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打算要结束这一切的时候

  他可谓天才中的天才,简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只要一面对电脑,他只有举双手投降,完全没辙了,而这样的他竟会遇上一个从电脑里蹦出来的“女精灵”!偏偏除了他之外,没人看得到她、听得到她、碰得到她,她还使出他生平最害怕的一招

  你们想丁姑娘吗?还是,早把丁姑娘给忘了?就算是后者,可也别让丁姑娘知道,否则,丁姑娘就就呜人家不玩了!

  好啦!上次一口气把顽皮少爷巧媳妇的系列写完,满脑子古怪又善变的丁姑娘觉得,也该是回到现代的时候了,所以,爱自找麻烦的丁姑娘决定,既然要写现代的小说,那不如写得很现代写一本有关计算机的书。

  原先丁姑娘也很想“文以载道”的把计算机这种现代科技好好的解说一番,可是,以丁姑娘这种正经不到两秒钟的个性,于是,成就了这一本有点玄,又不会太玄的书。

  啥!丁姑娘说了半天你还听不懂?丁姑娘的意思是这本书中有些理论虽然是有依据的,可是,并没有经过实验证实,所以,“某些”论点只是理论,聪明的你可别把它当成定理,毕竟,科学讲究的是证据,你说是吧!

  什么?你还不懂?台湾四周的海可没加盖,不过,污染海洋是不对的,身为一个有环保意识的现代人,丁姑娘劝你还是别破坏台湾的环境了。

  喂!你们还真是好奇宝宝,怎么问题特别的多?想问我上面说的那个“某些”理论?这不告诉你,自己去买本书看看不就晓得了。

  这本书大概是四月出版,趁这个机会,丁姑娘回答一些小读者们来信最常提起的几个问题好了,以后可就别再问了。

  答:干嘛?听起来好象动物市场在交易的问题,你想出价,还是想让丁姑娘出“嫁”?看清楚,丁姑娘牺牲一次告诉你一到两百之间你一定找得到那些数字。

  答:你为什么要看小说?有人写、有人看,市场供需才会平衡。市场供需平衡,国家经济才能呈正面性发展,所以,这可是事关国家经济之大计耶!

  答:这种天才住隔壁(注:语出顽皮少爷巧媳妇系列之二麻辣俏娘子)的问题亏你还问得出口,当然是用脑子想,难不成你以为丁姑娘可以高段到用膝盖、用肚脐眼、用随便你说什么了啦!

  答:丁姑娘真是恨死这个问题了,哪些小读者问这种问题的自己招来,你们知道当丁姑娘看信看到这个问题时,就开始怀疑自己在做啥?难道丁姑娘手中的信不是你们写的吗:真是@#*!你们这不是摆明了在整我吗?

  答:天地良心,丁姑娘真的有回,只是,时效性是有那么一点点至于没收到的,或许是信儿送来送去,送丢了也说不定,别灰心,再写写看,或许哪天你打开信箱,就会有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嘿:有完没完,再写下去,你还要不要看书?剩下的奇奇怪怪问题,如果有空,找个机会丁姑娘再回答啰!

  对啦!四月一日是愚人节,本来回答你们的问题是想写些反话“愚”一下你们,但是,你们看到的时候,大概不会正好是四月一日,而且,又怕四月一日真的是你们的日子,而把那些反话当真,所以,丁姑娘决定还是用俏皮的方式来回答,“娱”一下你们。

  其它的日子“娱人节”快乐一日三大笑,有益身心。

  曼荷手指飞快的在计算机的键盘上敲打着,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闪动的光标,并输入一连串的指令,直到确定无误之后,她按下Enter键,然后看着计算机将一行行的资料传送出去。

  曼荷在心中略微估算一下,这些资料大概在三分钟之内,就可以传入她在网络上一个叫“四坏球”的网友的计算机中。

  她刚刚传出去的资料是有关拟真的计算机程序。由于她的努力,一直无法突破的计算机拟真总算有了重大突破,可是,她也发现,这本来是造福人群的研究,有一个非常大的漏洞。

  但是,在她又乱闯别人的计算机时,却发现了一件大事-

  参与这项计算机虚拟实境计划的人员中,有人竟然想将这有漏洞的程序偷偷贩卖出去!这程序本来是为了造福人群而写,可是,若将这程序的漏洞加以运用,将会为人类带来无可避免的灾难。

  她原来想找研究所的人谈一谈,可是,她实在不能确定到底谁是内贼。因为,这一次参与这项计划共有五个人,除了她之外,还有四个人;而这四个人和她都是交情匪浅的好友或长辈,地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到底会是哪个人。在不想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她决心去找她哥哥,或许她哥哥可以帮她找出那个心怀不轨的人。

  所以,她把所有的资料拷贝了两份,为了预防万一,她把其中的一份似乱码的方式传给她在网络上一个她相当佩服,但却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朋友。

  她知道那个代号叫“四坏球”的人是一个少见的计算机高手,不过,他想解开她的乱码,并且还原资料也需要花一段时间,这将为她争取一些时间来找出内贼。

  当屏幕上显示oK两个大字的时候,她又对计算机下了删除指令,消掉她传送资料的轨迹,以免被人查出她将资料传送到哪里,然后,她将另一份资科也以乱码拷贝在她皮包的光盘中,接着,又对计算机键入删除除所有资料的指令。

