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儿子杨波涛入伍的时候

  说到杨业功将军,他是第二炮兵某基地的原司令员,在1963年8月的时候从湖北省入伍,在1966年的2月入党,曾经担任旅长、战士、参谋、排长、班长、作训处长、基地副参谋长、司令员、副司令员等职。

  入伍整整四十多年的时间,一直都是秉持着勤俭节约的生活习惯,他一直都觉得,使命是最重要的,他是高于生命的,在他眼中,责任高于一切,在后来,他也被评为是全军挂像英模。

  1998年,杨业功当时还是分管着后勤的基地副司令员,那个时候,他的父亲因为患有白内障最终住进了基地医院,当时院里一看,这是院里的直接领导的父亲,可是一定要照顾周到的,就将费用全免,但是杨业功坚决不同意,他说:我的父亲并不是军人,并不应该享受到的待遇,说啥都不可以。

  医院也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将交上来的4200医疗费用收下,可是谁能知道,杨业功却还是不放心,他就怕有人将发票拿走去报销,所以,在那天晚上,他就让妻子将发票找了出来,当场将其撕碎,妻子觉得实在无奈,,埋怨着说了一句:老杨,你还不相信我吗?

  杨业功在病重之后,也并没有放松对于自己的要求,他在动手术之前,马累还专门去找家人与工作人员交待:不论手术可否成功,任何单位以及个人都不可以去找医院,而且单位不可以以任何理由看望我,只要将自己的本职工作干好了,这就是对我的最好的安慰。而且,家里也不可以收任何人送来的任何礼品以及现金。

  在手术之后,他就便转到了后期,部队给他炖鸡汤,鱼汤给他滋补,在离开南京的时候,他还拿出了2000元放在所长手里,说到: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这就当是我的伙食费吧。

  杨业功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小时候过过苦日子,也就是这样的经历,让他一直都保持着农民艰苦朴素的特征,自己住的地方也有十多年的时间都没有装修过,李圣经就连睡的床也是用四个大箱子拼凑起来的。

  他说:我虽然成为了将军,但我依旧是农民的儿子,我的权力也是人民赋予我的,我没有任何的特权。而且,在他儿子杨波涛入伍的时候,他叮嘱道:一定要去最 艰苦的地方去,不要因为我而去谋求任何的特殊照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