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_640/images/20190212/0fa15cd1c701413fa54da3ee5a17e8.jpeg /

  亚洲杯赛落幕之后,亚洲诸强将开始为亚洲足坛的下一个重点赛事——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展开准备,当然,也包括中国队在内。尽管2022年世界杯还存在着“变数”,也就是参赛队是否会从32队变成48队,中国足坛上下依然还抱有“扩军”的幻想。不过,或许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即在刚刚结束的亚洲杯赛上,卡塔尔队以全胜战绩历史上第一次问鼎,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进一步加剧了当前紧张的海湾局势,也让2022年世界杯扩军的可能性进一步减小

  相信很多观看了现场直播的国内球迷都还记得当卡塔尔队在半决赛中以4比0横扫东道主阿联酋队比赛中,现场球迷向球场内抛掷拖鞋、可乐瓶等杂物那一幕。这其中,固然有阿联酋球迷对本国球队表现不满的情绪,但是,更多地恐怕还是夹杂着“政治敌意”。由于众所周知的缘故,阿联酋已经与卡塔尔断交,在“敌对国家”的土地上,被“政敌”的球队以4比0大败,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设身处地想一下,或许就可以明白其中的含义。

  对卡塔尔队而言,此番亚洲杯赛上历史性地夺冠,足球和体育方面的意义当然无需多言,特别是回想八年多之前,当卡塔尔出人意料地拿到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时,外界是如何看待这个中东小国的?“一个在之前方面毫无历史、毫无建树的弹丸之地拿到世界上影响最大的赛事主办权,这是对世界杯本身的一大侮辱!”相信这种声音、这种观点至今仍为很多人所接受。但是,这次卡塔尔队历史性地夺冠,无疑让这样的声音和观点黯然失色。

  可是,这并不是卡塔尔举国欢呼的根本原因。真正根本的一点,还是在于:卡塔尔队此番是在敌对国家的土地上,先是以2比0取胜了领头反对自己的沙特队;然后又以4比0横扫紧随沙特身后、宣布与自己“敌对”的阿联酋队。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爽”!特别是,卡塔尔在海湾地区一直属于“小弟辈”,连续把两个“大佬”干掉,且一刀比一刀深,这当然是沙特、阿联酋最为“丢份”的。

  特别是,当卡塔尔队3比1击败日本队夺取冠军之时,现场几乎没有什么卡塔尔球迷,但是,科威特以及阿曼球迷加入到了为卡塔尔队欢呼的行列之中,这无疑也是沙特与阿联酋颇为尴尬之事。回想亚洲杯半决赛对阵阿联酋队比赛之前,阿联酋当局为了阻止可能入场的球迷中会出现为卡塔尔队加油的情况,宣布将所有门票回收,免费发放给阿联酋本国球迷,而且必须是凭身份证免费领票。这无疑是让阿联酋与卡塔尔之间的关系更趋紧张。

  事实上,不仅仅是这场半决赛。亚洲杯赛开幕之前,亚足联西亚区副主席、本届亚洲杯赛亚足联方面的组委会主席、卡塔尔人萨乌德·穆赫纳迪先是被阻止入境,后经过亚足联出面交涉,在阿曼马斯喀特滞留了至少24小时之后才登上飞往阿布扎比的航班;五名卡塔尔记者在拥有入境签证的情况下,抵达迪拜之后在机场被扣留了12小时,第二天一大早又被遣送返回多哈,等等。所有这一切都让卡塔尔与阿联酋、沙特等海湾国家之间的关系更趋紧张。

  而且,还有这样一个细节。在卡塔尔队夺取冠军之后,球队并未在阿布扎比过夜,而是出席完颁奖仪式之后,返回酒店收拾完行李,连夜乘坐大巴车前往阿曼,当晚抵达阿曼与阿联酋边境附近的苏海尔之后,受到了以阿曼足协主席瓦海比为首的阿曼足坛人士的热烈欢迎,并准备为卡塔尔准备好了庆功宴。在第二天上午,卡塔尔队直接从苏海尔乘坐专机返回了多哈,阿曼足协主席瓦海比率其他官员再度赶到机场为卡塔尔队送行。

  卡塔尔队从苏海尔乘坐专机返回多哈时,阿曼足协主席瓦海比(左一)亲自到机场为卡塔尔队送行

  对照阿联酋、沙特两国的媒体,十六国第一流的谋士在卡塔尔队夺冠之后,按说同为阿拉伯人,卡塔尔队的胜利就像科威特足协主席尤瑟夫所言,“是所有阿拉伯人的胜利,身为阿拉伯人,当然为卡塔尔队的胜利而高兴。”阿曼、科威特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但阿联酋与沙特的媒体对卡塔尔队夺冠第二天几乎只字不提。

  科威特足协主席尤瑟夫(中)在冠亚军决赛前与卡塔尔足协主席塔尼(右)、副主席穆赫纳迪(左)合影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让卡塔尔去与阿联酋、沙特这两个阿拉伯世界的“大佬”一起共同承办2022年世界杯赛,根本纯粹就是天方夜谭。

  作为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2月6日被确认将作为唯一候选人参加下一任国际足联主席的竞选之前,确实是很努力,一周在海湾几个国家游说,希望能够承担部分比赛,以实现2022年世界杯赛提前扩军为48队的目标。