  当她键入删除系统指令的时候,计算机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曼荷吸了一口气,她只要按了Y字,这个系统便能消灭,也就没有人能再拿这些程式去做不正当的勾当了。

  她颤抖的手指伸向了计算机键盘中的Y字键上方,正打算要结束这一切的时候,突然,一支又冷又硬的枪管指着曼荷的后脑,顿时,让曼荷整个人僵住,连呼吸也不敢了。

  她颤抖的手指伸向了计算机键盘中的Y字键上方,正打算要结束这一切的时候,突然,一支又冷又硬的枪管指着曼荷的后脑,顿时,让曼荷整个人僵住,连呼吸也不敢了。

  持枪的人声音又低又冷,曼荷听出那声音可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看来,这一次她麻烦大了。

  她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好熟悉,可是,就是想不出是哪个人,她非常确定那个人的声音是经过变音,她微转头想看清她身后的人是谁。

  “别动!我不想杀你,不过,要是你看到了我的脸,那我就一定得杀了你!”那个人的话阻止了曼荷的动作。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难道不知道,这程序要是流到第三世界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曼荷有些不死心的说。从那个人并不想伤人的话听起来,她觉得,那个人的心中还有那么点良知存在,或许,他只是一时的迷惑,整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当然是为了钱,你知道这些程序值多少钱吗?二十亿美金:有些人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么多钱,更别说拥有了。”

  二十亿美金?!曼荷对这个天文数字也不禁咋舌,难怪这个人的口气这么的激动。

  看来,他已被这即将到手的利益冲昏了头,她再说些什么也是多余的了,唯今之计,她只能冒一下险,毕竟,她是程序的原创人,她有责任不让这些程序为害人类。

  于是,曼荷轻轻的将手靠到Y键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正要按下去那个人也发现了曼荷的动作,情急之下,他以枪柄对着曼荷的后脑挥了下去。

  一阵剧痛让曼荷整个人倒了下去,她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眼刚好看到了那个人,那个她如此熟悉的脸孔带给她的震惊大过一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内贼竟然会是:

  在曼荷倒下去的同时,她的手指按了Y键,计算机接受了她的删除指令,将整个系统全部毁灭,什么都没有剩下。

  那个人似乎被整个情况惊呆了,直至天空一阵惊人的雷声响起,才拉回了那个人的思绪。这时,计算机的系统已经完全删除,想解救也来不及了。

  黎均值在接获曼荷入院的消息时,正在布鲁塞尔出席一个经济会报:当电报一到,他顾不得一切的马上离席,搭乘私人飞机,直接由布鲁塞尔飞往美国的加州。

  他会有如此的高级待遇,全是因为他不但是华尔街的超级会计师,而且,还是坦斯兰卡多总理的财政顾问:而坦斯兰卡多是全世界最大的稀有宝石产国,所以,他的一句话就会撼动世界的经济。

  不过,这个一向有金头脑之称的黎均值,现在也只是一个担心妹妹而急坏的哥哥。自从他们的双亲去世后,就剩下他和小荷兄妹俩相依为命,虽然,他们兄妹各有各的事,而且平常很少在一起,可是,他们的感情却比一般的兄妹还要来得深厚。

  彼得是这一次拟真计划的参与人员之一,他的年纪大约二十出头,和曼荷一样是个计算机天才,才能这么年轻就成为这个高科技研究所的一员。因为他和曼荷年纪最接近,所以,和曼荷是很好的朋友。

  曼荷是美国先进科技研究所的研究员。这一个研究所专门研究一些高度机密的科技,所以,进出入的管制非常的严格,甚至连守卫都有荷枪,可是,他接获的通知,却是曼荷是在研究所内遭袭,这实在有些令人难以置信。

  “均值,我知道你现在心中一定很乱,可是,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沈肇维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些难以启口。

  黎均值不解地看着沈肇维。沈伯伯是他父亲的拜把兄弟,从他双亲去世后,沈伯伯俨然成为他和曼荷的亲人,他从来不曾看过沈伯伯这么为难的样子,难道这次的事情并不单纯?

  沈肇维为难的看着一脸焦急的黎均值,他一直知道,均值和曼荷之间有着深厚的兄妹感情,所以,这话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一个陌生的声音让黎均值这时才发现一旁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他打量四周,发现和曼荷同组的其它四个人都在场,另外还有两个身着灰西装两地不认得的人,而说话的就足他不认识的其中一个。

  刚刚出声的那一位,掏出他的证件在黎均值的眼前晃了一下就收了回去,要不是黎均值有一双“快眼”,以那种速度,谁看得出那张证件上写些什么鬼东西。

  一向一目十行的黎均值当然看得一清二楚,美国联邦调查局?看来,事情是愈来愈不单纯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黎均值不客气的问,他一向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而且,这些人的出现一向代表着麻烦。

  “什么?!”黎均值不敢置信的脱口而出。“你一定是搞错了,小荷不可能会做这种事的。”他拚命的摇头说。

  小荷一向是个单纯的女孩,在她的世界里,除了计算机还是计算机,她绝不可能为了钱做这种事:而且,以他对小荷的了解,说不定小荷对钱一点概念也没有。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贩售国家机密?

