害张汉民的人,五十年代初向中共中央上书要求当河南省领导。触怒,被开除党籍,判刑十年。虽然在20世纪八十年代获得平反,但大半辈子过得不爽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