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王猛、张宾、范文程这些主动为异族效

  所谓“异族”者,自古只要尊崇汉文化,尊重汉家风物者,都能得到汉族志士的支持,只有像范文程这样的渣滓,才会投到毁灭汉家风物的清朝旗下。

  首先,西晋可以说是行将灭亡,五胡乱华之时,汉人遭受苦难。王猛张宾身负大才,希望能成就一番基业,这一点可以理解。当然,王猛见桓温而不去江左,是看到东晋腐朽的政治气息,于是他遇苻坚而治理关中。张宾郁郁不得志,直到石勒重用其才,他才展示出算无遗策的能力。但关键的一点在于,他们都尽可能的借苻坚和石勒之手,一边施展自己的才华,一边稳定了北方的民生。王猛治理关中期间,多少让关中恢复了生气,让汉人得到较为平等的待遇。而且苻坚和石勒都很重视汉人文化,华夏礼仪,从这一点来说,晋失其鼎,则天下逐鹿之,我们以后世的眼光来看,石勒苻坚是外族人。但从那个年代及此前的观点来看,春秋时期的吴越楚秦都算是蛮夷之国,汉人这个观点并没有深入人心,最多晋室为正朔,但从三国发展来的十六国南北朝,本身就是野心家的历史。

  但范文程不一样,明朝本身就是推翻蒙古政权建立而来,曾经的亡国史让汉人这个概念深入人心。而且当时明朝虽然腐朽,但比起西晋还是要好上不少。国家仍在,范文程却投靠异族入侵祖国。更何况范文程在满清的地位远不如王猛和张宾,他没有改善汉人和满人之间的关系,最多只是一个鬼腿子的角色,而不是王猛张宾那样的君臣相知,一代良相。所以,范文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

  虽然王猛死前劝符坚不要进攻东晋,但事实上符坚还是进攻东晋了,而且是以百万大军的优势兵力进攻,最后被东晋险胜

  我们想想,如果淝水之战东晋没有胜利,那么汉人就彻底亡国了!符坚的前秦帝国王猛出力极大,如果汉人就此亡国,王猛就成了千古罪人。

  假如抗战时期南京守军的某个人打开城门放日军进来,然后劝日军不要屠城,那么是不是日军屠城他就是汉奸,不屠城他就不是汉奸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将同胞置于胡虏案板之上就是汉奸!不是你劝胡虏一句不要下刀就清白了。

  我相信即使是汉奸,他的内心深处也一定是有汉意识的,只是多少而已。如元朝初期劝忽必烈接受汉文化的那些汉人官员,忽必烈的大儿子非常喜欢汉文化,这些汉官于是想让他快点登位,就劝忽必烈退休让位给他大儿子,忽必烈非常生气就把他儿子训斥了一番,结果他儿子居然被吓死了,自此忽必烈非常仇视汉官。又如冉闵复汉时麻秋不远千里响应,又如抗战时那些反正的伪军。

  如果可能的话,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当汉奸,如果在自己的国家里就能功成名就享受荣华富贵,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当汉奸到其他国家去享受这些。如果在生死之际能够既不用死也不用当汉奸,我相信也没有人愿意去当汉奸。但之所以有汉奸,就是因为有人抵挡不了这种种诱惑,威胁。我们崇拜英雄,因为英雄有骨气。何谓骨气?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张宾和王猛帮助异族,对付汉人(王猛灭了汉人前凉这件事很多人选择性忽略了),但都希望自己的主子接受汉文化善待汉人(其实这倒是非常正常的心理,如范文臣这个汉奸也说自己是“大清皮,大明骨”,孙之獬是属于受了刺激心理变态另当别论),并付出了行动,但作为他们俩的主子——石勒和符坚能接受多少汉文化?能对汉人包容到哪种程度?这个就不是他们两个下属能够完全控制的,如同我前面打的那个劝日军不要屠城的比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王猛情况跟张宾有点不一样,有人说王猛并不生长于东晋,所以就不是汉奸了。我认为不对,首先他是汉人,其次半壁江山沦陷也并不太久,也就二十多年时间,要都象王猛这样想,在元末时全国沦陷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红巾军也不该起义了。再有就是,王猛之才东晋是有人赏识的,桓温就劝王猛去江东,是他自己不去。

  在这点上张宾反倒比王猛要强,张宾首先选择的还是东晋,他还是希望为晋朝效力的,张宾短暂地当过晋朝中丘王帐下的都督(中丘王大概是司马氏中一个不太起眼的分支),但东晋的高门大姓把持了国家上层,寒族子弟的晋升通道基本被堵死。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寒族出身的人士难以成为朝堂显贵,张宾们即使想报效朝廷也是无门而入,于是乎有的人就走上邪路当了汉奸。当然,这依然不能成为当汉奸的理由,张宾即使在晋朝当个县官也比给石勒当宰相强,归根结底是他自己要求得太多了,抵挡不了富贵功名的诱惑,那要是中国给不了你富贵,美国日本给你一大笔钱,你是不是就投靠日本美国了?