  尼克是约四十岁的犹太籍男子,他曾是曼荷的助教,和曼荷认识也有近十年的时间,对于曼荷的能力他也很了解,就是他推荐曼荷加入这次计算机拟真的研究小组。

  黎均值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看向另一个年约三十岁,长久以来一直追求曼荷的孙季臣,虽然,曼荷对他没有承诺过什么,但是,他个人认为,孙季臣不管是外在或是学识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算配得起曼荷。

  黎均值原本以为孙季臣会站在小荷这一方的,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别开头,不敢看他,看来,孙季臣是默认了小荷的罪。

  这让黎均值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他错看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点也配不起小荷,一个不相信小而的男人是没有资格爱小而的。

  “沈伯伯!”黎均值只能把眼光调向他最后的希望。看来,这里在场的人除了他之外,几乎人人都认定小荷有罪。

  沈肇维只能抱歉的对他摇摇头,“均值,不是我不相信小荷,实在是有太多对小荷不利的证据。”他叹了一口气说。

  “什么证据?你们有小荷亲自交易的现场证据吗?”黎均值在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之后,忿忿的说。

  他的妹妹在手术室中生死未上,而这些该是最相信她、给她支持的人,竟然一个个的怀疑她的人格,这叫他怎么还能心平气和的说话!

  “我怎么能不激动?我了解小荷,她不是这种孩子,你们也知道的,不是吗?”黎均值像是要发泄心中的愤怒,不停用力挥着手。

  “黎先生,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令妹私自将目前研究中的计划全部消除,又在它的皮包中找出一片以她自设乱码处理的研究计划光盘,所有的事都证明她意图贩售这项机密研究。”那个亮证件给黎均值看的FBI探员抱胸说。

  “如果小荷意图贩售这些研究机密,那为什么她又会被人伤成这样?这不是很矛盾吗?”黎均值冷哼的说。

  他早就看出那个人一脸想把小荷就此定罪的样子。不过,除非他死,否则,他绝不会议小荷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初步推测,独裁国家有哪些令妹可能是和买方条件谈不拢而起冲突。”那个FBI探员耸耸肩,好像表示这种情况他见多了似的。

  “现在小荷还在手术室中,你当然可以用你的一面之词任意加罪在小荷的身上,我相信等小荷醒来,她一定会对这一切有所解释的。”黎均值肯定的说。

  “我们也在等待令妹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的语调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曼荷会做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黎均值开始默默的在心中默背今天的国际股市指数,通常这对安定他的神经有很大的效用,可是,今天不管他怎么背,他的心头还是乱糟糟的一片。

  终于,手术室的灯熄了,一群医生和护士鱼贯而出,黎均值马上迎上去,想知道小荷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谁是伤者的家属?”一个看来大概是操刀的主治医生拿下他的口罩之后,对着在场所有的人问。

  黎均值这时候已经迫不及待的揪住医生的领子,急急的说:“我就是!我妹妹怎么了?”

  “伤者脑中的瘀血已经取出,可是,由于瘀血压迫大脑的时间过长,可能会有后遗症。”

  医生大概也看多了情绪激动的家属,所以,对黎均值不礼貌的动作倒没有太大的不悦,只是轻轻的伸手将他的领子从黎均值的手中解救下来。

  医生很抱歉的看了黎均值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我们已经尽全力施救,但是,伤者的大脑的网状结构由于受压迫时间过长,所以,意识无法恢复,根据本院医生会诊的结果,伤者可能无法再回复意识。”

  “你是说,小荷会变成植物人!”黎均值在连吞了几口口水之后,才能将这个令他震惊的字眼说出口。

  他十四岁大学毕业.十六岁修完博士学位的妹妹,活泼可爱,又有些傻气、老爱和他撒娇的妹妹竟然

  “看来,也不用间了,黎小姐大概不可能给我们任何的答案了。”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FBI探员终于开口说线

  他十四岁大学毕业.十六岁修完博士学位的妹妹,活泼可爱,又有些傻气、老爱和他撒娇的妹妹竟然

  “看来,也不用间了,黎小姐大概不可能给我们任何的答案了。”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FBI探员终于开口说话。

  他活蹦乱跳的妹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植物人,而这些人竟然连一点交代也没有,就这样离开,而且,还把小荷定了一个这么不名誉的罪行。

  “黎先生,现在令妹这个样子,我们也查不出什么。反正也没什么损失,由令妹皮包中找到的光盘,经过译码之后就能使用,没有再查下去的必要了,不是吗?”那个从一开始就认定曼荷有罪的探员用一脸不在意的口气说。

  黎均值气得把他多年的自制力全拋在脑后,他一拳就往那个男人的脸上挥了过去,然后,满意的看着那个人像破娃娃一样的向后飞出去。

  他说完,看也不看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一眼,便转身离去。他的气势让本来想抓住他的另一个探员僵在一旁不敢乱动,只能呆果的看着他离开。