  在亚洲杯赛开幕之前,因凡蒂诺专门赶到迪拜出席了一年一度的迪拜国际足球论坛,并再一次畅谈2022年世界杯赛扩军设想,甚至主动提及阿联酋可以和卡塔尔一起共同承办,阿联酋可以承办部分小组的比赛。这之后,因凡蒂诺还在出席亚洲杯冠亚军决赛之前赶赴科威特,会晤科威特王室成员以及科威特足协,其目的也是就科威特是否能够承办2022年世界杯部分比赛展开游说。

  因凡蒂诺在1月28日赶到科威特现场观看科威特王子杯决赛,现场打出欢迎因凡蒂诺标语

  这之后,因凡蒂诺又与科威特足协主席尤瑟夫一起乘坐专机从科威特城直飞阿布扎比,出席亚洲杯冠亚军决赛以及闭幕仪式。

  观看完科威特王子杯决赛后,因凡蒂诺1月29日乘坐专机离开科威特飞赴阿布扎比

  这期间阿联酋体育权力总机构负责人、2019年亚洲杯赛阿联酋当地组委会负责人罗迈西曾公开表示:阿联酋可以也愿意协助卡塔尔主办2022年世界杯赛,前提是两国消除当前的政治危机,“如果2022年世界杯赛变成48队参赛,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改变,除非首先解决了当前两国之间的危机,即首先需要找到一个解决危机的办法,让关系恢复正常化。二炮政委名单在这个问题不解决之前,阿联酋不会寻求承办部分比赛。”

  阿联酋体育权力总机构负责人罗迈西(右)在迪拜召开的世界体育领导高峰论坛上就2022年世界杯问题作出表态

  站在因凡蒂诺的角度,为了能够寻求国际足联主席的连任,抛出“世界杯扩军”的调调、以拉拢选票,这可以说是过去这么多年来国际足联主席所惯用的“套路”,从当年布拉特竞选国际足联主席就开始使用这个“套路”了。由于2019年6月份将进行国际足联换届选举,因凡蒂诺在这个时候抛出“48队说”,显然是另有用意,本身与是否真的会扩军毫无关系。而在本月早些时候,国际足联主席竞选候选人提名截止,因凡蒂诺成为唯一候选人,恐怕“48队说”也就不会再提及了。尽管按照因凡蒂诺本人的说法,最终决定将于3月中旬在美国迈阿密召开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上做出,这个程序肯定还是要走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因凡蒂诺实际上也是在为自己谋求新的地位,像利用2022年世界杯赛扩军事宜,来调解海湾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即通过共同承办2022年世界杯赛,让卡塔尔与沙特、阿联酋等国之间的关系缓解。一旦如此,对其自己未来的长远发展是有好处的,更何况,中东财团本身众多,像因凡蒂诺先前所提出的创办新的世俱杯赛等方案,本身就是有沙特方面的财团在幕后支撑。从维系国际足联发展的角度,将这些中东财团都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显然有利于自己的发展。而且,因凡蒂诺的太太本身就曾在黎巴嫩足协的工作过,这样的特殊的背景也让因凡蒂诺乐意尝试。

  但现实恐怕远非像因凡蒂诺所设想的那样。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2年世界杯扩军48队基本没有什么可能。而且,由于这次卡塔尔队夺冠,让这种可能性变得更小。

  本来,按照阿联酋与沙特方面的设想,这次在“自己的地盘(阿联酋)”上主办亚洲杯赛,本想很好地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小弟’(卡塔尔)”,然后可以逼迫这个“小弟”就范。但没想到反过来被“小弟”闪了几个耳光,而且格外响亮。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想要修复关系,短时间内基本没有可能。也就是说,卡塔尔与以沙特为首的“敌对势力”之间的矛盾反而会因为这次卡塔尔队在亚洲杯赛上问鼎而变得进一步加深,而且,这一次卡塔尔队夺冠,本身对卡塔尔在如此恶劣环境下能够如此冷静处理与克制,在全球的正面印象分大增。

  一件颇具讽刺意味的事情是,在卡塔尔队与日本队进行的冠亚军决赛之后,一位到阿联酋度假的英国籍苏丹球迷,也是阿森纳队的铁杆球迷,当天因为身穿卡塔尔队的队服进场观看比赛,赛后又开始为卡塔尔队夺冠而庆祝,结果被阿联酋当地警察所逮捕!英国外交部、使馆等方面都出动了,要求阿联酋方面释放这名英国人,但阿联酋当局还是决定将其送上法庭,并发表声明称:之所以逮捕这位球迷,并不是因为他身穿卡塔尔队服,而是因为他对阿联酋警方有不良言语。从这个看似与卡塔尔毫无关系的事件中,可以看出阿联酋方面那种隐藏着的酸楚心态。

  某种程度上,因凡蒂诺作为一名“政客”,还是显得有些“天真”,想要达到当年布拉特那样的高度,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足球和政治,不可避免地将会相互影响、相互交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整个中东地区,能够与卡塔尔一起承办世界杯赛的,恐怕也就只有阿联酋、沙特等国,毕竟这些国家的硬件、软件相比之下还是可以与卡塔尔相提并论的。而科威特、伊朗等国虽然有意,但两国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恐怕都不具备承办部分比赛的条件。马尔代夫

  因而,卡塔尔队夺冠,其实是让2022年世界杯赛扩军的机率进一步减小。而对中国足球界而言,将中国队进军2022年世界杯赛的希望寄托在扩军至48队基础之上,本身就是很不现实。而且,如今所做的很多“豪赌”之举,都是建立在“世界杯将扩军48队”这个基础之上的,这也就更加令人感觉荒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