  而王猛不然,第一他有东晋权臣桓温赏识,第二王姓是当时东晋的世家大族,有“王与马(即司马),共天下”之说,因此王猛在东晋的仕途并没有太大障碍,他完全可以在东晋大展拳脚。然而他却因为看到东晋“腐朽的政治气息”就跑去帮助胡人,如果这样的话,岳飞绝对该投靠金国,南宋朝廷太腐朽了,昏君加奸臣生生把岳飞害死了。国民政龘府也很腐败,难道我们应该投靠日本?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为了国家民族,连生命都可以牺牲,居然仅仅因为“腐朽的政治气息”就跑去帮助胡人?当然,我们的民族总有一些脊梁,也有人偏偏就带领这个腐朽的东晋击败了前秦帝国的百万大军,吓得符坚草木皆兵!

  那么以东晋之前去看,有三国乱世,还有汉一朝,再之前是秦二世而亡,春秋战国,周商夏。

  但什么是夷?春秋时代,秦楚吴越都是蛮夷,所谓的华夏之地,是以晋郑为范围。而在秦之前,可以说根本没有大一统的华夏王朝,中原之地只是邦联制。可以简单地说,夏商周无非是众多部落推出来的共主,而秦楚吴越作为并不算文明的部落,相当于蛮夷之列,这一点春秋等史书都有记载。

  白起屠赵人四十万,算不算凶残?即使算上后世,也没有哪一战能屠如此大的数目。因为春秋战国,各个国家并没有所谓“我们都是一国人”的概念,秦国人赵国人楚国人,都只有自己的国家。所以我们说秦始皇居功至伟,因为他的郡县制间接地“创造中国”。

  汉朝四百年,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把大一统这个概念深入人心,但远没有后世那样“我们是汉人”的认同感。五胡乱华,其实他们的祖先在史书中都有追根溯源。就拿鲜卑慕容和拓跋来说,他们是东夷祝融之后。在周时,鲜卑族和楚国的地位身份是一样的,都是被中原诸侯国鄙视的蛮夷。再有苻坚的氐族,是炎帝之后,可以归纳为中华古代部落的后裔。当然今日的你我可以不认同这种概念,但对于并没有世界地图,不知道五大洋七大洲的东晋人来说,普天之下,莫不是炎黄之后。秦楚都可以通过发展成为中原的主宰,脱离蛮夷之列。那么鲜卑氐族又有何不可呢?若说杀人,白起嬴政杀过多少六国之人,曹操又屠过多少城。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五胡屠城杀人就是对的。但同样是杀人屠城,我们应该指其本质,而不是因种族异之。乱世争霸,王猛和张宾为苻坚石勒效力,恐怕在当时的概念里,即使有不为正朔效力的批判,但绝没有什么汉人胡人的强烈分歧。否则唐宋立武庙,供天下万民参拜,为何有王猛慕容恪在列?真正有汉人概念深入人心,其实是宋亡之后,蒙古对中华文明的残暴态度和四等人种的政策导致的。司马光修资治通鉴,他认南朝为正朔,但没有否认北朝不是华夏的一部分。

  甚至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所谓五胡和东晋都是炎黄时期不断迁移繁衍的各部落人群。孔子说过,华夷之分在于文明,华夏之人若是学蛮夷之人生活,那就是蛮夷人,蛮夷之人若是学华夏之人生活,那就是华夏人。

  说一千道一万,评价一个人的过失,并非看其民族,而看其行为。王猛张宾的个人性情如何,我们光看史书是无法得到准确的答案。我甚至可以说王猛留在北地,就是想找个有华夏情结的异族君主,通过他改变北方汉人的地位。但是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么?自然没法去说了。至少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王猛张宾作为苻坚石勒的臣子,而不是奴才,一直在缓和异族和汉人的关系。王猛治理关中,施行法制,杀过不少氐族贵族。张宾也劝石勒信华夏之礼,弃蛮夷作风。他们和范文程那种自甘奴才,留辫子,弃身份,不认先祖的做法完全不一样。在那个时代,所谓前秦后赵东晋,无非是名将谋士眼里的又一个战国罢了。后来王猛的孙子王镇恶还是刘宋的将领,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说这么多,如果你坚持之前的概念,那也算我废话了。只不过我认为读史更应该以当时的思想作为逻辑自洽,否则对于人物的做法认同会有偏差。一己之见,贻笑大方

  你们用现代观点看待古代事情的做法其实是极其错误的,在古代只有华夷之辨,民族之分的意识远没有今天的人们的高度,上边有人说法貌似满清是外族,但是现在纯种的汉族人有吗?而且,中国本身就是各个民族相互融合的产物。在一个,清朝开国之君努尔哈赤本身就是明朝封的建州卫,这说白了就是建州满真族自治区主席。所以,满族人也是中国各民族之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