  这是一份兼并合约,内容是上个月罗氏企业成功的并吞了升禾信息亚洲排名前五大的计算机公司这件事还上了财经版的头条。

  毕竟,罗氏企业在短短的几年内由所谓的中小企业,一跃而成为轻易并吞像升禾这样的大型企业的集团,它的成长不可不谓之惊人。

  这样说来,罗亦鑫手中的这份合约,代表的将是一大笔的利润,而这样的结果应该会让他非常约满意才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脸被人倒了会的样子。

  大致上来说,这样的理论套在他这个工作狂的身上是十分正确的,只除了一点罗亦鑫是个不折不扣的计算机白痴。

  罗亦鑫拥有企管和经济双博士的学位,他的智商更是属于天才级,而且,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俗话说得好,天下可没有十全十美这种事,这么天才的罗亦鑫生平最大的败笔,就是计算机。

  他跟计算机八成是上辈子有仇,他的高智商一旦碰上了计算机,就全部不管用了,不仅脑中呈现真空状态,甚至他只要一看到计算机屏幕上的光标,他都会开始心跳加速、呼吸困难。

  那他一定是有自虐狂,否则,为什么这么多各式各样可以赚钱的企业他不去并吞,偏偏选上了和他天生犯冲的计算机信息业呢?

  其实,这实在是有原因的,这些年,罗氏企业在他接手之后的成长愈来愈快,他早想把一部分的责任转移给他的弟弟们。

  但是,一谈到这个话题,实在令人捶心肝,虽然,他们罗家人丁旺盛他有四个弟弟、一个妹妹只要一提到这个话题,他那些弟弟妹妹就表现得好象要他们的命一样,能逃就逃、能躲就绝对不出现。

  就拿他的大弟亦森来说,拿了一个地质的学位,却说要去荒山野地隐居。他原本以为这个大弟只要一段时间过后就会回来,谁晓得他不但没有回来,还娶了一个原本有大好前途的医生:更不知道他对他老婆下了什么迷药,她竟然情愿跟亦森这小子隐居在山林之中,过着远离文明的生活。

  至于亦淼和亦焱这对排行老三和老四的双胞胎,就更令他伤脑筋了。他们虽然名为双胞胎,但是,他们全身上下相似的除了那张骗女人无往不利的脸之外,大概就是对担负起家族企业的态度同样的避之唯恐不及。

  亦淼在商学院毕业之后,就跳出他为他选好的路子,转入了生物界,满脑子除了生物之外,什么东西也没有,哪边有什么新品种的生物就往哪边跑,这会儿不知道又在哪一国的哪一个地方找寻新的生命。

  而亦焱更是不象话了,大学一毕业,就发表了一篇流浪宣言,然后就四处为家,从来不在同一个地方待超过三个月以上。但最令他气结的是,在花边新闻上看见亦焱的机会,比见他本人还来得不知多了多少倍。

  至于亦晶,他最小的妹妹,从小就不像一个女孩子,打起架来比男孩子还厉害,最后,竟然还跑去当武馆教练。现在,她连结婚对象也有了,想要她来罗氏企业上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他只好将希望放在唯一留在家中的弟弟亦磊的身上。亦磊学的是信息管理,更是计算机程序设计的好手,所以,罗亦鑫才有并吞升禾的想法,他希望能将升禾信息交给亦磊打理,进一步让亦磊进入罗氏企业的核心。

  可是,他千算万算,就算错了一件事赤磊对从商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的兴趣在于程序的设计。而且,他也明白的告诉罗亦鑫,如果他这个做大哥的硬要他接手升禾信息,他将效法几个哥哥,来个“逃家记”。

  罗亦鑫也曾想过用经济封锁政策来逼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兔崽子,但是,一来他实在不想破坏他们的手足之情,再者,他们一个个在自己的领域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就算要饿也饿不死他们,再不然,就如当年亦淼回答他的话

  这下可好了,看来,这个烂摊子还是要靠他自己来收拾了,只是,要他这个计算机白痴接手计算机公司,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人家的大牙?

  所以,他只好一个人关在他的办公室内,一脸苦瓜样的埋头苦K厚厚的DOS入门书,在经过“长期”奋斗之后,他对计算机这种东西仍是一头雾水,他的心情更是“郁卒”到了最高点。

  “哪一个不要命的,滚进来吧!”罗亦鑫心情不好的大吼,这个人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然,他一定会让那个人非常的“好看”。

  “罗先生”林秘书的声音微带颤抖的说,看来,她是被罗亦鑫凶恶的口气给吓到了。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罗亦鑫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也没有,口气仍是恶狠狠的。

  罗亦鑫可没有心情慢慢的等林秘书把她不成句的话说完,他没好气的大吼:“你在说什么鬼话?你连说话也不会啊!”

  在经过罗亦鑫这么一喊,那个胆子小的林秘书像是有恶狼在追她一样,以飞快的速度在罗亦鑫的桌上丢下一句纸袋,然后,也不等罗亦鑫的问话,轨飞快的跑出了罗亦鑫的办公室。

  罗亦鑫微皱眉的看了像是被吓破胆的秘书,什么都没交代清楚就丢下来的纸袋,然后,伸手将纸袋中的东西一古脑的倒了出来,那是一片光盘和一卷录音带,不知道这又是什么玩意?

