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孔泉首次以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身份亮相

  7月20日14时,山东省省长郭树清走入济南粟山殡仪馆,送别孔子七十六代后裔、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孔令仁。7月18日,孔令仁在济南逝世,享年93岁。

  孔令仁是历史学家、著名社会活动家。“政事儿”注意到,罗伯特李的雕像孔令仁履历丰富,曾任第七届、第八届全国妇联副主席,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民盟中央副主席,第五届、第六届、第七届山东省政协副主席。

  据山东大学官网消息,总书记习对孔令仁逝世表示悼念,对其家属表示慰问。、、张高丽等现任常委,等退休常委,刘延东、孙春兰、赵乐际、沈跃跃、张宝文、陈晓光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通过不同形式表示哀悼。

  “政事儿”发现,名字中同样有一个“令”字的世乒赛、世界杯和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单打“大满贯”得主孔令辉,也是孔子第76代后人。孔令辉的表叔家中,收藏有一份祖上的家谱,这个家谱证实了孔令辉的孔子后人的身份,2008年,孔令辉和父亲被收入《孔子世家谱》。

  另外,《见贤思齐——千里眼中的孔子后裔》一书作者马千里接受采访时称,的外孙、外孙女(即孔继宁、孔冬梅兄妹)也都是孔子后人。

  “政事儿”注意到,孔子后裔中有不少人如同孔令仁一般从政走上省部级岗位,或有些从军后成为将军。

  “政事儿”注意到,孔令仁一生担任多个职务,山东省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等等,不过她最热衷的事情还是教书育人。

  孔令仁曾在追忆母亲的文章——《母亲是我心中无形的天秤》中提到,母亲于萍芗在她心中是一位十全十美的完人,更是她的典范和行为的准绳。“假如孩子们对我的评价,犹如我对母亲评价一半的话,我就会感到没有白活。独裁制

  据当地媒体报道,山东大学民俗研究所教授朱以青,至今还记得导师孔令仁教授对学生们如何在学业上严格要求,生活上关怀备至,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在计划经济年代,物资供应比较匮乏,为了给我们改善生活,每逢节假日,导师都邀请我们到家里吃饭,每次都是她亲自下厨。她做的凉拌什锦、水果沙拉很有特色,我们都很喜欢。”

  孔令仁的学生张业赏也记得,孔令仁与四个学生在她家那颇显拥挤但布置得颇具书香味的书房里围桌而坐,孔令仁侃侃而谈,他们静静聆听。“课间休息时,孔师拿出家里储藏的苹果给我们吃。我平生第一次吃用纸精心包裹的放得泛黄了的苹果,那种味道至今还能回味起。在葡萄成熟的季节,孔师还会和我们一起摘自家的葡萄吃。”

  今年5月17日,官方发布的一条消息,确认孔泉已开始担任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

  该则消息称:“2·26”巴黎13区发生法国惯犯驾赃车冲撞红灯,致使一华人家庭遭受重创。中国前驻法大使、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孔泉及夫人王莺莺女士在闻讯后,特别发来慰问信。这是孔泉首次以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身份亮相。

  “政事儿”注意到,2007年,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孔泉被收入《孔子世家谱》中。

  生于1955年的孔泉,在外交部工作多年,曾任外交部西欧司参赞、副司长,驻法国大使馆参赞等;2000年短暂出任天津塘沽区委常委;2001年起任外交部新闻司、欧洲司司长,并担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五年;2006年出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欧洲地区事务、孛罗帖木儿新闻和领事工作。2008年,53岁的孔泉升任中国驻法国大使兼驻摩纳哥大使,成为副部级干部;2013年回国担任中央外办副主任。

  “政事儿”注意到,孔泉担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时,给中外媒体留下了深刻印象。华盛顿邮报驻北京研究员曾评价说,孔泉强闻博记,风趣幽默,工作作风严谨而从容,听孔泉回答问题是种享受。英国卫报驻北京记者也曾经表示,孔泉在针对刁难性提问时展现的灵活性和游刃有余,是她见过最棒的发言人。

  2005年5月,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多次无视自己的承诺,在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问题上发表错误言论,当时正在访问日本的中国副总理吴仪因此提前回国。

  在当时的一次记者会上,一些日本记者将此提问,孔泉回答道:“日本领导人漠视中国人民作为受害者在那段令人难以忘却的历史中所遭受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烧杀劫掠,一而再、再而三地就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问题发表错误言论,难道心中没有丝毫歉疚吗?……难道就丝毫没有考虑到广大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吗?……难道说广大受害国人民这种无法弥合的伤痛,在他的眼里就没有丝毫的价值吗?”

  在新中国的海军史上,1965年的“八六海战”和1974年的“对越西沙自卫反击战”意义非同凡响。“政事儿”注意到,这两次重要作战的作战指挥、海军原副司令员孔照年,也是孔子后人。

  孔照年已于1989年离休。《见贤思齐——千里眼中的孔子后裔》一书作者马千里回忆,采访孔照年之前,他心想孔照年一定是个高大威猛的山东汉子。但是来到了北京郊区的某海军家属院,看到的孔照年是一个瘦小甚至有些不修边幅的“老农民”,穿着一件深色的棉袄,两只手抄在袖筒里,棉袄外面连个褂子都没有。

  “我让他穿上军装,别上徽章。他说很多年没穿过军装了,孩子们从箱子底翻出了军装,一件件给他穿上。”马千里说,军装一上身,原本瘦小的“农民”忽然一下子站得笔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变。孔照年走到镜子前,独裁国家有哪些对着镜中的自己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一行为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谈到家国,孔子后人从来义不容辞,他们共同铸就起一道道血肉的长城,保家卫国。”马千里说。

  开国中将孔庆德是孔子73代后裔,一生征战无数,战功赫赫,参加了阳明堡、百团大战等战役战斗,2010年9月在武汉逝世,享年100岁。

  “政事儿”注意到,2011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孔庆德护送卡尔逊》,讲述的就是孔庆德的这一段传奇故事:经过一路上无数的艰难险阻与围追堵截,最后,由他率领的国际小分队不辱使命,顺利完成护送卡尔逊的任务。

  卡尔逊在其著作《中国的双星》中曾这样描写孔庆德:“孔穿一套日本皮毛衣服,走起路来迈着豹子似的起伏滑步,他一路上真是顶呱呱的,能叫出营里每一个人的名字。”

  孔庆德之子孔小勇回忆,行伍出生的父亲能言善辩,敢于直言,被周恩来称为“孔大炮”,在湖北也有“孔铁嘴”之名。

  “文革”期间,孔庆德曾任鄂豫两省三线建设总指挥,奉周恩来总理之命,理直气壮抓生产,被批为“唯生产力论”。他登土台辩论:“毛主席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要看造谁的反,什么人造反。老干部打蒋介石算不算造反?打日本鬼子算不算造反?打美国佬算不算造反?如果是造反,这些老干部造反比你们早,怎么成了保守派?”;“我当红军,干了几十年革命,从来没有带过女秘书。不像有的造反派,才造几天反,就搞几个女秘书,我看那个王八蛋修了!”

  另外,“政事儿”注意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山东曲阜第一任县长孔子玉,也是孔子后人。

  1953年,到曲阜视察工作,问孔子玉是什么辈分。孔子玉说是“宪”字辈,因为自己是孔子的后裔要向孔子学习,就把“孔宪玉”改为“孔子玉”。说,你能把你们家族的辈分写下来吗?随手把自己的香烟盒翻开给孔子玉,孔子玉在上面写下了“昭宪庆繁祥……”仔细看了然后放进了口袋,并嘱咐孔子玉,一定要做好孔子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工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