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安》塑造湖北红安籍开国将军群像(图

  11月11日,又一段波澜壮阔的近代革命历史以艺术的形式登陆中央电视台一套综合频道晚间黄金档——87年前,随着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一声锣响,3万农民自卫军和义勇军投身到鄂豫皖武装革命斗争的洪流中。38集电视连续剧《铁血红安》以这段历史为背景,以红安籍开国将军群像为素材,讲述了他们忠于信仰、甘洒热血、无私奉献的故事。

  自播出以来,该剧强大的演出阵容、独特的史诗题材、动人的战地恋歌和肝胆相照的兄弟情义,吸引了广大观众,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国内有关专家和学者更是激情评说,认为其是一部聚焦“中国梦”,为人民创作、为民族发声的优秀作品。

  不久前,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要把爱国主义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而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电视剧《铁血红安》,就是这样一部优秀之作。

  《铁血红安》的故事发生在湖北红安,旧称黄安。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红安诞生了太多的英雄。红军时期,每3个战士中就有一个是红安人,每4个烈士中就有一个红安籍。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先后走出了2个国家主席和6个国家副总理,共和国的将军谱里更有200多位来自于这片英雄的土地。这批高级将领,每个人都有载入史册的英雄故事,每个人都有比影视作品还好看的传奇人生。比如,靠帆船打军舰解放了海南岛的“旋风司令”韩先楚、抗战年代“奇袭阳明堡”的战将陈锡联、朝鲜战场威震上甘岭的,还有赫赫有名、被称为“战将王疯子”的王近山和指挥塔山阻击战的“战术奇才”胡奇才。他们的伟大功绩给红安增添了无上荣光,他们的英雄故事也给《铁血红安》的创作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一个时期以来,我们的文艺创作特别是革命历史题材剧的创作,似乎成了表现名人伟人个人传奇的专利,许多作品热衷于大人物大事件的简单再现,而对历史的真正创造者——人民,却缺少关注和刻画,这无疑是革命历史题材剧创作的一种失衡。《铁血红安》的编剧一改革命历史题材剧为名人伟人立传的传统套路,把发生在红安的无数英雄传奇和感人故事浓缩加工,塑造了以刘铜锣为代表的几个草根出身的平民英雄人物。它再现历史而又不拘泥于历史的某些事件,以虚构的人物来表现红安革命史,用概括的手法来塑造广义上的红安英雄,我认为这是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中历史唯物主义观念的回归。

  在革命战争年代,作为曾经产生过200多个将军的红安县,兄弟几个甚至全家一齐上战场的故事并不少见,《铁血红安》以此为创作的线索,勾勒了刘铜锣、方杠子、戴慧平3个同年同日生的异姓兄弟的感人故事。三人都是红安人,少年一起读私塾,后来又一起斗军阀,除暴安良的共同理想使他们少年时代便义结金兰。但是长大后,本为生死兄弟的三人却走上了不同道路。参加了黄麻起义的刘铜锣、方杠子逐渐成为骁勇善战的红军年轻将领,而戴慧平最终当上了军官。在鄂豫皖苏区“围剿”与反“围剿”的斗争中,三兄弟在战场上是生死对手,私底下却依然不忘兄弟旧情。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三兄弟之间既有合作也有对抗。属于阵营的戴慧平最终去了台湾,而刘铜锣成为我军的一名中将。剧中的两个女性——方蕾和曹丽君作为三兄弟青梅竹马的少年伙伴,在共同的革命经历中与之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爱情和友情,成为作品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三角或多角恋爱故事的感人篇章。

  该剧在央视播出后,被不少观众誉为是湖北版的《亮剑》。我认为,如果非要把二者作一个类比的话,《铁血红安》最大的特色就是塑造了成长转变中的人物。《亮剑》中的李云龙从一出场就基本是一个性格定型的人物形象;而刘铜锣则从一个少年学童、老君山的山大王、红军战士,一步一步成长为我军的高级将领,这基本代表了我军早期多数指挥员成长的轨迹。人民军队从建军初期就是一支以农民为主体成分的军队,能否讲好投身这支革命队伍的农民故事,不仅决定作品的真实性,而且也是能否赢得观众的关键。为此,老作家朱苏进数次深入红安,寻访历史,体验生活,最终从“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敲,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这样一首红安民谣中找到了创作灵感,成就了“刘铜锣”这个艺术形象。

  在剧中,打小就有“狼崽”之称的刘铜锣,天生就有反骨,他揭竿而起,占山为王,成为土匪。后来虽因权宜加入了的队伍,但军队严明的组织纪律让他难以接受约束,加入红军后又几进几出,甚至为了出口气,在招兵买马时与红军唱起了擂台戏。但是,这样一个草莽英雄在党的教育和革命队伍的感召下,一步步接受的真理,最终成为屡立奇功的战将,成为一个让敌人畏惧的英雄。他加入红军后又几进几出的过程,在作品中展现得十分细腻,这是一个从草寇英雄到自觉革命者、由缺乏远大理想的平民山大王到具有崇高信仰的优秀红军将领的蜕变成长过程。对这样一个过程的充分描写和展示,足见编剧、导演和演员的思想境界和艺术功力。

  《铁血红安》的成功,还在于故事主线的清晰——三兄弟间的较量纠葛和信仰友谊的交织,赋予作品极强的艺术张力。从少年联手惩恶到成为对立的阵营,期间跌宕起伏。兄弟三人在抗日战火中经历了生死考验,可在解放战争中却因阵营不同而兵戎相见。当时,刘铜锣所在的中原军区面对戴慧平大军压境,他以一出精彩的“空城计”让军队企图以30万对我军6万的“包饺子”阴谋化为泡影。此后,在辽沈、平津、渡江等大的战役中,刘铜锣一路率部南下,在福建前线终于追上了既是朋友兄弟又是对手敌人的戴慧平,兄弟情、家国恨又一次迫使他作出选择,最终刘铜锣为救方杠子,义释了戴慧平,三兄弟之间这样一种家国情怀与爱恨情仇的纠结,不仅贯穿于整个人物的成长史,也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

  《铁血红安》的成功说明,一部作品的人物是否知名、场面是否宏大、景观是否壮观并不重要,只要它演绎的是真正的人民情怀,就会拥有灵魂,赢得好评和尊重,收获持久的影响力和感染力。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