  罗亦鑫将录音带放到录音机中,按下按键,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流泄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害他必须在这里死K计算机书的弟弟,罗亦磊。

  “我最最亲爱的大哥好,想必你现在一定正致力于明天升禾改组的第一次会议事前的准备工作,希望你可千万则太累了。”

  罗亦鑫听到这里,已经有股想把录音机捶烂的冲动,这个欠人修理的小鬼,也不想想,他会落得如此的下场是谁害的,竟然敢对他讲这种风凉话,他若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小鬼的话,那他这个做大哥的还有威严吗?

  “为了躲避大哥的“暴风圈”,从今天起,小弟要离家一段时间,不用太想我”

  这下,罗亦鑫是真的狠狠的开始咒骂起来,这个小子也未免溜得太快了点吧!他才刚刚在心中发誓回去要好好的教训他,这兔患子却已溜之大吉,让他想要训话都没有了对象,这

  “为了让你能够更快快乐乐的学计算机,小弟我特别选了现在最流行的互动光盘游戏,让你对计算机会更有兴趣。小弟就留言至此,此段留言将会在播放完毕一分钟后自动消”

  “为了让你能够更快快乐乐的学计算机,小弟我特别选了现在最流行的互动光盘游戏,让你对计算机会更有兴趣。小弟就留言至此,此段留言将会在播放完毕一分钟后自动消”

  罗亦鑫气红的脸在听到后来的留言时一下子刷白,他那个宝贝弟弟不会真的在录音带上动什么手脚吧:他以为在演“不可能的任务”啊!

  不过,他可不敢低估他这个老爱恶作剧的弟弟,如果他想的话,他绝对有能力在录音带上做手脚,于是,罗亦鑫连忙伸手要将录音带取出。

  “别急:大哥,手则伸得这么快,我又不是汤姆.克鲁斯,刚刚的话纯属玩笑,轻松一下嘛!”

  “卡”的一声,录音带到了尽头,录音机的键也自动跳了起来,罗亦鑫这下可真是气得脸上青筋浮现,牙齿还咬得吱吱响。

  罗亦磊微皱着眉头,看着他计算机上一连串奇奇怪怪的符号,这些东西出现在他系统的根目录之下,这实在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通常根目录的东西都是他本人才能输入的东西,因为,要进入根目录必须要有他的私人密码才能通行。不是他自夸,他可是世界排名数一数二的计算机高手,实在不可能有人能解开他对系统设下的七个密码锁才对,但,这些奇奇怪怪的资料又从何解释?

  罗亦磊手抓头,然后又重新看一次这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资料,他略微的低吟了一下,他非常肯定这不是什么病毒,因为,病毒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体积,这些东西少说也要一块超大容量的光盘才装得下,而且,又没有执行档: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奇怪的符号应该是经过乱码重组的巨型档案资料。

  罗亦磊将双手放到自己的脑后,整个人坐靠在他的旋转椅上,然后转了起来,这是他思考时最喜欢的一个动作。

  嗯!能够解开他设定的密码的人并不多,他在网络上横行了这么久,所碰到称得上高手的也只不过六个,也就是说,能把这些东西放到他的计算机中的人,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六个人,鲨鱼、ET、积分、南十字星、变形虫和慢板,会是哪一个人做的呢?

  他的脑中浮现了那六个人的大略资料,因为是在网络上认识的,所以,他能想出的并不多,就是他们的代号和常用的程序、系统之类,但是,总比什么都不知道来得好多了。

  由这个资料文件写成的手法看起来,这个人用的是UNIX的系统。就他所知,在那六个人中,ET和慢板是VAX系统的拥护者,除了VAX系统之外,他们是不会去碰其它的系统的,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鲨鱼、积分、南十字星和变形虫了。

  罗亦磊停止转动椅子,重新回到计算机桌前,键入视察指令,想查出这些数据的输入路径,可是,他失望了,不知是什么原因,似乎有人刻意的将资料轮送的路径给消除,看来,这整件事是愈来愈复杂了。

  不过,这也激起了罗亦磊的好奇心,因为这个将资料输入他计算机中的人,可真是一个高手,竟然连路径都有办法掩盖。且不管那个人是为了什么理由把这些东西传送到他的计算机中,他已决心会一会这个神秘的计算机高手了。

  计算机上出现一连串的字符告诉他有电话,所以,他键入一连串的指令,在瞬间就把他的计算机转换成电话,让电话接进来。

  “四哥?”罗亦磊微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四哥罗亦焱在平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次来找他准没好事。“又有什么事?”

  “关心?你还是多多关心你自己吧!三天两头的闹花边新闻,你没看到大哥前些日子看报纸时脸上的表情有多难看,那是你不在场,不然,他准把你的头扭下来,看你还拿什么脸来骗女人。”罗亦磊幸灾乐祸的说。

  “说骗就太沉重了,我可是从来不骗女人的,别把我和那些不尊重这世界另一半人的下三滥放在一块说。”罗亦焱急急的抗议。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我现在可没时间跟你闲扯淡,如果有重要的事你就快说,不然,你小弟我可要逃命去了,否则,大哥一回来我就惨了。”

  罗亦磊说着抱胸瞄一眼墙上的时钟,下午三点多了,看来,老哥大概也拿到了他送过去的磁盘和录音带,难怪他的耳朵一直痒起来,八成是他那吼起来比雷公还大声的老哥现在正在讪咒他,这时不溜待何时?否则,他大哥一旦看见他,不把他的骨头拆了才怪。

  “你又对老大做什么事?”罗亦焱好笑的问,他知道,这个三不五时就喜欢整人的小弟不知道又对他们家老大做了什么事,才会急急忙忙的想避开暴风圈。要不是他这个人一向识时务,不然,他真想劝劝他们家老大,叫他别脾气这么火爆,女人是需要哄的,像他这样“吼”女人,难怪三十好几了还没有红粉知己。

  罗亦磊一五一十的把他的玩笑说了个全部,也让在电话线另一端的罗亦焱听得几乎是捧腹大笑,“妙!妙!妙!这真是有够妙的,这回老大不气得杀了你,他就不叫罗亦鑫。”

  “所以,你如果没事的话别打扰我逃命,不然,我死了可会找个垫背的。”罗亦磊话中的暗示非常明显,如果他四哥想害他逃命不成,那到时,他会让他四哥做他的“患难”兄弟,一起接受他大哥的“教导”。

  “别这么狠嘛!好歹我也是你四哥,而且,我还可以提供你一个既美丽又舒适的避难场所,而且,交通费、食宿费全免,外加美女伴游,如何?”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有什么条件你还是先开出来吧!”罗亦磊才不相信他四哥会这么好心,自从他知道自己的性别是男的时候,他就再也不奢求他这个“重女轻男”的四哥会给他什么好处。

  “真有这么好玩?”罗亦磊有些迟疑的问。因为他四哥是国际反恐怖组织的成员,所以,他要他做的事倒真的常常是挺有挑战性的。

  “现在你相信我,以后你会相信你自己,而且,现在老大又要“追杀”你,又有哪个地方比美国加州更适合你呢?我连机票都帮你订好了,别考虑了,我们在美国加州再见了。”

  当下,罗亦磊也不准备什么行李,提起他的手提电脑就往外走,这就是现代文明和科技的好处。

  可惜不能看到他大哥气得直跳脚的样子,不过,光凭想象他就可以想到会是怎么一个模样了。

  有他这么一个聪明的弟弟解救他大哥在枯燥的商场中不至于无聊至死,那真是他大哥上辈子修来的福份哪!

  罗亦鑫叹了一口气,丢下了那一本厚得可以当枕头,而且,大概也能砸死人的DOS入门书,瞧瞧这上面写的是什么鬼话

  POST程序在执行的后期,会检查内存RA三位置COOOOh.EFFFFh之间有无存在于特定规格的程序存在,若有,则会将CPU的所有权以CALLFAR的方式自POST程序交由该程序执行,待程序执行完时,再以RETF指令返回POST程序

  罗亦鑫真的是想举双手投降,管他明天的会议是要讨论些什么,反正他就去当“听”长,再不然就做股长“鼓掌”的好了,再不行就派一个代表代他出席,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而他也不用困在这里,死背这些拆开每一个字他都懂,合起来却每个字都不懂的鬼玩意。

  可是,他心中却咽不下这一口气,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方型盒子”,还不是人脑造出来的东西,他就不相信他会搞不定这玩意儿。而且,屏幕上一直闪个不停的游标,看起来简直是在向他示威,做人做到被计算机这种东西看轻,愈想真是愈没面子。

  算了!或许亦磊那个浑小子说的也有那么几分道理,如果从游戏中学习,可能会简单一点。毕竟在计算机的领域中,亦磊那个浑小子的话似乎还能听听。

  主意既定,罗亦鑫就拿出那块罗亦磊叫人送来的磁盘,依照说明一步步的灌入计算机中。整个过程中,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彷佛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而造成可怕的后果。

  “最后再Enter即可。”罗亦鑫一边看着说明书,一边依着说明书上的步骤将指令由键盘上键入计算机。

  对于操作了近二十分钟(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确认说明书),而没有出现任何的状况,罗亦鑫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他就说嘛!一个在各方面都是天才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计算机白痴呢?

  罗亦鑫一脸得意的看着计算机在一阵执行的声音之后,屏幕上出现的画面,这一看,差点让他恨不得现在罗亦磊就站在他的面前,这样他就可以吼得他跪地求饶,再不然,也可以把那个浑小子掐死,省得他总有一天会被他气死。

  因为,屏幕上的首页出现的标题竟然是订做最佳女主角!后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完美的情人会让你的世界更美丽,现在就键入你对情人的要求,本计算机程序将依你的条件为你创造你心目中的完美伴侣

  “该死的浑球罗亦磊,拿这什么无聊的东西给我!”罗亦鑫没好气的大吼,“计算机也不过是个无聊的玩意儿,无聊人和无聊玩意刚好一对。它不过就是人类造出来的鬼玩意,什么用也没有,害我总以为一不小心这东西就会爆炸一样,看来,这无聊东西搞不好连这点能力也没有呢!”罗亦鑫边说还边不屑的拍了一下计算机。

  说时迟那时快,天空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一道闪电,随之,打了一个响雷,计算机像是抗议,突然冒出一阵火花,吓得罗亦鑫连连的退了好几步,按着,一阵浓浓的烟雾弥漫了他的办公室,并触动了大楼的火警装置,一时之间警铃大作,吓得惊魂未定的罗亦鑫整个人跳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天花板的自动灭火装置开始运作,淋了罗亦鑫一身湿这就是他的职员在他冲出他的办公室时,所看到的“精采”景象。

  在浓烟渐渐散去后,罗亦鑫在所有人的脸上都看出了他们对他这一身像落水老鼠的样子所强忍的笑意,就连最严肃的副总裁李子滔的嘴角都有着可疑的抽动。

  罗亦鑫可一点也不同情他的下属们将可能会因为忍笑而忍到脸上的神经抽筋,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幽默感来应付这档子事。

  蓦地,响起了一阵清脆而悦耳的笑声,虽然,这声轻笑的声音宛如银铃般的清亮,但是,对正在盛怒中的罗亦鑫来说,不啻是火上添油。

  “是谁?”罗亦鑫一声大吼,并怒目的向四周扫射,想找出是哪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在他这只老虎的头上拍苍蝇。

  惊魂未定的职员们被罗亦鑫这么一吼,全都吓得跳了起来,如果胆子小一点的,说不定胆子都被吓破了。

  只见那个小女孩一脸不相信的望着他,然后用手指头比了比自己,“你确定你是在叫我吗?”

  “废话!我不叫你叫谁,鬼吗?”罗亦鑫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像是有些受不了那女人的迟钝反应。

  “这我可不确定。”那女人喃喃自语的说,然后,又抬起头看了罗亦鑫一眼,“你真的看得到我?”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又不是瞎子,我当然看得见你。你到底是哪一课的,怎么一点基本礼貌都不懂!”

  看那个女人彷佛愣住了,不说一句话,当下,让罗亦鑫的怒气更加高涨,现在公司不知道是怎么用人的,竟然用这种问什么都不回答,要不然就是答非所问的人。

  “你以为你什么话都不说,我就不知道你是哪一课的吗?李子滔,这个女人是哪一课的人员?”他问着站在一旁微皱起眉头的李子滔说。

  “你眼睛瞎了是不是?就是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呀!”罗亦鑫一边说,还一边抓起那个女孩子的手。

  只见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活像快断气的金鱼似的张着口,却达一点声音也没有。看了这种实在可笑的情况,换做是常人早笑翻了,可是,罗亦鑫浑身上下可是一点幽默细胞也没有,他只有满腔的不悦和高涨的怒气。

  “你们的舌头是被猫咬了是不是?平常一个个话说个不停,这会儿问你们一个问题,每一个人的嘴巴都张得那么大,却没有一个回答我的话。”

  “亦鑫,你是不是太累了?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你的身边有任何人。”李子滔的眉头拧得半天高。

  罗亦鑫的话被所有人的一致点头给打断,他震惊的在所有人和哪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之间来回扫射。

  “恐怕他们说的是真的,这里好象除了你之外,就没有人能看得到我。”那个女人突然出声说。

  “你是说”这下,罗亦鑫也失去了声音,只能呆呆的瞪着那个女人说。

  罗亦鑫忍不住的摇摇头,这种事情实在不合科学逻辑,有道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而他竟然在大白天见鬼了,这

  罗亦鑫忍不住的摇摇头,这种事情实在不合科学逻辑,有道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而他竟然在大白天见鬼了,这

  “这是不可能的事!”罗亦鑫忍不住的大吼一声,“我就知道计算机这种东西是不正常的,而且,对人是有绝对的坏处,看看这鬼东西对我做了什么事?我竟然开始产生幻觉了,你只是我的幻觉,你在下一分钟一定会消失的。”罗亦鑫像是在说服自己的说。

  “如果你不想被人当成疯子的话,我想,这个问题我们私下再讨论好了。”她好心的提醒他。

  罗亦鑫这时才忽然回神,他心虚的看见,所有在办公室的职员都用一种又惊又怕的眼神注视着他,或许还有一、两个人准备要打电话给中山疗养院,而其余的人看样子正准备夺门而出。

  “没你们的事了,去做你们自己该做的事,不要一个个像柱子一样的站在那里。”罗亦鑫匆匆下了这道命令后,急急拉起那个女人走进他的办公室。

  罗亦鑫微皱着眉头,一脸怒目的瞪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到现在他仍有一些不真实感,他这个人一向是不信怪力乱神之事,总不会让他在大白天里见鬼了吧!

  “就这样?”罗亦鑫觉得不是她的话太简单,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无法沟通,否则,为什么他听了老半天,到现在仍是一点边都摸不着?

  趁着这个空档,罗亦鑫也抱着胸倚在办公桌边,仔仔细细的将眼前这个平空出现的女人打量了个够。

  说真格的,刚刚他只顾着生气和吃惊,根本没有时间去看眼前这个女人。她小巧的鼻头有些崛强的微微上翘,双颊白里透红,叫人忍不住的想咬上一口,更别提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了

  “嗯?你说什么?”罗亦鑫被她这么一说,一时之间,有着被人逮个正着的羞愧感,他连忙清清喉咙,假装没事。

  “我说我不知道。”这下,那个女人是真的人了,想来是为了她刚刚这么努力的解

  罗亦鑫在心中暗暗决定,这个女人不管是人是鬼,都一定是天字第一号的迷糊虫。

  “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罗亦鑫叹口气,谁叫他大白天“见鬼”了呢!

  又是这三个字。罗亦鑫简直要翻白眼了,他不仅是见鬼了,而且,可能还是个有点智障的鬼,否则,怎么会一问三不知。

  “天哪!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罗亦鑫再也忍不住的大吼,他的脾气一向不好,再加上这些天烦心的事又多,火气一上来,就控制不了,当下就爆发了出来。

  “喂!你这么凶干嘛!我又不是故意什么都不知道的,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被带来这里,什么都记不起来:而且,又没有人能看得到我,连想找个人问一下都不行。原本还以为遇到一个可以看见我的人,可以帮我想个办法,结果结果你还这么凶”她愈说愈伤心,到最后,剩下抽气的声音。

  看到那个女人的泪水一颗颗的滑落她粉嫩嫩的脸蛋,让罗亦鑫一下子慌了手脚,从小,他就最受不了女人哭,通常他对哭泣的女人只有一种做法视而不见。可是,他发现,他就是没有办法就这样不理会这个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女人。

  “或许我是真的死了吧!否则,为什么没有人可以看到我?可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没有印象!”她的语气有着掩不住的惊慌和失措,听得罗亦鑫不觉的连心都揪痛了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别哭了好吗?”只要能让这个女人不哭,叫他做什么,罗亦鑫此刻绝不会有第二句话。

  一时间,罗亦鑫翻了个大白眼,随即叹了口气,像是安抚的说:“好!只要你别哭,你要说什么我都不反对。”

  她看起来大概没有二十岁,就像刚刚罗亦磊给他送来的光盘影像中的那个女人,刚刚他在计算机屏幕上看到那个计算机合成的美女时,心中还在想,这女人大概不到二十

  罗亦鑫一声抑不住的惊叫,把那个女的吓了一跳,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那个女人也跟着他大叫了起来。

  “停!”罗亦鑫高举双手,打断那个女人令他震耳欲聋的尖锐声音,即使在因他大声喊停而呈现一片静寂的此刻,他的双耳仍因那个女人刚刚的叫声而塌塌作响。

  “你想吓死人哪!”那个女人回过神,把吓得张大的嘴好不容易合了起来之后,抱怨似的说。

  罗亦鑫不敢相信的张大了眼睛,听听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话,而且,清水泊战役她竟然还用指控的眼光死瞪着他,彷佛一切都是他的错似的。

  “你的话有语病,你又不是死人,我怎么可能吵死人?”那个女人像是老师教小孩的纠正他的话。

  “那你不也说我是吓死人吗?”罗亦鑫不服气的说。

  “至少我是死人这件事的可能性会大一点。”那女人的语气这会儿似乎有些藏不住的恐慌。

  罗亦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直觉的就是不喜欢听到这一句话,他用力的抓了一下头发,对现在的情况着实头痛不已。

  明天他有一个令他头疼的改组会议要开,他对计算机的认知比三岁的小孩子还少,而他竟然还在跟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女人在这儿抬杠

  那个女人一脸好奇的问着一个头两个大,而且兀自整理思绪的罗亦鑫,把他出了元窍的魂给唤了回来。

  “反正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那个女人似乎不满意罗亦鑫的回答,对他不高兴的皱了一下眉头。

  “喏!”罗亦鑫伸手指了指桌上的计算机,然后耸耸肩,“不过,经过刚刚的骚动,我可不知道那个鬼东西还能不能用。”

  他可一点也不关心这件事,反正那种天生和他相克的东西坏了就算了,即使那个对别人来说可是价值百万的超级计算机,但对他来说,它只是个麻烦的东西。

  不过,那个女人似乎没有在听他的话,她的注意力全放在那台计算机上,只见她飞快的敲了几个键,计算机就发出了声响。

  “计算机还是好的,可是,光盘片的磁道好似曾被强大的电流通过,所以,里面的资料全毁了,找不出什么东西了。”那个女人丧气的低下头,看来,这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罗亦鑫不想承认,可是,当他听到这个女人的话时,竟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随即,一股不安涌上了他的心头,眼前的这个女人正一脸的沮丧,而他现在的心情似乎有幸灾乐祸的嫌疑,

  “既然你是唯一能够看见我的人,那我也只好赖着你了。”她那水亮亮的大眼睛,正用一种好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就算她不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罗亦鑫也知道他是不可能放着她不管的。可是,她这么一脸笃定吃定他的样子,让一向没什么幽默感的罗亦鑫突然生出逗弄她的念头。

  “你和我非亲非故,你好意思赖着我吗?你又怎么确定,我会让你这个连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赖上?”

  “你记起来你的名字了?”罗亦鑫原本捉弄的口气突然一紧,让小荷好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她摇了摇头,“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脑海中好象有人隐隐的在对我叫这个名字,我想,既然我的脑海中只有这个名字,就先拿来用用吧!”口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罗亦鑫听完了小荷的话。奇迹似的又恢复了促狭的口气,“好吧!小荷,你还没有说我让你赖上会有什么好处?”

  他可一点地不在意能从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不过,他倒很有兴趣知道,她耍提供什么令他无法拒绝的提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